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

范澄

日本清酒一直是日本人的驕傲,它的來源典故卻是酒廠老闆一念之間所產生的。

聽說酒廠老闆解僱一位不稱職的員工,這員工一氣之下打包要離開工廠,臨走前,怒火中燒,越想越不甘心,就拿起旁邊的炭灰撒進酒裡。其他員工雖想阻止卻也來不及了。第二天上班時,員工戰戰兢兢的告訴老闆前因後果,深怕老闆怒氣沖天也要開除他們。沒想到老闆卻鎮靜的往事發地點走去,東檢查西檢查,也拿起被炭灰污染的酒嚐一嚐,他驚訝的發現酒似乎不一樣,他再拿一瓢嚐一口,似乎真的更清爽,更好喝了。這意外的發現,也讓老闆好奇的親手拿些炭灰灑在酒中,旁邊的員工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老闆的動作。這次的實驗更讓他肯定酒真的不一樣,變得更清爽,是真的變好喝了!這就是清酒誕生的故事!

與員工不歡而散,酒被員工破壞等等事件,並沒有讓這位老闆自怨自艾或數算自已的損失與倒霉,他鎮靜地去檢視現場,就在他正面、樂觀、積極、欣賞及勇於面對的角度下,「被污染的酒」變成世界知名的「清酒」了。

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情:正面積極的態度和習慣的影響。

這位老闆的「一念之間」其實是多念之下的產物,是累積多年的好習慣,讓他在一念的當下,不驟然下斷語,做負面的回應,他的反應沈著積極,不以事件的負面為中心,卻以正面積極的眼光看待事件的發生,經過他的省思、實驗及親身的體驗,才對事件做出正確與積極的反映。習慣的養成可說是一種自律(self-discipline) 的行為,從小養成好習慣是成功的先決條件,這是眾所皆知的,好習慣的養成還可以讓人在熟年之後得心應手,遊刃有餘。

好習慣在面對挑戰困難時,尤其扮演著關鍵因素。通常會有兩種聲音在我們心中:正面積極的和負面消極的想法,重點就在於我們如何做決定。做決定就得看我們的心態,心態取決於我們的習慣,習慣久了就成為個性,也就是人格。由此,我們就能知道人格確實是做正確決定的重要關鍵,我們甚至可說好習慣的養成就是人格的塑造。的確,好習慣的養成不容忽視,它同時也牽扯到人的思維、價值與人生哲學。

在過去的五十年,心理學界對人的了解與研究一直著重在病態心理或行為上。臨床心理學界的聖經《精神疾病的診斷與統計(1997年版)》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簡稱DSM-IV) ,這本書對各式各樣的病態心理或行為有完整的描述,早期同性戀也被歸類在這本診斷書中,列為心理疾病的一種,經過同志團體的抗議,才在後來的版本移除,同性戀不再被視為心理疾病。從早期薄薄數十頁到1997年的版本DSM-IV已是洋洋灑灑長達834頁之多。也因為太厚重,書商還發行簡易的口袋版,可見病態心理學在心理學界的重要性,心理學家在這方面的研究也有相當的成就,它確實提供心理學家在診斷及治療上能有共同認知的名詞和語言,在彼此溝通上能更方便,更能為病患服務是它重要的貢獻。

賓州心理學家Martin Seligman教授認為過去五十年心理學只著重精神疾病與病態心理,病態心理學已經發展到淋漓盡致的顛峰,甚至常以病態的眼光來解釋正面的行為,尋找過去的傷慟來解釋目前的行為,例如將某人為什麼要去老人院做志工,解釋成她在潛意識中想報復婆婆的跋扈。這不禁讓我想起蘇東坡和蘇小妹的一段對話:

有一天,蘇東坡興沖沖地對蘇小妹說:「今天我和佛印對坐,結果我贏了。」聰明伶俐的蘇小妹卻不以為然的問哥哥到底怎麼回事。蘇東坡說:「我們兩個人對坐了一段時間,結束之後,佛印說在他面前他看到了一尊佛;我說,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團屎。這個結局當然是我贏囉!」蘇小妹聽了禁不住大笑地說:「佛印會看到一尊佛,表示他的心裡有佛,你看到的是一堆屎,那你該知道自己的心裡是什麼了吧?」

Seligman教授認為過分強調病態心理學對大部份的人來說,不只是不平衡也不公平,心理學界忽略了大部份正常人的積極、正向、快樂、長處、美德和生命意義。人的生命不只是去應付困擾、解決問題或是糾正缺點,更要探索及發揮自已的潛力、長處和美德,活出自已生命的使命和意義。他提出「正向心理學」的觀念,他認為每個人有他的長處和優點,他甚至提出所有宗教和所有哲學學派都認同的六種美德:智慧、勇氣、人道、正義、修養和心靈的超越。他強調這些美德是正向個性的特質,是需要去強調、學習,進而去發展成為習慣,成為人格的一部分。

當你碰到困難和挑戰時,你是怨嘆自己運氣差,家世不夠好,還是養成好習慣萃取出你人生美味的清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