偕同中國主教赴羅馬

剛恆毅

1926年9月3日,偕同朱開敏主教、胡若山主教、趙懷義主教、孫德楨主教、陳國砥主教及趙主教的胞弟趙文南神父從北京啟程。宗座代表公署的事務委託給充滿工作熱誠的安童儀蒙席。京、津兩地教友熱烈歡送。9月5日安抵上海,在那堸扈d了十日。

蒲圻的成和德主教還沒有到達,也沒有消息,我很焦急。我害怕他落在土匪和共產黨手中。啟程的前夕,他總算趕到,談到他被作戰部隊留難和行李被劫的情形。

9月10日,我們登上了美國總統亞當號郵輪,我選美國郵輪表示我們的行程是絕對自由的。事實上,我若選義大利郵輪,別人很可能批評我袒護義大利;若選法國郵輪很可能把天主教被誤認是法國教。

我們登上郵輪時,一大批中國教友來歡送,也表明了中國教友對這件偉大宗教事務的重視及愛國心。中國人民對教宗此項創舉表示萬分的興奮。教宗在西方列強前首先對中國平等相待,超脫種族優越感和壓迫中國的慣例。

請看,對教會而言,真的沒有所謂的不平等條約。

在海上收到香港恩理覺主教衷心的賀電。13日到達香港,也有盛大的歡迎場面,意義非常的深長。16日到馬尼拉,教友們誠懇慷慨地招待,感念不忘。17日又踏上前途。

9月20日抵達新加坡,事前並沒有告知我們的行程,但是教友們得到香港的電報,所以在碼頭等候迎接。22日,我們在華人聖堂舉行彌撤,那一日成了教友們的貴賓,他們出資租車遊覽。晚上,一位教友設中式席宴招待我們;教友捐贈現金為補足成主教被劫所遭受的損失。同時也捐獻了五百五十美金。在檳城,前廣州代牧Merel主教及巴黎外方傳教會士招待我們,我們住在總修院堙A修士們用拉丁文及中文歡迎我們;24日我們動身,希望於10月16日能抵拿波里。

我願在這裡紀錄一位巴黎外方傳教會傳教士的信:

「主教到中國來,經過廣州,視察了我們的教區,我有幸曾拜會了主教。此後,我數次希望再拜見主教,但是未能如願以償,時已三年了。今由中國回歐洲,假若事先得到消息,我一定到香港候駕,趁此機會,向主教所率領的六位中國主教致敬,我以此函祝頌一帆風順,早日歸來。

十月二十八日,我將神遊羅馬,設想教宗祝聖中國主教的盛況,此項創舉意義重大,出乎傳教士意料之外。我曾居留羅馬二年,至今三十年矣。但是一想起羅馬,我就重新體味基督在世代表所行的典禮,感動異常。

我神目中看到基督的代表覆手在中國主教頭上,這真是偉大無比的舉動。實現了傳教修會,特別我們修會的目的。我們將準備好的地區,讓給我們所陶成的本地神職人員,而再去開墾新的園地。一旦成熟,再付與本地神職人員。教宗的命令、勸告使我們非常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