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的悲劇

李家同

我一直常常注意有關菲律賓的新聞,因為菲律賓是一個天主教國家,我也去過菲律賓很多次。

每次去菲律賓,我都感到非常地不舒服,在馬尼拉,你可以看到豪宅,可是這些豪宅往往成為一個封閉的社區。社區的進出口有武裝的警衛在站崗,他們所帶的槍不是一般的手槍,而是來福槍。不僅此也,這些社區都有高圍牆,牆上有鐵絲網,牆後面又有警衛。

馬尼拉郊外,情況更糟,我經常看到漂亮的住宅,住宅的院子裡有大花園和游泳池,但是不遠的地方,就有非常破爛的房子。所謂房子,其實只有一間房,沒有玻璃窗,窗子是一塊木板,白天用一根棍子將木板打開,讓空氣可以流通,到了晚上,大概可能將木板關上。

菲律賓的貧富不均現象也使得馬尼拉變成了國際戀童症者的天堂,有一次,我看到一張照片,好多小孩子在菲律賓的總統府前示威,因為他們都已淪為性奴隸了。

菲律賓的問題完全在於政府的腐敗,雖然菲律賓是一個民主國家,但是腐敗官員非常之多,因此政府變成了毫無作為的政府。菲律賓的面積比台灣大得多,但是,居然整個國家沒有鐵路系統;雖然鐵路存在,但是非常落後,幾乎沒有人乘坐。

菲律賓是一個天主教國家,為什麼卻有如此令人不安的現象?這是我們應該提高警惕的事。由於菲律賓的南部非常貧困,那裡一直有游擊隊,九月一日是伊斯蘭教的重要節日,可是在菲律賓,有一起公共汽車的爆炸案,六人當場死亡,三十四人受傷。究竟是誰放的炸彈,誰也不知道,可見菲律賓社會內部的不安,是顯而易見的了

菲律賓如果一直如此有嚴重的貧富不均現象,將會對我們天主教會有不良的影響,因為世人一定會認為天主教會不關心菲律賓的貧困問題。甚至有人還認為天主教教會一直在袒護社會裡有權有勢的人。

我們教會是不該牽涉到政治的,但我們卻應該永遠倡導公義。因為正如前任教宗所說的,「和平建築在公義之上,而公義建築在寬恕之上。」社會裡一旦有嚴重的不公義現象,社會一定有人有嚴重的怨恨之情,這種怨恨,當然使得社會不可能和諧。菲律賓南部一直有游擊隊,還不是因為南部人民有嚴重貧困的問題。可是,游擊隊也不可能將正義帶到菲律賓的,他們如果真的得到了政權,他們很可能採取報復的手段,被壓迫者變成了壓迫者,社會裡會有另一種形式的不公義。

因此,我們應該牢記前任教宗的第二句話,「公義建築在寬恕之上」,只有一個充滿愛的國家,才可能成為一個有真正和平的國家。

菲律賓是一個有恐怖份子出沒的國家,美國也派了好多軍人去協助菲律賓政府進行「反恐」的工作,但是,只要菲律賓有嚴重的社會不公義存在,菲律賓就會有恐怖份子,最重要的事情其實是掃除菲律賓的貧困問題。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其實這仍是一個文化問題。如果菲律賓的知識份子能夠關心窮人,痛恨貪污,菲律賓的人民一定會選出好的政治人物。如果教會對於菲律賓的窮人問題漠不關心,很多可能邪惡的人會利用社會的不公義而取得政權,到那時候,全世界都會受到負面的影響。

基督徒是有責任使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因為我們在祈禱文中,也一再祈求天主的國來臨。天主的國當然是一個充滿正義和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