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宗教.形象

楊宜晨

自《達文西密碼》小說與電影情節引發全球關注之後,天主教的繪畫藝術在符號學領域,再度掀起熱潮;聖經故事與天主教的起源亦在外教者的眼中,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身為一名天主教徒,經常在表明自己的信仰之後,被問及對於《達文西密碼》的觀感。面對這類提問,幾次我似乎嗅到某種企圖與期待,等待天主教徒為了辯護自己的宗教信仰,將小說和作者批評的一文不值。這時他們就能在心中再次確認這本小說對於天主教的衝擊有多大。

天主教信仰的聖經、梵蒂岡核心體制,以及累積幾世紀以來體制周邊形成的文化藝術生態,使得後現代主義基調下的藝術創作,偏好將其作為解構的對象,以顛覆大敘事觀點和文字再現的歷史。自現代主義思潮之始,這種挑戰體制,質疑文本的特質,已經常出現於藝術文學創作。然而,體制的本質是否皆會導致腐化?是否會為了延續自身的存在而隱藏史料或產生自清現象?多數人並無心將小說創作提升至思辯的層次,而停留在面對八卦、爆料時,猜疑、保留的態度。

體制不見得全然負面,至少在歐洲繪畫藝術的發展過程中,宮廷與教會孕育了許多傑出的藝術家與作品。繼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策展「藝術與宗教:義大利14至17世紀黃金時期繪畫特展」之後,「世界宗教博物館」自2007年10月開始展出「聖誕圖:一幅畫的故事」。

此次展出,宗博館在聖誕圖的主題之下,又分出兩個子題。第一區將耶穌誕生的歷史背景和象徵圖騰作一簡略說明,展出的複製畫從天使報喜至耶穌復活為一循環。中央設置一幅「耶穌最後晚餐」,牆面鏤空為十字架形狀,透出後方「耶穌被釘十字架上」的巨型圖像和水流的倒影,意味犧牲與洗淨罪惡的關係。在誕生與犧牲、歡喜與痛苦、生與死之間,形成一股強烈的張力,藉著宗教藝術的陳設貼近宗教內涵。

第二區則以歐洲17-18世紀的巴洛克、洛可可風格為經,聖母與聖嬰繪畫為緯,構成展出主題。主要強調繪畫技巧中的風格、結構、明暗對比與透視效果。連接第一區和第二區的展區動線,設置一小房間,佈置成17世紀巴洛克時期義大利畫家Luca Giordano為當時歐洲皇室所繪製「牧羊人朝拜聖嬰」的馬槽空間。因此幅畫作目前由宗博館所有,亦是此次展覽宣傳的重點,策展者利用鏡像裝置,把握時下大眾流行角色扮演與拍照留念的習性,發展展覽與觀眾的互動關係,增加整體活潑的氣氛。

宗博館為社會教育機構,負有一份使命感,必須強調從教育大眾的角度將宗教信仰作知識層面上的再現,故此次展覽無論在信仰或藝術的詮釋態度上皆非常謹慎,與《達文西密碼》等杜撰虛構特質的小說完全不同。然而,若要要求所有藝術創作和展示,皆如同社教機構具有信度的使命感,則是不可能的。事實上,《達文西密碼》藉由顛覆正統歷史敘述的情節,呈現道理:即使歷史事件因記錄的觀點和立場不同,可能產生相異的敘述,然而救贖只能透過純潔的心和良善的手段來求取,位高權重之人更須小心受自大與驕傲所蒙蔽。若能認清小說的本質是在虛構中企及現實所未能表現的真實,對於這類爭議性題材的創作,則更能夠以欣賞的心情面對。

全球化潮流之下,文化工業不斷地生產與複製,但內涵與價值真相卻未必被精準的傳遞,因此維護自身形象不僅是天主教會的要求,更是任何一個社群團體所需要獲得的尊重。天主教會未必能在眾聲喧嘩的環境中,要求其他人側耳靜聽,但若能在切合時代需求的前提下,將傳教結合藝術創作,建立對外展示與行銷的管道和流程,並在美學與知識性上獲得社會正向的認同,則更有機會教育大眾由錯誤、膚淺的第一印象轉化為人文深度的關懷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