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與人生

二水心台

在聖經創世紀裡,我們看見天主創造天地萬物的故事,其中透露著「萬物皆美好」的訊息,也矛盾地述說人類破壞美好創造的起始。各種主張創造論的宗教都試圖解答這個矛盾,卻總不容易自圓其說。不主張創造論的宗教也困難地解說人間有惡的現象,卻也總不令人滿意。因為宗教原是一種體驗之學,而不只是理解之道,所以不論教義怎麼說,都無法在邏輯上無懈可擊,但有了身體力行的經驗,一切就盡在不言中。

宗教固然是靠宣講而傳播,但宗教非靠實踐不能真正體會其中奧義。雖然前人留下許多宗教經典,後人卻無法靠閱讀或靠他人的解說,就體會經文的意思。許多人以口說或文章辯論經典的意義,固無可厚非,但真理絕不會因此而愈辯愈明。

耶穌在世時以三年的時間宣講,講了許多的比喻和道理,但要是不經由觀察耶穌與門徒或群眾的對話與互動內容,我們不容易知道耶穌要我們做什麼。耶穌在與門徒共進最後晚餐時,明白地跟門徒說:「你們要這樣做來紀念我。」另外耶穌告訴一個外邦的婦女說:「時候將到而且現在就是…你們朝拜時,要以真理、以心神朝拜。」耶穌也曾經向對他的生活感到好奇的人說:「你們來看看吧!」藉著諸如此類的談話,耶穌似乎在暗示我們:「天國的奧義必須藉著生活與禮儀的實踐才可能瞭解。」所以,道理不是不重要,只是不靠實踐無法通達;口舌之爭徒增困擾而已。

宗教包含信仰與操持;信仰是信念與態度的結合,而操持是修正信念內容與調整生活態度的過程。藉著聆聽與閱讀,宗教人建立了初步的信念與態度,再藉著祈禱、參加禮儀、行善避惡等作為,宗教人驗證了最初信念與教義真義之間的差距或差異,逐漸修正、調整信念與生活的內容、態度與作法,如此反覆前進,終能一探教義之究竟。當然有許多人是失敗的,因為堅持到底並不容易。在歷程中,困難重重;有時因為對於文字、語言的敏感度不夠,有時因為缺乏抽象的訓練,還有時因為不懂象徵的意義,加上每個人對於困惑的忍受度不同,半途而廢者比比皆是。有許多人在表面上是宗教的熱中者,可是卻落入到所謂「走火入魔」的困境中而無法自拔,其實也是因為人性中「貪慕虛榮」心理作祟的結果。因此,實踐宗教是一門極高深的學問;它必須是若即若離地遍佈在人生的點點滴滴之中,它也必須毋枉毋縱地輕捏在人的手掌之內;它需要智慧、勇氣、恆心與毅力,它更需要一顆開放、不執著與冒險犯難的心。耶穌說:「你們背起你們的十字架來跟隨我吧…我的擔子是輕鬆的,我的軛是柔和的。」耶穌如此巧妙地召喚我們走一條簡單而不容易的人生旅途,我們聽懂了嗎?

許多人說找不到人生的意義或價值,但人生的意義必須靠體驗方可得知,而人生的價值是靠人的努力創造出來的。尋尋覓覓終不可得,踏踏實實才能隱約相見。備好一顆渴望的心,我們就會找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