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2008年建立聖體聖事節聖油彌撒講道

曾慶導

教宗本篤十六世2008年在聖伯多祿大殿的聖週四聖油彌撒的講道中,特別提醒司鐸們要使世界對天主「醒悟」。司鐸自己必須是一個「站立」的人:在世界來來去去的潮流前站穩,在真理中站穩,在聖善中站穩。教宗提到:當司鐸經常和「神聖」交遇時,這交遇可能有變成「習慣」的危險。「習慣」使人不再看到那偉大莊嚴的,歷久彌新的,令人驚嘆的天主在聖體聖事中要和我們交談,要把自己給予我們的親自臨在。司鐸必須時刻警惕防範對這奧蹟中的奧蹟「習以為常」,防範漫不經心的態度。教宗也強調司鐸在彌撒聖祭中服侍天主,服侍人類的意義。以下是教宗講道的摘要:

每年的聖油彌撒都使我們司鐸回憶起在晉鐸禮時我們對天主聖召的響亮回應:「我在這裡!」一如依撒意亞先知被召時的回應﹙依6:8﹚。爾後,上主藉主教的手,親自給我們覆手,我們於是將生命獻於上主。

聖保祿宗徒經過多年充滿勞苦的傳揚福音後,在寫給格林多人的信中說:「我們即蒙垂青,獲得了這職務,我們決不膽怯鬆懈。」我們可以和保祿一樣說:「我們對自己的職務決不膽怯鬆懈嗎?」讓我們今天為此心火常常熾燃祈禱。

今天的彌撒也是很好的機會讓我們又一次反省:「做耶穌基督的司鐸」究竟是什麼意思?

在彌撒感恩經第二式﹙此式大概在第二世紀末已被編纂使用﹚裡的一句「站立在天主台前並侍奉?」,是引用了申命紀18:5-7所描述舊約司祭的字句:「因上主的名服役供職,如同在那裡侍立於上主面前的肋未弟兄們一樣。」於是,新約司祭的第一個職務就是:在主前站立﹙舊約肋未司祭沒有劃分到土地,故也無法和別人一樣工作以維持生活。他們侍服天主,也從主得到生活所需﹚,代表世人站立在主前,時時刻刻定睛仰望上主,亦即使世人對上主的意願時常醒悟。「站立」也是警戒守夜的樣子,司鐸必須時刻保護他的羊群免受罪惡力的侵害,必須時刻準備捍衛基督及祂的肢體-教會,甚至為基督之名喜樂地接受痛苦磨難。﹙參宗5:14﹚

新約司祭不但時常警惕地站立在天主台前,也要服侍上主。服侍在剛才提到的申命紀裡主要是履行禮儀的責任、程序,但在基督徒的感恩經裡有一更深的意義:如同基督一樣去服侍天主,服侍世人。

履行禮儀的責任確實表示司鐸應認真地,正確地舉行彌撒聖祭,熟悉聖祭各部分的意義,並使聖祭成為自己每天生活的中心和靈魂,這樣,彌撒會成為「慶祝的藝術」。為使這「藝術」不致虛假,司鐸必須不斷地學習祈禱,從主耶穌及聖人們的榜樣中更新祈禱。熟悉天主聖言,實踐天主聖言,而後忠實地宣講天主聖言,是主耶穌付予司鐸們的首要的,不可取代的職責。﹙參瑪28:19; 宗6:2﹚

服侍意味「接近」。當我們經常和「神聖」接近交遇時,這交遇可能在有變成「習慣」的危險。「習慣」使人不再看到那偉大莊嚴的,歷久彌新的,令人驚嘆的天主在聖體聖事中親自的臨在。司鐸必須時刻防範對這卓越的奧蹟習以為常,防範漫不經心的態度,時常提醒自己的不配,意識到天主把自己放在我們手上的奇妙恩寵!

服侍當然意謂「服從」,如同僕人耶穌說的:「不要隨我的意願,但照?的意願!」﹙路22:42﹚主耶穌說出這句話時,就決定性地戰勝了罪,戰勝了罪的反叛。亞當和人類的誘惑常常是要完全獨立,以為完全按己意行事才叫自由。但其實這正是人類背離真理的最突出表現。事實上,只有我們服從天主旨意時,我們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為司鐸來說,服從天主更要有一個具體表現:司鐸不是來宣講自己或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而是宣講天主和祂的聖言。司鐸的服從是和教會一起相信,一起思想,一起發言。

主耶穌給伯多祿的預言也是給司鐸們的預言:「別人要帶你到你不想去的地方」﹙若21:18﹚。讓別人來帶領是我們服務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使我們自由的原由。當被帶到與自己的想法或計劃不同的地方時,我們會經驗到天主的愛的富饒。

耶穌基督這世人的司祭也是這樣的:身為天主聖子,卻變為天主的僕人,世人的僕人。祂以為人洗骯髒的腳來履行祂的司祭職。祂以謙遜煉淨我們驕傲的罪過,讓我們可以參加天主的筵席。祂從天降下,使人的上升藉由與祂一起降下而完成。祂的上升就是十字架。十字架是愛的最深沈的降下,同時又是上升的顛峰。

「站在祂前侍奉祂」。包含著基督的下降和上升的彌撒聖祭常該提醒我們司鐸們的愛的服務。讓我們今天特別懇求上主給我們恩寵,對祂的召叫重新誓願說:「主,我在這裡,請派遣我!」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