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九)

陳德光

前期《聲振集》開始論靈性生命的激發。簡要復述:靈性生命的激發在於有正向人生(正),以及有生命考驗(反),更需要考驗的克服與整合(合)。下面以基督宗教為例,透過正、反、合的作用與分析,把靈性生命的激發作說明。

貳、靈性生命的激發

一、正的一極

正的一極以人類世界為中心,其中有創造與原罪的神學,是「萬有在神內」(pan- en- theism)的體證。

創造神學言,屬於以人出發的肯定式進路,強調人的能力。神與人互相祝福:神藉著創造祝福人類,人藉著對神的讚頌與感恩,對萬物的管理,把祝福回向神。人類是偉大的,依神的肖像而造,人人都是神國的皇親貴族,共同建設世界。宇宙象徵一種和諧的力量、富於美感、帶有秩序,充滿神的啟示,神聖性不亞於殿堂。末世就是現在,接受神的人,內心精神已經進入永恆,充滿歡樂,永保青春,不受歲月催老。

原罪神學言,正的一極雖好,但也是一個被罪惡敗壞的世界,失去原始的和諧與天真,人沒有辦法以平等心看待一切,也沒有能力單靠自己的力量,從身、心的鬥爭中解脫,獲得原始的和諧與意義的治療。換言之,肯定之路雖好,但容易引起個人意識,過於追求自我實現與完成,引發弊病,弄巧成拙,例如:激發過度的愛、恨、喜、厭等意識,變成精神緊張的完美主義者;逃避、自卑、怕輸、自保,閉門造車的得道方式,生活在運氣或患得患失之中,不敢面對真實生活的考驗。

二、反的一極

反的一極以神的立場為中心,其中有救援神學,突顯「神在萬有外」的重點。放棄人為立場是一條否定之路,也是前面肯定之路困境的解套。

反的一極以「萬有虛無」的本體論出發,離開「存有」(神)自身,存有者(萬有)是虛無。在神修生活上,「否定之路」就是「擔起十字架之路」(瑪十六24),師法耶穌基督背十字架,體證十字架的奧蹟與智慧。

反的一極雖好,但若沒有把傳統見解內在化或個人化,可能弄巧成拙,變相增加人為的執意。鈴木大拙曾批評說,西方宗教(基督宗教)著重把自我釘上十字架,東方(佛教)則無我可釘,基督的受刑使人聯想到虐待式的衝動。個人認為,鈴木大拙的批評應用於耶穌身上有待商榷,因為耶穌有「自我掏空」與「順從至死」的精神,如果針對個別基督徒則另當別論。

三、正與反的整合

「至一」整合正、反兩極,依辯證關係講法就是整合了肯定、否定兩方,「至一」就是「否定的否定」,以及最純的肯定,而達到雙重的否定之路的關鍵就是神秘神修家所講的徹底的「超脫」(detachment)或「割捨」(releasement),神秘家有時候也用守正義(中道)的字來形容這心境。

對應擔起十字架的道理,避免擔起十字架也能成為人為的執意,依艾克哈之見,十字架不僅要「擔起」,還要「放下」,依德語「擔起自己的十字架」(sein Kreuz aufheben)的動詞「擔起」(aufheben)能同時指「擔起」和「去掉」的意思,就是「擔起」十字架,同時把所衍生的痛苦「去掉」,就是耶穌說的話:「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十一30)的道理。

基督宗教的空虛有耶穌基督「自我掏空」與「順從至死」的典範作根據,依斐理伯書記載,保祿論及基督說:「他雖具有天主的形體….,卻使自己空虛(kenosis),取了奴僕的形體,與人相似…,為此,天主舉揚他,賜給他一個名字,超越其他所有的名字…;一切唇舌無不明認耶穌基督是主,以光榮天主聖父」(斐二7-11)。基督的本性就是「自我掏空」,自由與開放,一切以順從天父的旨意為依歸,與天父合成一體(若十七20-23),父神則是最深的神秘源源。

正反合三路與青原惟信禪師(《五燈會元》卷十七)所提示的證悟的三個階段對照,正就是「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反就是「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合就是「依前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