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言悄語讚主榮

彭玫玲

自從聖安東本堂成為三頭馬車狀態,分別由本堂神父克理思定、釋經學家貝納,和耶穌會士恩佐,輪流主持主日彌撒,眾多善會營運照常,禮儀年分兩組人負責,進行讀經、準備道理分享、祈禱意向,社會服務去探望病人、送聖體,聖詠團唱作俱佳,人才濟濟,如小型聯合國,還有為初領聖体、領堅振的道理班,義工秘書每天上午輪值,另有半職工維修教堂內外,負責開門,這群川流不息的教友像基督的活細胞分工合作,在教會團體中活出祂的生命。

聖人說「歌詠上主是雙倍的祈禱」,凡是經驗過乘著歌聲翅膀直上七重天的人都同聲贊成。而這些年有福為方舟小聖堂和本堂設計花藝的經驗,讓我體會到,插花也可以是「無聲勝有聲」的靜觀蹊徑。我們花藝小組是每週五出現半天,以花言悄語讚主榮的無聲小兵。

今年的四旬期一開始,禮儀大總管資深的要理奶奶柯蘿亭,給花藝小組一張指令,讓我們按圖行事,用刺薊一枝、朽木一段,配上生苔奇石,循著四旬期,,每週加入一莖白色花材,如報春、雛菊、風信子,如此步步高升,象徵走向光明。花藝前輩多明妮可,早先由比國班勒聖母朝聖地扛回來的一大段枯木,收藏於教堂地窖,加上奇石數塊,已足當大任,接下來只要讓小白花,從朽木腐根裡,不著痕跡地,每星期冒出一叢生意……。

聖週四,耶穌建立聖體聖事,多明妮可負責布置餐桌,本堂每年都重排教堂座椅,重現主最後晚餐場景,今年禮儀安排,由兩列十二位小朋友,依序放一朵玫瑰、一盞蠟燭,在長餐桌上,代表十二位門徒,教友們互行洗手、拭手禮,取代濯足禮。聖週五,教堂內一片肅穆,祭台赤裸,聖體櫃洞開,兩位讀經員宣讀吾主受難史,我們與主同行,走向十字架苦路。聖週六一早,為布置復活夜張羅。

事先已聯絡花店告知所需色調,以白色黃色象徵光明,前一天經過花店,還特別進去選花,讓她在不同層次的黃白色調裡,搭配極淡的綠繡球,並配上深淺有致的各式綠葉;根據過去經驗,老闆常送來一把顏色不搭配的剩餘花材,無奈受制於經費預算,一星期十二歐元,僅夠買束花,而整個大堂加上小聖堂,祭台上和讀經台前一個落地大花束,得安排四組花。冬季花貴,一枝百合就要一歐元,既然老闆肯送貨服務,本堂就一直與她簽約合作,她圖得則是大節慶或婚禮時的大生意。幸好天冷花期持較久,我們省吃簡用,拼拼湊湊,連一根纏花鐵絲都收拾好,等著再利用;必要時甚至發揮五餅二魚奇蹟,經過小公園,看見路邊有可取之材,都邀來一起榮耀聖三。因為天主是愛,這愛在教會內,因著聖子的奉獻,日日生生不息,我們的教堂也該欣欣向榮,日新又新,反映上主庭園的無限美善於萬一。

走過四旬期的曠野荒漠,基督復活之光要喚醒大地,叫百花齊放。上上下下,從地窖裡先準備好花器,插過花的人才知道教堂不小,這天我還要從四公尺高,落地十字架上,用玫瑰、鬱金香、康乃馨,以弧形朝向銅雕耶穌面容綻放,另以長串常青藤垂下,如瀑奔騰於浮雕耶穌身前。幸好翰納已先把鋁梯準備好,讓我捧著花泉,口袋塞著花剪,顫巍巍往上爬,拿出作畫精神,我喜歡臨場直接插花,雖然較辛苦,但是一枝一葉、一朵小花,回到天主台前,都成了無可言喻的歌詠。

呼應十字架風格,祭台以對稱盛開花朵向兩邊放射,表達恩寵滿溢。今天小女怡德挺力相助,由她幫忙為小聖堂插花,並妝點復活蠟,她覺得加上百合更美,臨時又到旁邊超市買花,我說明,這算妳的奉獻!最後讀經台和聖詠團的麥克風前分別掛上墜花一串……嗯,有婚配彌撒的排場!本來藉著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復活節就是天人之間的大喜之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