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中的沉思(十五)

文/吳樹德 譯/張玉華

多瑪斯.牟敦的祈禱

禰洞悉我的心靈,深知一切欲求皆足矣。請隨心所欲而行。哦,我的天主,請讓我接近禰,只飽享禰純淨的愛。請不要讓我偏離禰愛的道路,並為我指明那條路,千萬不要讓我離開它:一切足矣。我將一切交託在禰手中。在禰穩健無誤地引領下,我會始終愛禰。我願屬於禰。我將一無所懼,因為我常在你的手中,永不離開禰。(Entering the Silence, 101; Dialogues with Silence, 45)

詮釋與省思

對多瑪斯牟敦而言,寫作與祈禱就像呼吸一般不可或缺,或者我們也可以說,寫作已成為他祈禱生活傳達的工具。這樣的感覺令我這個讀者相當震撼,尤其在他所寫的許多日誌中,這個思想自然流露。許多出自這位隱修士純熟的手筆與心思的正式著作—他的書,乃是不朽的傳世之作。此外,彙編成七大冊的日誌,我還會加上他五大冊的書信,如此即構成了「讓人一探究竟的牟敦」。

在這些著作中,特別是在他早期的日誌裡發現這篇祈禱,我們可以從中看到這位年輕的隱修士,習以為常地將自己全心委順於天主。當他寫作時,似乎是在靜獨的召喚中深入天主的至聖所內。有時,當他隨聖神引領超越自我的藩籬,躍然紙上的詞句就像靜獨中的狂想曲一般高歌起來。此時,牟敦的祈禱又如真切的讚美詩。

這篇聖詠般的祈禱,既不過喜也不過悲,突顯出一種全心委順的感覺。凡是達此境界的人,才能在殷切期盼中感覺漸行漸深,因此承認人的努力無濟於靈修上的精進,而且這樣的努力只會侵犯到天主對每一個人獨一無二的計畫。這篇祈禱在懇求讓他將所有的擔憂拋在腦後,好能完全把自己交付給天主。

祈禱的開頭幾句是關鍵:「禰洞悉我的心靈,深知一切欲求皆足矣。請隨心所欲而行」,這為任何祈禱都是很好的開始。因為如果不承認上主遠比我們自己更深刻地認識我們,也就沒有任何呼求天主救助的祈禱能說是祈禱了。在祈禱中不會有任何退縮,因為天主是醫生,我們是心靈破碎的病人,需要修補和治癒。當我們生病,決定求助於醫生時,想必得完全信任醫生,相信他會施以適當的治療。不過,奇怪的是很少有人會同樣信賴地將靈魂完全交託給天主。我們實在多麼容易忘記,天主才是我們靈魂唯一真正的照顧者。牟敦向我們的主說:「我將一切交託在禰手中」,只要我們信任一位醫生,不也會很有信心地向這位醫生說同樣的話嗎?

當然,生理的生命有別於靈性的生命,如此類比可能離題,就不多談。雖然醫療是有限的方法,一位醫生還是理當以充滿仁愛的醫術為病人治病,而天主在我們生活的種種困境中引領著我們,祂的愛更是無窮無盡、廣闊無邊。在若望福音中,我們聆聽聖史所言:「天主是愛」,他的意思是天主的道路就是成全的愛,因此遠超過人類的愛或是世界上任何事物,甚至也遠超過聖保祿在格林多前書中提出來,勉勵我們要彼此學習的愛。換句話說,無論我們以為人間的某一種愛多麼偉大,終究只是人類有限的愛,頂多是成全之愛的一抹光影。基督已將這成全的愛體現在世界上,並以無可言喻的方式,滋養我們在世上和天上的生命。

有許多人間的愛都為原罪的餘孽—自私所腐化了。若與天父的愛相比,我們對愛的觀念與實踐總顯得曖昧不明,而祂的愛卻是那麼純淨、明亮,能賦予生命意義。事實上,天主的本性告訴我們,祂不能不愛。從受孕的那一刻起,我們分分秒秒奇蹟般地活著,這個人類存在的事實,很清楚地證明了祂的愛何其偉大。天主賜予我們生命,又賦予祂的氣息,在樂園裡曾將這氣息給了我們的原祖父母,現在同樣的氣息維繫著我們在世的生命,直到祂認為對我們最好的時刻,讓我們回歸於祂。天主真正的本質就是愛的道路,那不是我們卑微的心思所能理解的,而是天主時時刻刻都以祂的方式,將自己顯示給我們的道路。的確,在我們還渾然無知的時候,祂已洞悉我們的心靈和欲求。因此,為了認清我們自己,以及被揀選去完成的使命,明瞭祂的旨意往往是跨出很關鍵的一大步。同時,因為愛的命令來自於主,字字句句都有神聖的印記,我們唯一要做的只是學著仔細閱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