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聖香港恩理覺主教

剛恆毅

從前香港是澳門教區的一部份(1575年時)。似乎遭到不少的困難才從澳門劃分出來,1941年建立了獨立區,1867年交托米蘭外方傳教會管理。

參加恩主教祝聖典禮的有澳門教區葡萄牙籍的高主教,和廣州教區法國籍的巍暢茂主教,不少的中國人擠滿了主教座堂,在祭台兩旁有各國籍的傳教士。音樂是羅馬聖樂,音調優美,充滿了聖堂,是眾多教友的心聲和願望,是過去的,是現在的,是遙遠的,是近處的。不是暫時的聲音 ,卻是永恆的聲音,人間再沒有如此純潔,如此美好的聲音。人間一切的團體都是由政治、經濟、文化、種族的利益而組成的,只有教會是由人類的友愛在天主的慈愛下組成的。

我祝聖主教比祝聖司鐸更多;在傳教區祝聖主教其意義更為深刻,因為當主教誦念這古代禮儀經文時,四周都是教外人,如同在今日的中國一樣。這些禮儀經文是由第一世紀聖依博(S. Ippolito)流傳下來的,雖然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仍然非常的生動、合時:

「天主,仁慈的大父、安慰的施予者,禰居住在高天,俯察卑微的事;在萬物出生以前,禰已認識他們。洞察人心的大父,求禰使蒙禰選為主教者,善牧禰的羊群,日夜事奉禰,向禰顯示大司祭的職務,使之無可指責,以便經常邀得禰的仁慈,並奉獻禰聖教會的禮品;禰使他們借著聖神的德能,享有大司祭的職權,按照禰的命令赦免罪過,按照禰的規律分配職務,按照禰賦給宗徒們的權柄解除束縛;使他們以溫良純潔的心悅樂禰,向禰奉獻馨香之祭,藉著禰的聖子耶穌基督,偕同聖神,從現在直到永遠,一切榮耀、權能、崇敬,都屬於禰。」

對傳教區的主教,祝聖的特殊禮儀有極其優美的教導:「主教的華美衣飾並不表示他的榮耀,而在於心地皎潔。」當主禮主教將福音授予新主教時說:「請接受福音,你去給你所接觸的人宣講聖道。」這項傳教的使命是基督的聲音,也就是當年基督賦予宗徒歸化世界的使命,這堙u你去」的字與「你們去」是一樣的。

但是,教會初期的傳教主教與現代的傳教主教的狀況截然不同,初期教會的主教或是由本地產生,或來自外地,假若是由外地來的,很快地將地位讓與本地人。反觀今日,我們的傳教主教從多年遺傳下來的職務,好似成了外國修會的封土。

我把義大利駐香港總領事賈樂拉在恩主教祝聖宴會上說的話記了下來,賈樂拉有很優雅的風度,在措辭上也不涉及傳教士的政治活動,他說:「今日的事實已成為閣下永恆的宗教事實,是在暫短的時間中的不朽儀式,我們更要去服從。我們也願意服從。」

「日之夕矣!」今日世界在夕陽西沉,不只是在愛瑪塢,到處都一樣,但是這無關重要。正如一位傳教士在星夜中穿過不知名的都市,因天主默示而駐足,在空曠的廣場上開始講道;在陰影下、在風聲中獨自宣講。然後繼續前行,經過漫長的歲月,多少的日子過去了,年老了,也疲憊了,他觀察到在遙遠的都市堙A曾經在星夜所走過的都市,有無數懺悔者在臨終之際,坦承在黑暗中曾做過不道德的事,但在陰影中宣講者的聲音嚇阻了他們不潔的手、搶劫的手、殺人的手……終於……因罪行得到寬恕而祈禱。

「日之夕矣!」那不重要,旭日將再升起!即使在義大利菲烏梅的動亂時期,東河口的遠處,水仍在愉快地唱著──我將變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