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朝聖之旅

彭玫玲

前言──到巴黎旅遊或朝聖的人,一定不會錯過巴黎聖母院,塞納河畔的聖母院彷彿有一股自然而神秘的魅力,在無言的召喚中吸引來自各地的旅人和朝聖者在此駐足。

********************

七點整,天還黑,拿著莉莉阿姨特別為我準備,裝好中晚兩餐便當的保溫袋,準時到達教堂廣場。巴士已等在那兒,上車一看,都快坐滿了,大家有志一同,沒人誤點。從布魯塞爾到巴黎,高速火車(THALYS)一小時二十五分可達,開車卻得晃盪四個鐘頭。芳思華修女有備而來,首先代表她們修會發給每人一條封聖紀念圍巾,接著放映她們會祖今年六月在羅馬封聖的光碟,開開大夥眼界,但見伯多祿廣場上開滿傘花千萬,傾盆而下是喜悅的雨水也是淚水,天上人間融合為一!此情此景讓我回想起2000年一百二十位中華致命聖人封聖的大雨……。芳思華修女說,這下可以證明會祖瑪利尤貞米勒千真萬確成聖了。我跟鄰座莫尼加修女說;光看你們的芳表,已經是最好見證!

十一點,巴士抵達第一站──聖母升天修會總會院。1856年,瑪利尤貞姆姆選了這個地點,圖的就是清靜,誰能想到今日變成車水馬龍的巴黎十六區。帳篷造型的大堂,點出先民與雅威相會的歷史,瑪利尤貞姆姆也安息於此。她的墓前置有紙條,讓朝聖客寫祈禱意向,連日來為弟弟一家祈禱的重擔,頓時得有所託。

在寸土寸金的巴黎,能在百齡參天古木、碧草如茵的庭園裡享用午餐, 即使最家常的麵包夾乳酪,都成了豪華盛宴。閑談中,克麗思透露她加入聖詠團的動機,為的是能有更佳角度參與感恩祭典,聽她一說,正好擊中我想藉朝聖良機,向在八月主顯聖容節,回歸父懷的呂斯蒂熱樞機墳前憑弔的私藏心願。當下決定,提前跟著聖詠團搭地鐵到巴黎聖母院練唱吧!

瑪利尤貞米勒姆姆自述:來到聖母院沒有一次不是充滿感恩之情,初領聖體得到的光照,更是她聖召的啟蒙,這次我們搭她的感恩專車,有特權可走小門穿堂入室。聖詠團是法比聯軍,比國指揮是我們本堂的貝雅蒂斯,她的妹妹福羅宏思修女,好心發給我歌本,讓我魚目混珠。為平衡内心的尷尬,隨手拿起相機來取鏡,讓自己有點事做,心堳h盤算著等會兒該如何伺機行動……。

兩點時,聖詠團和伴奏樂團登階就位,真相大白,原來仙樂將從祭台後伴隨馨香升天。芳思華修女說,預計有四千人共享這場感恩聖宴,薩科奇總理夫人因是校友也在受邀之列,看來第一排空下的位子是替她保留的。可是問題來了,我進退兩難,大殿望去已無虛席,又不好賴在聖詠團濫竽充數,忐忑難安,坦白對貝雅蒂斯明說。正好聖詠團有人找我充當攝影師,我也就名正言順的留下,在聖詠團對面找個角落藏身……不妙,服務人員來趕人了,共祭神父多,得讓位,這下全完了……不料,執事人員順手一指,叫我往司琴旁空位坐去,天啊,離祭台更近了!我何德何能竟至於此,聽命吧!忐忑難安,靜心默禱,讓自己放鬆,頓時似乎聽見呂斯蒂熱樞機的邀請……我安心把自己交託。嬝嬝香煙伴隨歌聲,彌撒開始……。

********************

後記──薩科奇總理夫人終究沒來,後來全世界都知道原因了!事後人家告訴我,呂斯蒂熱樞主教就安葬聖詠團下方墓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