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心情

海霞

我住在重慶,5月12日汶川地震這裡也受到波及。那天中午,我正在屋中休息,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搖撼驚醒,在朦朧之中,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瞬間,聽見外面馬路上陣陣吵雜聲不斷傳來,這才睜開眼睛,只見天花板上的吊燈不停的抖動。一貫好奇心的我,很想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立即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出門外,這時,地震已經停止了。

原以為都在屋中熟睡的姊妹們已是人去樓空,於是我立即趕往聖堂,只見聖堂的幾盞大吊燈使勁的搖擺。再望過去,一尊神聖慈悲的聖像還平靜安詳的屹立在那裡,呆了片刻後,我穿過一層又一層的樓梯往下走去,終於來到教堂下面的壩子。大伙都不約而同的逃往這裡,正各自訴說著剛才經歷的險情,只是由於當時情急,忘記呼喊,便紛紛各自逃命了。

一顆善感的心一時間經驗到人性的軟弱、自私、冷漠......,然而,在那一幅幅緊張、驚慌、茫然的臉孔中,我發覺內心是異常的平靜,我感到有一股力量支撐著我,有一個無形的身影默默的陪伴著我,使我剛強有力,沒有因為突發狀況而手足無措。此刻我慢慢意識到,我擁有一份多麼珍貴的寶貝?宇宙的君王基督!這個發現讓我欣慰。

接下來的幾天,餘震不斷,使大家無法安寧,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每日都過著東奔西跑的生活。面對這種混亂的局面,平靜與安寧始終充滿我的內心,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想到最近這段期間,親人們因為反對我修道,跟我保持距離;原本與我一同修道多年的姊妹,前些日子離開了修道生活,通訊不暢,一時間難於聯繫;災難來臨時,大家各自奔逃,沒有人想到呼喚我……我想我應該感到孤寂才對。可是我耳邊不斷浮出主耶穌的話:「即使你賺得全世界,卻喪失了靈魂為你有什麼益處?」一股內在的力量迫使我回答:「即使我失去全世界,即使失去所有的愛,有耶穌,有祂的愛,我已滿足。」

面對這場災難,有些人提議,在危急時刻,要多求天主,熱心誦念玫瑰經、慈悲串經,當然,我不會拒絕這樣的邀請。但從我內心來講,最好的方法是放鬆,把自己交托給主,與基督一起,以基督的眼光默觀周圍的一切事物,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發現,上主無時無刻不以慈悲的眼神注視著人類。的確,有很多內在痛苦原本可以幸免的,有許多緊張是不必要的,無奈人常喜於依靠人力,不能安全的把手放在天主的手中,被名利、金錢、欲望蒙蔽,無法以一顆寧靜的心,傾聽上主柔和的聲音。但是一場災難來臨,人所擁有的一切可以在瞬間化為烏有。

這段時間裡,大家都非常關注新聞,重災區的險情,慘不忍睹的畫面不斷的傳來,好多學校垮塌,死的死,傷的傷,好多人無家可歸,妻離子散,無不令人痛徹心肺。救援行動持續進行,教會組織了抗震救災捐獻活動和專題祈禱會,教友們踴躍奉獻,虔誠祈禱,在海內外教會的支持下,已向災區捐贈價值數十萬元人民幣的物資。我所在的教區聖愛中心,有五位自願者趕往災區參與救災,針對災區,預備辦心理咨詢站。總體來講,北方比南方的捐贈情況好些,可能因為南方遭受一連串的天災,不是地震就是水患。教外人身上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也讓人感動。

上主是公義的,不看人的情面,大災大難來臨,對所有主教、神父、修女,對每一位信仰者,都是一次嚴格的「信望愛」的檢測,對有錢有權者或邊緣人,都是一次赤裸裸的人性考驗。上主的偉大奇妙,並非人間的知識可以讀懂。我感念基督的陪伴,每一個逃生經驗,我都把它當成一次旅行,我知道天主在看顧我,我了解祂不會加給我超過我能力的負擔。

 這一次的災難是主耶穌陪伴了我,使我更加體認到祂的愛經得起考驗,我捨棄一切跟隨祂是值得的,我是幸福的!很感謝培育過我的人,耶穌會神父帶領的依納爵神操,張老師和洪老師的牧靈專題,還有許多兄弟姊妹的信仰分享,是他們傳承了寶貴的靈修經驗,幫助我整合自己,教導我排開角色成分,開放自己,以真實的我不斷的走向天主,發現主的大愛,理解人之可愛、人之為人,是建立了與主的真實關係。

這些經驗幫助我安然度過人生的每個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