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就是迷失

呂吾三

老摩瑟在黑人社團中惡名昭彰、寡廉鮮恥、生活腐敗、道德喪盡,但是臨到老年卻願意認罪悔改,接受洗禮。雖然如此,許多鄰居對他仍存戒心,避之惟恐不及。當老摩瑟領洗那天,牧師非常興奮,講道中對老摩瑟的悔改皈依讚不絕口。洗禮之後,一位黑人老太太私下問牧師說:「摩瑟從前犯了這麼多罪,只要經過這麼簡單的一個洗禮,他就可以得救了嗎?」牧師開懷地說:「你放心好了!凡是犯了愈多罪的人,得到的恩寵也愈多;犯過愈大罪的人,才能成為愈大的聖徒!」老太太憤憤不平地說:「如果早在五十年前我就聽到您講的這番話,那該多輕鬆呀!」

關於「罪」、「罪罰」與「罪赦」的道理,一般教友沒有太多機會做深入的思考與反省。對於基督教會慣用的宣傳語「我是罪人」,我們天主教教友似乎非常不以為然。我印象中不記得任何天主教教友曾在脖子上掛著「我是罪人」的牌子,或站在街上嘶聲力竭地勸路人皈依悔改。

不過,福音中耶穌確實向眾人們一再強調:我們都應該承認自己是罪人。事實上,我們也真的都是罪人。

在新約聖經原文中,最常用來代表「罪」這個字的古希臘字是hamartia﹙哈馬奇訝﹚。「哈馬奇訝」的原意是「不中」,射箭時沒有射中目標就叫「哈馬奇訝」。當我們的思言行為「不中」,與天主的旨意以及倫理規範有所偏差,或過之或不及;面對良心,我們必須承認自己太多時候「迷失」了方向,沒有亦步亦趨地順從天主聖神的引導,這就是「罪」。

本來「罪」只是我們個人的迷失,但是「罪」在魔鬼的推波助瀾之下,逐漸在我們身上成為一種控制與束縛的力量,保祿宗徒稱它為「罪惡的勢力」。這種力量的強度有時甚至會超過我們良心的引力,逼迫我們去做「明知不該做,也不願意做的事」。「實際上做那些錯事的,已不是我,而是在我內的罪惡。」﹙羅馬人書第七章十七節﹚

誰能救我們脫離罪惡所控制的肉身呢?

基督徒若懇求聖神進入自己的生命,而在聖神內生活,就能抵抗罪惡的誘惑,也能戰勝肉身的軟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