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八)

陳德光

前期介紹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包括(壹)身心靈合一的人性結構,第一點(一)西方哲學、(二)基督宗教,第二點(一)民間傳統、(二)佛教觀點、(三)道教思想、(四)心理學。

今期補充神秘主義者的身心靈人學,主要介紹艾克哈與雷斯博克的思想,為進入(貳)靈性生命的激發,作最後的準備。

(五)艾克哈與雷斯博克的人學

神秘家的人學富深度與整合,艾克哈與雷斯博克的人學基本上是身心靈三元的立場,值得特別介紹。

艾克哈〈Meister Eckhart. 1260-1327/8〉的思想本文曾略提及,艾氏是萊因河神秘主義的代表人物,宣揚一種靈智與神原的神秘主義。艾氏認為人靈有三種能力,可以對應生命教育身心靈的觀點。依艾克哈見解,前兩種能力與官能有關,以受造物為對象,第一種有外感官要素〈身〉針對外在事物,第二種有內感官要素〈心〉屬於表像與理性的活動,第三種就是人靈本根的靈智或最高理性作用〈靈〉,有如精神直觀,是對神本身或神原的領會。

雷斯博克〈John Ruysbroeck, 1293-1391〉是十三世紀法蘭德斯學派〈The Flemish School〉的代表人物。雷氏受到當代隱修院神秘家聖伯納等人的影響,宣揚一種聖三與愛的神秘主義,著有《神婚》〈The Adornment of the Spiritual Marriage〉,影響西班牙神秘家大德蘭與十字若望的思想,與當代萊因河神秘者分庭抗禮,艾克哈學生陶樂曾造訪請益。

雷斯博克的靈修人學主張三個層次的人學,包括身體,心能〈記憶、理解、意志〉,精神。身體的整合在於心的源頭,心的整合在於精神的源頭,精神的整合雖在人內,但更恰當應說超越於人,在天主之內。

此外,雷斯博克把傳統靈修進程的煉、明、合三路配合到主動、內在〈或渴求〉、默觀三種生活方式,簡述如下。

主動的生活就是煉路。主動的生活包含道德的生活,也就是師法耶穌與默想的生活,然而,主動的生活仍不能觸及天主本身,必須突破個人意願與意識,想像與表像的層次,才能與奧秘的天主相遇。

內在的生活就是明路。基督新郎的呼喚總是出其不意地來臨,雷氏強調一種不受個人擺佈的純真的感受,與天主〈他者〉相遇的新方式。由於天主已經在人心中,因此天主不是人主動意願要達到的外在對象,因此稱為內在的生活。明路也稱為思辯〈speculative〉之路,不是推理之知,是同性之知,精神境界息息相通自然產生的知識。

默觀〈contemplation〉的生活就是合路。合路是依神不依人的生活方式。天主自身的奧秘永遠超越人的主動生活與內在渴求,當人自我捨空時,就會體驗一種最深的天主的臨在,或稱天主的撫觸〈touch〉,是父懷中的新生,知識與意願的整合,也是前面二路生活方式的整合。

貳、靈性生命的激發

不少心理學家討論身心靈的整合作用,發展出身心靈合一或和諧的現代健康法,修正過去只重視靈對身、心作用的看法。例如:心理學肯恩?FONT FACE="·s2OcuAe,PMingLiU" LANG="ZH-TW">戴特沃德(Ken Dychtwald)討論七個能量中心或輪(chakra),與身、心(mind)的相關性,其中的頂輪,應已進入靈的層次,但身心如何轉化為靈,仍然談得不多。個人認為靈性本身就是一種整合的力量,化解身、心之間可能產生的對立與緊張。

艾克哈大師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反映身心對立或神人對立的問題。有一次,一位生病的聖者被問及,為什麼他不要求神治好他的病症。他回答說:「首先,若不是為我好,我相信慈愛的神不會使我生病。其次,希望我的意願而非神的旨意承行是不對的,但巴不得神照我意願而行。第三,為什麼我應該為這一點小事向富有、慈愛與慷慨的神祈求?」這個故事隱含一個辯證的關係,正的一極代表以人為中心與合理化的考量,反的一極代表以神為中心的考慮,但仍在天人交戰的二元對立之中,合的一極則代表個人內在的神人對立關係的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