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德蓮的羅曼史

藏峰

耶穌基督是愛的實踐者,也以愛做為祂的宗教革命的基調。在聖經與耶穌的愛情交織的最複雜的一位要屬瑪麗德蓮了。祂的愛情的表達形式涵蓋了純愛(Agape)、情愛(Eros)與友愛(Philia)。然而又呈現的直接而毫無避諱,無怪乎會被好事者拿來大作文章,將她與耶穌的愛情形式窄化(甚至醜化)為只有情愛的成分,如『達文西密碼』之流。事實上,瑪麗德蓮的羅曼史是有發展與成長的,與聖女大德蘭提到的煉路、明路、合路竟不謀而合。

(一)煉路:耶穌從她身上趕出七個魔鬼(路八2)

「七」是一個象徵數字,代表多數之意。為愛情而言最大的障礙就是罪。趕出七個魔鬼就是擺脫所有不利於愛情的罪過或自我滿足的傾向。就恩寵論而言,當人犯了大罪,就處在喪失寵愛的靈魂狀態。此狀態讓人因害怕、羞怯、罪惡感等負面情緒而不敢去愛。教會提醒世人罪惡的原型有七個;分別是驕傲、嫉妒、憤怒、貪婪、迷色、貪饕、懶惰這七罪宗。這不失為愛的自我評量的準則,在愛的對象面前,我是否容許這七隻病毒介入這個親密關係中。

(二)明路:對愛的渴望有如眼睛渴望光明一般。

在這個階段瑪麗德蓮用三種方式來向主示愛;1、聆聽(路十38)。2、陪伴(若十一)。3、自我給予(瑪廿六6;谷十四3-9;若十二1-8)。當耶穌到她家作客時,瑪爾大在廚房忙進忙出抱怨不已,而瑪麗德蓮選擇在耶穌膝前聆聽,因而得到讚許。聆聽是愛的第一步,聽懂了才知道如何去愛。才知道對方現在的渴望、未來的願望、過去的歷史。瑪麗能夠過濾掉其他的聲音(姐姐的叫喚)而為主是聽。甚至因此得到耶穌的偏愛。

其次是陪伴;拉匝祿過世時,瑪麗選擇了陪在死者的身邊,直到耶穌的到來。她自己也正處在深度的悲傷之中,他也接納朋友的陪伴。陪伴是與被愛者站在同一高度來接納他,是與樂者同樂,與悲者同悲的同理心。不指導不批評,只是以被愛者同樣的心情來感受世界。直到耶穌展現祂的憐憫。

其三是瑪麗的自我給予,表現在她砸碎玉瓶為耶穌敷抹香液的事件上。整個事件中瑪麗以砸碎玉瓶來表明他毫無自我保留的意願。這三百銀元的香液幾乎是多年的積蓄累積,他只願用在耶穌身上。這種愛情形式為一般人是瘋狂的舉動,卻得到了耶穌的肯定。聖人與凡人的差別往往在於凡人的愛情都太過理智了。

(三)合路:參與對方的生命,以致於成為對方。

1、立在十字架下(若十九25)的瑪麗,與耶穌一同感受生命的無助,卻不棄不離。瑪麗不只在耶穌風光時黏在祂身邊,在祂痛苦時瑪麗也不像宗徒們選擇逃避。許多靈修大師如德肋莎姆姆與聖女大德蘭往往都有很長時間的靈性的黑暗期,這是耶穌向愛祂的人分享祂的愛的心靈(為愛受苦是愛的極至)的一種方式。

2、安葬耶穌(谷十五47):瑪麗是少數參與耶穌葬禮的人之一。這是一種愛到了底(若十三1)的愛情形式。一般人重視愛情的結果,而瑪麗只在乎愛情的過程。人是有時間限制的受造物,但為天主的永恆而言,我們都只生活在過程中。為愛主的人,每個愛情的行動在天主眼裡都是永恆的。

3、復活的見證人(瑪廿八1-8;谷十六9-11;路廿四10;若廿1-18):瑪麗是第一位復活的見證人,這不諦是耶穌對她濃郁愛情的一種犒賞。這最後的一種愛情行動表達了一種放手的愛情觀,捨得讓耶穌離開她。這種愛情觀為身為父母的人來說是最難的。瑪麗沒有獨佔復活的耶穌,她依命報告給宗徒們。她完成了她所愛的耶穌的使命,並成為宗徒的後盾,以福音的生活將耶穌永遠活在她的心中。在也不與祂分離。

瑪麗德蓮的羅曼史也該是我們愛主愛人的最佳範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