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刻不容緩

二水心台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健健康康,沒有病痛。生病時,每個人都希望快快恢復健康。但不管社會制度如何,總有一些極貧窮的人,當面對疾病時,除了忍耐、等待自然康復以外,別無他法,因為沒錢看病,也沒錢買營養品,也沒時間或沒力量去採集草藥。這些人看待生命的態度與方式,大概與其他一般人,不盡相同。雖然如此,「求生存」的天性,應是人人一樣。

「生存」是生命內涵的基本要素。生命能延續之後,人才開始思考如何生活得更好。因此,生命教育應從人人都一樣的「求生存」的權利與欲望開始探討,然後才進而討論生活品質的問題。當天災不斷、戰爭頻仍,人類生存的權利受到威脅時,我們就不得不看看到底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宇宙有了什麼變化,人類可以做什麼才能保障大家共有的生存權?

戰爭多半起因於人類的私心,想要擁有得更多、享有得更多;有時是物質的、有時是虛榮的;於是處心積慮強取豪奪或偷偷竊取,在不知不覺間累積了仇恨,生生世世,綿延不斷。有時戰爭起因於生存掙扎,為了糧食不足而起盜心,實非得已,但又何嘗不是鄰人愛心不夠,吝於分享的結果呢?

天災的原因,有的清楚,有的不清楚,有的跟人為的因素有關,有的跟人類的作為無關,但當人類發現天災是因人而起,或因人而加劇,或懷疑它受到人類行為的影響時,人們難道不該反省、檢討並改變行為模式或生活方式嗎?

在資訊發達的今日世界裡,可以做為生命教育省思的教材更多,可以探討的範圍更廣泛,也因此可以做得更有深度。可惜的是,人類似乎更處於「覺得重要」卻「愛莫能助」的弔詭中。因為工商業愈來愈進步,人類的能力就愈來愈大。但因為私心與能力並駕齊驅,人類對於生存的危機卻往往反應遲鈍,總在亡羊補牢,總追不上破壞的速度。以最近熱門的「節能減碳」話題為例:我們是何時發現該當這麼做的?來得及阻止全球暖化的現象嗎?不是一直都該節能減碳嗎?

人類是生命共同體,只要有一人面臨生存的困境,那就是人類共同的課題;只要有一人沒意識到其他人的生存受到威脅,人類就要一起遭遇生存的危機。耶穌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葡萄枝,離開了我,你們什麼都不能做。」聖保祿宗徒在格林多前書裡也說:「你們的身體是基督的肢體。」如果以超越教會的範疇來看,耶穌與聖保祿都在體醒我們:「人類是生命共同體,任何人都無權,也無能自私自利。」

現在在台灣,生命教育已經列入到高中的課程綱要裡頭,但國中要如何進行生命教育呢?國小呢?在家裡呢?對社會上的成年人呢?各個階段要如何銜接呢?為了體現人類是生命共同體的事實,為了善盡身為世界公民的責任,也為了保障自己和子子孫孫的生存權利,我們必須即刻開始進行生命教育,而且必須先重視人類共同面對的生存的問題,而後我們才有機會提升大家的生活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