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修道的日子

王安當

2007年11月9日晚上,我在甲柔教區陳志音主教的祝聖下,成了主徒會在馬來西亞本土的第十六位神父。過去還在唸書時,人人稱我「修士」,好不容易習慣了「修士」的稱呼。2007年五月,我和另兩位修士一起升「執事」,就此開始適應「執事」的稱呼及生活。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修會或親戚朋友們都參與了我邁向司鐸的路,所以祝聖為司鐸的那一刻,我除了向天主感恩之外,也不忘記對所有在我生命中與我同行的人說聲「謝謝」。這樣的感恩與觸動一直激勵著我,使我勇敢接受不同的生活和挑戰,也使我在回憶中不斷意識天主的召喚。

在我的記憶中,小時候,每天晚上家裡的成員都會聚在一起,念晚課和玫瑰經。那時候的我也熱中參與家鄉小教堂的活動。當時的休閒活動並沒有今天的科技介入,物質生活很簡單,小朋友們就憑著想像力一起玩耍。我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

進入小學唸書時,我參加了教堂的輔祭班。自從加入輔祭班以後,我就很喜歡輔祭的工作。我還記得無論有事或無事,我都喜歡騎著我的「鐵馬」到聖堂去逛逛。也因為如此,我認識了很多的長輩,當然他們也鼓勵我將來去做神父。或許長輩們的鼓勵和我本身對輔祭的喜歡,都影響了我對神職的嚮往;每一年學校會詢問學生未來的志願,我都會說:「我要做神父」。

記得在中學時期,同樣在一次的學生未來志願調查表中,我在志願那一欄寫下了「Priest」(神父)。當時就有同學問我為何要當神父,我只簡單說:「就是很喜歡啊!」

唸完中學時,我開始工作去了,在一家台灣小吃館工作。那時候,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我很少到聖堂去參加彌撒或其他禮儀。這樣,我再也沒想過修道這回事了。後來老闆派我到新的分店去工作,在那裡的工作時間更長,因此我幾乎再也沒到聖堂去了。直到有一天,一位熟識的教友看到了我,他告訴我聖堂就在附近,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參加彌撒等等。

當我知道聖堂就在附近時,我向店長要求主日天的早晨允許我去參加彌撒。店長二話不說,准許了我的要求。一段時期不在教會中的感覺,為我而言真的就像那隻迷失的羊。來到聖堂的感覺就好像回家一樣,我非常喜歡這回家的感覺。

有一天,餐館休假,而我也無所事事。那天,我到聖堂去祈禱。我在祈禱中回想了這一段工作期間的生活,我也想起了過去自己對修道的意念等等。於是,我在耶穌聖體前自問,我要怎樣的生活。我問自己難道一生人就為世俗忙碌嗎?或者我能為人類生命做一些有意義和有價值的事,能對其他人有所貢獻或服務嗎?

在這樣的反省中我決定嘗試去修道。坦白說,我那時候真不知道自己是否適合修道,但就是不管未來的結果能否在今天有個清楚的交代,我認為不踏出第一步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的。

然而,要進修道院也得詢問家人的意思。那時候的我看見家裡還有弟妹正在唸書,也看見父親和母親很辛苦為生活而忙碌。這樣的情景讓我放慢了修道的腳步。然而心中一直有股熱火推動我去修道。於是,我屢次請姊姊代為轉話,告訴父母有關我要修道的意願,但姊姊總認為修道是我個人的事情,應該自己向父母親表達。可是,我沒有這樣的膽量,直到有一天姊姊很不耐煩了,就脫口告訴父母親說我要修道做神父。

意外的事情發生了。父親不但沒反對,而且鼓勵我踏上修道這條路。父親鼓勵我說:「家裡的門永遠是開著的,要是你將來覺得修道不適合你,沒關係,你回來,家裡還是歡迎你回家的。」這一句話是我修道生活的強心針。在很多時候,我遇到困難時,總是想起這麼一句話。

我不能不提,在我修道生活中,有無數的朋友在我背後的祈禱。每次有困難時,我常寫信給朋友,他們總是立即給我回信,在信中不斷鼓勵我不要放棄,不要氣餒,因為在修道的這條路上還有朋友的默默祝福與祈禱。

11月9日那天,我被祝聖為司鐸了。那份感動和喜悅我和在場的親友與所有教友們共同分享。在場將近四十位神父的陣容下,我加入了司鐸團隊。晉鐸典禮後,我再次接受大家的祝福,也擁抱了在我生命中一直感動我的家人及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