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尊嚴及他們在教會和世界的使命

曾慶導

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年紀大了,又有病,還堅持他的繁重工作,卻被一些人說成「戀棧」、「抓權」。這從世俗的觀念把教宗職務看成權力而不是服務的象徵,是很可悲的。教宗其實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重看了一九九八年宗座平信徒委員會的文告「老人的尊嚴和他們在教會和世界的使命」,更加了解教宗的做法是要給所有老年人一個榜樣和鼓勵。在不少國家的老年人口比例越來越高,而他們所受到的待遇很值得我們關注的今天,重看這文告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文告指出:平均壽命的增長,以及出生率的大幅下降,產生了史無前例的人口變遷,半個世紀前的年齡金字塔結構已倒轉了過來。六○年代在北半球開始的人口老化,今天在南半球更是快速,引發非常嚴重的社會、經濟、文化、心理和屬靈的問題。聯合國訂一九九九年為老人年,每年十月一日為「世界老人日」等,這一切都是肯定對老人的關心。羅馬教廷完全支持聯合國的行動。其實,教會對老人的關懷不是新鮮事。多少世紀以來,基督徒的愛德在擁抱老人的需要的同時,更正面地提醒每個人必須確保人性的尊嚴和屬靈的寶藏,讓老人積累的經驗和智慧不會失落。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接見八千位老人時就說:「不要為內心孤獨的誘惑而氣餒,儘管你們的問題複雜…氣力逐漸衰退,社會組織不適當,正式的立法延宕,自私的社會缺乏了解,但你們不要也不應自視為在教會生活的邊緣,在過動的世界上是被動的,而應自視為人生階段中的積極主體,富於靈修及人性。你們還有要完成的使命和要做的貢獻。」

文告提醒我們需要相信愛的天主的上智安排,來接受老年為基督導引我們走向父家﹙參若14:2﹚中的一段路程。只有在信德和不會使人蒙羞的希望﹙羅5:5﹚光照下,我們才能真正以基督徒的樣子接受老年,把它看作恩惠和任務,並且糾正目前老人非常負面的形象。人作為天主肖像的神聖尊嚴使人尊重生命的每個階段。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說:「假如生命不再被視為是不可侵犯及神聖的話,無人知道我們會淪落到什麼地步。」

老年人的特別神恩,可使我們的社會更人性化:現代流行的文化是以效率和物質成功來評估人的價值。但老人樂於給予或奉獻自己不求回報能教導現代人「無私」的概念。現代年輕人逐漸失去歷史的意識,迷失了他們的身分,一個忘記過去的社會很容易有重蹈覆轍的危險。而老人可幫助他們去「記憶」。今天人們容易用科技取代老人一生累積的經驗價值,但事實上老人有許多可讓年輕的一代學習的東西。老人在追求同伴時,也挑戰這個弱者受到遺棄的社會,要人注意人不是孤島的社會本性。老人能有的感情、道德和宗教的價值,是推行社會、家庭以及個人和諧不可缺的資源。這些價值包括責任感,信仰天主,友誼,對權力沒有興趣,明智,耐心,智慧以及內心深信必須尊重受造物,並推動和平。老人了解「是」比「有」更可貴。人類社會如能善用老年人的神恩,會變得更好!

聖經給了我們掌握老年的意義和價值的光照和啟示﹙肋19:32;詠44:2;詠92:14;訓12:1;創25:8;詠90:12;詠71:1等﹚。教會的責任是通過教理講授幫助老人克服宿命論,引導他們發現仁愛的天主,向他們宣報耶穌的福音,有如耶穌以祂臨在安慰了西默盎和亞納一樣。教會也要使老人發現聖洗的重生意義,推介耶穌自己向老人尼苛德摩所推介的不斷重生的靈修,與基督同死,必與耶穌同生。教會要鼓勵老人積極參與福傳工作及堂區的各種善會,因為他們的神恩可使這些善會營造一種共融、屬靈的氣氛。教會應幫助他們參與感恩祭,和好聖事及朝聖,退省等,特別推動病人傅油聖事及臨終聖體的施行,安慰末期病人,幫助他們接受痛苦作為會晤天主和人的奧跡的方法,也以愛德和交談精神,照顧其他宗教信仰的老人。在社會和家庭中,教會應盡力傳達愛,促使社會和家庭對老人提供物質援助,福利和健康服務,適當的居所,退休金及社會保險等,不可忘記老人的行列中,也包括司鐸修士修女等。

文告指出,老人對社會和教會有非常重要的貢獻,最適合老人貢獻所長的,下列幾點不可忘記:仁愛工作如作義工來奉獻他們的時間和天賦;做教理講授者及教友生活的見證;有的可當永久執事,特殊送聖體員;幫助推行聖體、聖母及聖人的敬禮;作孫輩信仰和基本價值的傳授者;作年輕人的「歷史記憶」,使他們「存根」及有面對未來的能力。我們的時代的特色是只珍視物質享受和肉體快樂的生活,視痛苦為無法承擔的負擔而必須盡一切將之消除,死亡被視為「荒唐」,或視生命無意義而要終止生命。在這享樂文化及死亡文化裡,老人特別要藉祈禱和聖事的力量,將他們的考驗,疾病和痛苦,為教會及世界「補足」基督的苦難﹙哥1:24﹚,以謙下服從主旨的精神,效法主接受這些十字架,並為生命的不可侵犯的價值作證。

「莊稼是豐盛的」﹙瑪9:37﹚,主的這句話,特別可應用在老人的牧靈工作上,這工作如此廣闊,要求很多使徒、工作人員和見證人的慷慨和熱烈的投入。他們能說服人們:人生的這一季節,假如建於基石-基督之上﹙參瑪7:24-27﹚,是充滿生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