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

范澄

開車對我這個大近視來說一直是很大的挑戰,有驚無險的事件層出不窮,也因此鬧了不少的笑話,但另一方面,開車對我而言也是一種信仰的經驗。

在台灣開車,視野望出去無論是距離或地方都不是很大,譬如在台北市區或是高雄市區,車速最多五、六十公里就算不錯了,再加上市區內到處都是車子,一眼望去的視野不需要太長遠,台灣又是自己從小居住的地方,視野問題也就似乎不是問題了,正因為這樣的經驗,使得我的主要問題之一就是眼睛看出去的視野不夠長遠。

在美國開車時,情況就不是這樣了,時常要提醒自己,甚至喃喃自語的告訴自已,要看更遠一點,不能只看兩、三部車的距離,視野要看遠一點,才能一方面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另一方面能及早注意目的地而能及早做準備。

美國地方大距離又遠,開車人的視野就必需是要長遠了,遠遠的就要注意到前面的車子、路標、出ロ等等的標示及狀況。因為車速快,稍不留神就會錯過出口。就曾有一位朋友一不小心錯過了路標,就在高速公路上開了三個鐘頭,最後只好找警察問路,好心的公路警察還在前面開道,帶他往正確方向開回家。而我也有好幾次因為自已的「短視」而緊急煞車或錯過該去的地方,迷路又浪費時間,還差點發生危險,造成後車猛按喇叭。

有一年的冬天正值除夕,朋友邀請我去她家吃年夜飯,當天下午我就迫不及待的出發了。天上灰濛濛的又飄著細雨,車外的溫度大概只有7、8度吧!這樣的情境,格外讓人覺得遊子在外尤其需要溫暖,幸虧有朋友邀約聚餐,心中有一股暖流油然升起。我一路開過去,看到紅燈立即踩煞車,沒注意到地面濕滑,車就在十字路口打滑,還誇張的滑到對方車道,遠遠的看見對方來車朝著我駛來,趕緊做U turn回到原來的車道上。幸虧對方車道上剛好沒車,否則撞上去,重傷是免不了的。從此,在開車時除了祈求天主保佑之外,我更是不斷的提醒自己視野要看遠一點,視野要更遠一點。就在這樣的誦念中,我想起了一段故事。

小時候住在新竹鄉下地方,不記得是幾歲了,母親帶著我過一條河,橋面是木頭搭的,而且是破舊不堪的獨木橋,也許是缺乏維修,有些地方連木板都沒有了。我往底下看著湍急的河水,就舉步維艱不敢走了,母親告訴我:「我牽著你走,你只管看著我往前走,不要往下看。」就在母親溫暖大手的牽引下我注視著她的背影,偶而她回頭看著我,當我們四目接觸時,我體驗到那份安全感,就在這樣既安全又危險的過程中走完了那座危橋。

信仰生活何嘗不是如此!人生何嘗不是這樣!若只顧著眼前的困境就走不下去了。怪不得聖保祿宗徒提醒我們雙眼要注視標竿--主基督,努力勇敢往前跑,不要往後看,因為那是於事無補,甚至阻礙我們的成長與突破。

可是有多少時候,我們是否注視基督呢?在科技日新月異、聲光絢麗的時代,我們太容易被吸引了,有些人的救世主就是網路、科技、學問、金錢等等。當他們發現科技物質無法滿足他們時,就開始無聊、沒有意義,接著就是憂鬱,有些人就做出危害別人或社會的事,例如攜子自殺。或是做出危害自已的事,例如吸毒、自殺。也難怪在科技越發達的地方,憂鬱人口也越多,例如日本和台灣,我們台灣的快樂指數落在菲律賓之後,可見科技並不能滿足人心!那是什麼能滿足人心呢?

開車的人都知道,車壞了送回原廠修理最保險。如果隨便找人修理可能會有誤配零件或是偷工減料的情形,更惡劣的是保養廠把零件換成低品質的零件,短時間之內也許不會發生狀況,長期就很難保險不發生問題。有些廠牌的車商要維護自家車子的最好車況,免得有損他們的聲譽,推出車子回娘家保養的優惠方案。有些車商在發現自家引擎有問題時,還主動回收己出廠的車子,並做適當的修換或補償。

按天主的肖像所造的人,是何等寶貴!若零件或狀況有問題,豈能不找天主呢?也唯有天主能維修我們!可是有多少人會去尋求信仰、靈性生命的意義呢?人生道路難免有悲傷失落或是生活困頓與挑戰,我們就得要有智慧找對維修的地方!人生旅途有長有短,重要的是方向要正確!我們的視野需要定睛在基督身上,以祂為中心,才不會迷失在自已膚淺的短視中或網路科技的虛擬世界了。以基督的情懷為情懷,基督的雙眼為雙眼去看世界,我們的視野變得更寬廣了,當視野寬廣時,我們也就分享基督的永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