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的聖體頌(Ave Verum Corpus)

吳新豪

Ave (Ave) verum Corpus, natum de Maria Virgine. 萬福,(萬福) 真的生於童貞瑪利亞的身體。
Vere passum, immolatum in cruce pro homine. 在十字架上真實地為人類受苦難,作了犧牲。
Cujus latus perforatum, unda fluxit et sanguine. 他的肋旁被刺穿,流出了水與血。
Esto nobis praegustatum in mortis examine. 期望在我們臨終考驗時能夠嚐到。

莫札特死時年僅三十六歲,而他的名聲與樂聖貝多芬,與音樂之父巴哈不分軒輊,??時被譽為曠世天才。他的生平不需在此再多做特別介紹。只是,在一般人心目中,他是一位生活起伏不定,行為幾近不檢的音樂家;又與聘用他的大主教相處不愉快,最後終被解僱;甚至有人傳說他在雷雨交加中,沒幾個人陪伴之下,被葬在公墓裡。這樣的一位音樂家,是如何寫出這樣一首動人的宗教音樂-聖體頌?

首先我們得知道,莫札特那個時期的殯葬禮儀是崇尚儉約,所以他死時並不是真的淒涼潦倒,無人關心;反而有證據說,在他葬禮那天,天空放晴。事實上,莫札特的生活拮据,似也另有其因。他去世前幾年,正逢奧地利、土耳其之間發生戰爭,國家經濟蕭條,大部份的人生活並不好過。

最後,莫札特的信仰是深刻而真摰的。他在喪母時,心中痛苦莫名,仍在給父親的信中說:「我願意順服天主的旨意。」關於自己的才華,他坦然地對友人說:「我敬畏全能的掌權者--天主,也深知祂的慈愛無限,我絕不會辜負祂賞賜給我的音樂天分。」在宗教生活上,與其說莫札特的表現欠佳,不如說他未能適應僵化的宗教體制和人事。所以,儘管他一生宗教作品不算很多,但也約有六十部,??他全部作品的十分之一。

莫札特寫過彌撒曲、安魂彌撒曲等大型作品,相對之下,聖體頌算是個小品,但這首歌卻??為人傳頌,極為人喜歡的一首聖歌。

這首歌寫於1791年,當時莫札特正前往巴頓(Baden)探望待產的妻子。他的好友安東•士度(Anton Stoll)是當地教堂詩歌班的指揮,就請莫札特為即將到來的聖體節譜寫一首詩歌。這首聖體頌就這樣問世了。

這首詩歌在古典音樂界被視為一顆明珠,短短的三分鐘,表現出濃厚、深遂的宗教情操,同時達到了音樂藝術至高、至美的境界。不懂拉丁文的人,甚至非基督徒,聽到了這首聖歌也會深受感動,心靈轉趨平靜、安祥,超脫了世俗的煩惱。

可是莫札特寫這一首聖歌,並不是在抒發個人的感受。這一首聖詩的歌詞是十四世紀初教宗英諾森六世(+A.D.1362)為耶穌聖體節以拉丁文編寫,莫札特為它譜曲,就是我們今日所知曉的聖體頌。

彌撒中的麵餅與葡萄酒,如何「象徵」基督,基督又如何「臨在」餅、酒中,一直是教會神學家熱烈討論的題目。在這種背景下,聖體頌是在告訴信友,他們所見到的麺餅真的是耶穌,是生於童貞瑪利亞,最後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

這首聖詩分成三個段落:分別關於耶穌生命的開始,耶穌的死亡,以及我們如何在耶穌陪伴下完成此生。

莫札特用音樂把以上三段的重點表達得淋漓盡致:

第一段的重點是「真的(verum)身體」,音樂比較平和;耶穌確實來到我們當中,成為凡人。

第二段的重點是「真實地(vere)受苦」,最高潮落在「在十字架上」,「十字架(cruce)」的第一個音節用一個長而高的音來表達, 隨著的延伸是從「刺穿的肋旁」 流出血和水,音樂比較平穩;

接著音樂走向第三段的高峰,我們祈求耶穌使我們面對死亡的考驗時,??預嚐到永生的喜樂;死亡的考驗這短句重複兩次, 旋律配合蜿蜒上升,在高峰徘徊,再緩緩下降,歸於平淡,先帶出一種迫切期望的感覺,最終歸回平靜安穩的境界,讓人感受到對上主的完全信賴,及對永生的盼望。

從這個簡單的分析,可以看到莫札特多麼深刻地瞭解這首聖詩,和多麼美妙有效地將它的意義表達出來;從音樂的角度看,莫札特這首聖詩,能以原文唱出,又瞭解原文的意義最能令人投入其中。

最後,面對這位生於貞女,又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的救主,讓我們感謝祂用肋旁流出的水,藉著洗禮給我們帶來了新生;又每一次在彌撒聖祭中,用祂的寶血滋養我們的靈魂;同時祈求祂幫助我們跟隨祂、效法祂, 使我們即使在死亡考驗的一刻,也能體會到有祂陪伴的喜樂。

附帶談一談兩項趣事。大神學家巴特說:他死後到天堂一定要找莫札特……。當今教宗本篤十六世更是一個莫札特迷,他除了在梵蒂岡請合唱團唱莫札特彌撒、在保祿大廳開莫札特音樂會外,自己當樞機的時候還每天彈莫札特的音樂。當了教宗後,聽說第一件送過去的家具是一座鋼琴,讓他彈琴放鬆心情。但日理萬機的教宗是否騰得出時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