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

范澄

多年前,小劉的姊姊透過朋友找到了我,她希望我能幫忙小劉停止哭泣。朋友說小劉是一個人在外租房子,靠近公司上下班方便。大約是在一個月前,半夜裡整幢公寓包括小劉的住家失火,他在睡夢中倉促驚慌的逃了出來,雖然身體有些擦撞傷及燒燙傷,但總算撿回了一命。那次的社區火災相當嚴重,因為發生在半夜,有鄰居喪命火窟,更多的鄰居有嚴重的燒嗆傷,比起其他鄰居小劉算是幸運的。既然存活下來了,那為什麼還需要幫忙呢?

原來小劉每晚睜大眼睛無法好好睡覺,這部份由醫生開安眠藥勉強可以入睡,稍做休息;嚴重的是只要他醒著就不斷的哭泣。朋友說,小劉己經是三十六歲的大男人了,男人耶!也快結婚了,哭了一整個月還在哭,家人擔心小劉把眼睛哭壞了。朋友還說,小劉在睡夢中也會哭或是有淚水掛在臉上,家人不斷勸說:「不要哭……會哭壞眼睛……會哭壞身體……」似乎都沒用。有時候,還會越勸哭得越厲害。全家陷入膠著狀況,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我見到小劉的家人時,他們七嘴八舌的拜託我,小劉的姊姊口氣中還帶著些許的要求,要我一定要勸小劉停止哭泣。小劉的母親帶著淚水說:「他已經哭了快一個月了都沒停,都快四十歲了還哭得像小孩…老師,你勸勸他…否則他的眼睛會哭瞎,女朋友也會被他哭跑了… 。」我坦白的表示無法給他們任何的保證,我甚至於說哭是正常的,尤其是碰到這麼危險的火災,而且存活了下來,怎能不哭呢?我還說明,我可能會鼓勵小劉想哭就哭。他們驚訝的表情好像在告訴我:「你怎麼變本加厲?怎麼可以這樣?」

當我進病房看見小劉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天花板,淚水下斷的流下來,我告訴小劉:「想哭就哭吧!」小劉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說:「所有的人都勸我不要哭,你卻告訴我可以哭,是真的嗎?」當我點頭時,就聽到他決堤似地號啕大哭了起來。我握著他的手陪他哭了一陣子。聽他訴說當晚的事情時,連我都忍不住流下淚水。那個星期我連續去了三次,密集的去聆聽他。據他母親說,小劉的哭泣己漸漸減少,看天花板的癡呆眼神也停止了,他開始正常的吃喝,有時還會要求看報紙或看電視,但仍然害怕單獨一人在房間裡,尤其是在晚上。

在這段過程中,小劉最記得我給他講的小故事,他還轉述給他的父母親,尢其是他強悍的姊姊聽,他姊姊聽了,起初並不以為然,看到弟弟日漸好轉,也就能接受了。我的小故事是這樣的﹕

聽說古早的時候,亞當和夏娃犯了天條大罪,被迫離開伊甸樂園,他們傷心難過,因為過去在伊甸園堨u有歡笑與快樂,如今面對著無數的未知,擔憂著將來的日子。其實,天主也擔憂他們將來的日子,天主見到這對夫妻如此的傷心懊惱,也能感同身受,思索著要如何幫助這對夫妻。就在亞當和夏娃要離開伊甸園時,天主充滿慈悲地告訴他們,要送給他們一份禮物,這份禮物可以自己單獨擁有,也能與別人分享,甚至還能夠世代相傳。

說完之後,天主慈祥的雙眼注視著亞當和夏娃。就在這時,他們發現自己的眼睛濕潤,再看看彼此,有像珍珠般的水珠自眼睛滑落在他們的臉龐上─這是人類第一次流出的眼淚。他們雖然覺得奇怪,但卻也感受到流下淚水之後,心中的感傷似乎減少了,心中苦悶的情緒好像也宣洩了一些!

從此以後,亞當和夏娃在傷心難過時就會流淚,並想起這份珍貴的禮物及天主的慈悲,他們的子子孫孫,一如天主的承諾也都擁有這份恩賜。

研究發現:宣洩情緒的淚水和剝洋蔥時所流的眼淚成分有所不同,前者能讓人有發洩的感覺,而後者只是受到洋蔥刺激流下淚水,可見哭泣確實能抒發緊張、難過與傷心。

強忍淚水,是壓抑悲傷痛苦的情緒,無法適當發洩,積壓久了會讓人心情鬱悶。這種時候,最好是找個適當的時間、地點,獨自一人好好地痛哭一場,疏通一番。

若有人適切的陪伴,不說教也不判斷或推銷方法,但以同理心去接納、包容,通常也比較能緩和情緒。長時間心情鬱悶是會生病的,小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當然,哭泣也要有其限度,過度的流淚反而會增加傷痛,達不到紓解情緒的目的!也有人以哭泣為武器,當然更不恰當,反而會在人際關係上出狀況。

人的一切皆來自天主,連眼淚也不例外。人-無論男女,善用這份禮物,才不愧對自己和送禮的那一位。雖然傳統觀念講「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適當地宣洩淚水也是治癒的良方,棄之不用豈不可惜?你最近一次流眼淚,是什麼時候?單獨?還是和別人一起?是因為什麼人?事?物?你流的淚水適當嗎?還是過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