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華籍主教

剛恆毅

我認為中國天主教傳教史可分為三個時期:

第一時期:

方濟會士時期,自一二九四年孟高維諾到汗八堙]北京)至一三六八年元朝滅亡。在這時期沒遺留任何事蹟,只留下了一個美麗的回憶,只代表一度奮鬥後的失敗:教會由於由外籍主教所統制,與他同存同歿,原因是缺乏本籍主教。

第二時期:

由耶穌會士們始,繼由各大修會與傳教團體繼承,傳流到現在。偉大的傳教士利瑪竇於一五八三年進入中國,堪稱為中國教會實際的創始人。可惜歷經三個世紀之久,中國教會仍由外國聖統代管,會外司鐸附屬於會士,不管怎麼說,外籍傳教士總是客居,不應當在傳教區埵菪R主人。教會自然應當本地化,而不宜永久性地由客籍傳教士組成。我想教會不是建立在會士身上,而是樹立在教區神職身上的。會士是教會的有力助手,但並不是教會本身。

第三時期:

一九二六年,六位首任華籍主教被任命、祝聖,終於結束了漫長的一段時期,而開始截然不同的時代。客籍傳教士繼續他們暫時性的工作,而獲得最初的效果,也是最先決定性的成果。

現在我搜集幾項可資回憶的事:(1)成立新教區和任命六位華籍主教之準備。(2)祝聖地點在羅馬。(3)教宗崇高行動之功效。

談到首任中國主教,不能忘記羅文藻主教(1616~1691)這位卓越人物,他是由偉大傳教士陸芳濟主教所推薦,一六八五年由伊大仁主教在廣州祝聖,羅文藻主教實在是首任中國主教。我應當承認他的被任命,曾經過多方的嚴酷攻擊與反對;但令人遺憾的是後繼無人。我們希望新的本地主教為教會開闢一條嶄新、廣闊的康莊大道,中國神職人員認為這件事是難能可貴的偉大事業。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成立了蒲圻宗座監牧區,一九二四年四月十五日成立了蠡縣宗座監牧區。兩位監牧參加了上海教務會議,表現得非常得體。冰凍已經溶解了。

聖保祿曾對初期的傳教士和教友說:「你們該熱切追求更大的恩賜。」(格前十二31)此種神聖競爭是救靈心火的導火線。在傳教修會中也是一種傳教的競爭,如同運動場上的競賽。全體傳教士對聖座的指示都有慷慨服從的精神。因此,為準備本地新教區並沒有遭遇多大的困難,即便有些困難也克服了。

新教區中,事業組織較完善、工作較有深度的是宣化教區,這是在一九二六年由北京教區劃分出來的。我從一九二六年二月十三日的日記中記錄了下面的事:

昨天我會晤外交總長王正廷博士,我向他解釋,聖座對補救損失的意見,並告知成立新的中國教區這個消息,我曾記下他優美而意義深長的話:「天主教猶如移植到中國的一株小樹,要使它成長旺盛,必須在中國土地上往下札根、向上發展,閣下是位聰明的園丁,不應放棄適才栽植的幼樹,而要細心地照顧、灌溉使之生長、健壯,繁榮起來。至今為止,教會事業如同盆中培植的花木,花盆雖然加增,但是不能成為茂盛的樹林,現在花木種植在中國土地上,自然而然會茂盛繁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