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被捕、被審、被釘

張春申

天主這樣愛了世界,竟把自己的獨生子耶穌捨棄,為人類做了贖罪祭,這是一件自由的事,聖經中的受難故事,要求讀者必須注意這點。另一方面,加害耶穌的不論猶太權威或羅馬總督,並非不必負責任,因為他們是在濫用自由,侵犯人權,違背良知。至於耶穌自己山園祈禱流露出來的更是祂的自由,以及為此付出的代價。現在我們將看祂怎樣面對來逮捕祂的猶太人與他們的權威。

被捕事件,四部福音都有記載,雖然枝節有異,但都表示耶穌並非被動,更是凌駕一切,交付自己。若望福音甚至說:「他上前去問他們:『你們找誰?』他們答覆說:『納匝肋人耶穌。』他向他們說:『我就是。』出賣他的猶達斯也同他們站在一起。耶穌一對他們說了『我就是,』他們便倒退跌在地上。」(若18:5)伯鐸一時衝動,拔劍削下大司祭僕人的右耳,耶穌阻止並且治好他。(路22;51)於是在被捕事件上,可以在路加與若望兩部福音的上述資料中,顯示耶穌凌駕在猶太權威以及羅馬總督之角色上面,降生成人的奧蹟是天主聖子自願的救世方式。歸根究底,「愛就在於此,不是我們愛了天主,而是他愛了我們,且打發自己的兒子,為我們做贖罪祭。」(若壹4:10)自耶穌被捕事件開始,直到他在釘死十字架上終結。我們更是在彰顯天主是愛,愛是自由的,這次故事強調的便是祂的自由與自主。然而耶穌對此並非無感,福音的記載反而表達了祂真實的人性。山園祈禱祂已在天父面前流露了自己的惶恐,對此四部福音各有自己的特寫,我們一一分別記錄。

瑪竇福音有次序地指出耶穌三次祈禱,每次向天父求免苦杯,然後回去喚醒伯鐸免陷誘惑。(26:38-46)充分表達了耶穌的莊重與對門徒的關懷。

馬谷福音描寫了耶穌的驚懼恐怖,表示自己心靈悲傷的要死,甚至俯伏在地,且以阿拉美話呼號「阿爸!父啊!」(14:32-42)

至於路加福音則指耶穌屈膝祈禱,和如血珠滴在地上,有一位天使顯現給祂,加強祂的力量,且向門徒說:「你們怎樣睡覺呢?起來祈禱吧!免得陷於誘惑。」(22:59-46)

最後,若望福音雖然在最後晚餐之後,記載祂去了園子,並無祈禱,大概由於在晚餐席上,已有三次祈禱的長述,甚至與對照福音大異,表達了耶穌面對猶達斯以及大對士兵和司祭長及法利塞人派來的差役;在他們面前,彰顯出自己凌駕一切的氣慨。(18:1-11)

我們描繪了耶穌被捕,繼而猶太權威將祂送去受審,祂將面對猶太與羅馬權威的審問。

首先應當注意福音作者的一致性,似乎他們都在肯定,真正的審判者該是耶穌,至於不同的人間權威都在被要求責問自己,究竟祂是誰。下面我們根據若望福音來處理耶穌的被審與被判。

耶穌之被捕是由於祂的門徒猶達斯帶領一隊兵和由司祭長及法利塞人派來的差役,帶著火把、燈籠與武器來到那裡。本文講述故事時,覺得若望福音的記載非常生動。至於有關被審與被判,教會在每年聖週期間多有宣讀,為此也不用細講。兩次被審,前後面對猶太權威黑落德與羅馬總督比拉多。由於禮儀每年多有誦讀,甚至咏唱,因此也無須細說,重要的則是耶穌的態度,從頭到尾,祂幾乎極少開口,猶如沉默的羔羊,今日教會的確稱祂為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

前後的審問者,一是猶太權威黑落德,一是羅馬總督比拉多。前者曾為了討好一個女人,斬了洗者若翰的頭,後者則將判耶穌死刑。二人代表了猶太與羅馬權威,象徵性地為耶穌的苦難負起責任,也肯定祂是人類的救主。在黑落德的前面,耶穌一言不發,因為想耶穌顯個奇蹟給他看,結果沒有回應,大概因下不了台,結果給祂穿上華麗的衣服,送回比拉多那裡。

代表羅馬權威的比拉多之審問耶穌,在若望福音的敘述中(參閱若18:28~19:16),較有戲劇性的動作;比拉多一方面受到猶太司祭煽動群眾的威脅,另一方面又感覺沉默耶穌的尊嚴,於是在第四福音的敘述中,他不安地出出進進,既想找個辦法,又感一籌莫展,表達出了政客的處境。耶穌嚴肅地告訴他:「若不是由上賜給你,你對我什麼權柄也沒有,為此,把我交付給你的人,負罪更大。」(若19:11)另一方面,猶太人卻大喊說:「你如果釋放這人,你就不是凱撒的朋友,因為凡自充為王的,就是背叛凱撒。」(若19:12)於是不安的比拉多的最後幾個動作,又是多麼「政治」,即向壓力投降,卻得保住「尊嚴」,同時對群眾含有報復。結果他把耶穌領出來,叫祂坐在審判座位上,對群眾說:「看!你們的君王!」他們就喊叫說:「除掉,除掉,釘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對他們說:「要我把你們君王釘在十字架上嗎?」司祭長答說:「除了凱撒,我們沒有別的君王。」於是比拉多把耶穌交給他們釘死了。(若19:12-16)

這篇耶穌的故事,聖經紀錄的資料豐富,教會在聖週禮儀中也多誦讀,我們寫的故事則為簡報,至於四部福音各有詮釋,誠為一個信仰,多面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