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由我開始?

四維

讓我記憶深刻,至今想起內心仍為之觸動的,是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擁抱阿格加的一張照片。土耳其人阿格加於1981年在梵諦岡廣場槍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是當年震驚全世界的新聞。然而讓世人更為「震驚」的是,若望保祿二世在槍傷痊癒後竟不顧前嫌主動的到監獄探望阿格加,與他密談許久並擁抱他,最後還公開寬恕了阿格加。據說阿格加在教宗前承認己罪,並數度落淚,教宗緊握他的手,這是多麼感人的一刻!若望保祿二世主動寬恕別人的芳表,不僅活出了基督的生命,也提醒我們基督徒──寬恕應由我開始,我們心中先孕育出寬恕之情,才能使社會充滿寬恕之道。寬恕使破裂的關係重建,真心的寬恕能帶來內心的平安與喜樂,是治療癒合創傷的良藥。我相信,阿格加的淚水是摻合著懺悔與被寬恕的喜樂而流下的。

在我自己生命的成長過程中,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對父親非常的不滿。我覺得父親對我及妹妹管教得太過嚴格,事事都被控制,一點自由都沒有。我喜歡參加學校的課外活動,父親卻以學業為重的理由,嚴禁我參加。當時年紀小不敢反抗,但心中的不滿與憤怒卻在內心燃燒著。我最討厭父親拿我與別人比較,因為好的永遠是別人,在他眼中自己的兒子是不長進,將來沒有什麼作為的。我曾為了這些事暗地裡流淚,覺得好委屈,感受不到父親的愛與鼓勵。慢慢地,在父親前我變得不愛說話,我的理由永遠敵不過他的。許多事情我無法自做決定,一切都必須得到父親的首肯,只有他說了才算,這的確讓我感到很痛苦。當我與其他的人在一起時,父親一出現,我就會變得渾身不自然,緘默不語,害怕自己說錯話,回家後被他指正一番。後來我常把我不善在大庭廣眾前說話及優柔寡斷的弱點,歸咎於父親對我的壓迫所造成的。(後來反省當然不全是父親造成的,我自己也有責任)

進了修院後,父親對我的態度有非常明顯的改變。我發覺他不像以前般「堅持己見」,會徵詢我的意見和想法。我雖然在心中對自己說原諒父親對我所造成的傷害,因為他畢竟是父親。但是那只是停留在「理智」上的寬恕,每當自己不善言語及優柔寡斷的性格的弱點浮現,回到舊有的模式時,心中對父親還是存有怒氣。這陰影始終籠罩著我。一直等到我上了「家庭重塑」的課後,才發覺原來父親在小時候也受過傷害。我從親戚口中得知祖父是位標準的「嚴父」,而父親是祖父最不疼愛的兒子。至此,我才瞭解父親也同我一樣受過創傷與痛苦。

就如《寬恕,不再是包袱》中所說的,寬恕的歷程通常需要很久的時間,它不單單是憑靠意志就能達到的。必須跨越痛苦的幽谷,才能達到和好的彼岸。一旦我跨越了,回顧過往,就能瞭解到父母之所以會傷害我,是因為他們自己在小時候也受過傷害。

我知道,沒有寬恕,我就無法與過往的生命和好,唯有原諒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我才能釋放過去,從創傷的泥沼中脫身。也只有這樣我才能擺脫那些折磨我,讓我失去自我價值的消極思想。我承認要完完全全的寬恕父親,還需一段時間,但我已往寬恕的道路前進,我真的渴望,將有這麼的一天,我們父子倆能彼此擁抱,流下如同「阿格加」一樣的淚水啊!

寬恕能使人自由,也讓我們由他人的掌控中得到釋放。若我們無法寬恕,就表示我們仍然受到別人的控制,讓他們主宰我們的思想與感受。寬恕使我們從這樣的控制中解脫,他人不再是我的敵人,而是一個受到創傷、失去理智與能力的人。寬恕也可以說是個人的取捨,一項內心的抉擇,擺脫以眼還眼、以惡還惡的本能反應。而這抉擇是以天主的愛為尺度,祂不顧念我們的罪過而親近我們。這寬恕以基督的寬恕為完美的表率,祂在十字架為那些置祂於死地的人祈禱說:「父啊!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路二十三34)當我們面對傷害我們的人,而效法十字架上的耶穌祈禱時,我們不是被迫忽略憤怒的感受,相反地,我們可以寬恕,因為我們不再將他人視為敵人,而把他們看作受傷的人。因為那傷害我們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

美國校園槍殺事件中有32人死於兇手亂槍之下,對於兇手的恐怖行為,一般來說讓人無法寬恕,尤其是為受害者家屬簡直是難以接受的事實。但令我出乎意料及被感動的是,有些家屬(基督徒)竟能在這痛苦悲傷的當兒,表示願意寬恕殺害他們親人的兇手及兇手的家人。到底是什麼力量促使他們願意寬恕?我想,一定是信仰的力量,是耶穌基督的愛與寬恕給予他們力量去寬恕,他們生命裡一定曾經感受過被寬恕的經驗,從被寬恕中感受被釋放及被接納的愛。除非我們有這重獲生命(被釋放、被接納、被愛)的體驗,我們才能真正的寬恕傷害我們的人。當然,愛仇人並不是指該放任兇手逍遙法外。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不是我們基督徒的處事態度,我們的存在是把耶穌的愛傳播出去,就如耶穌所做的一樣。倘若我們以怨抱怨,那麼留下來的只會是一連串的傷害與報復。每個報復的行為會造成新的傷害。人類的社會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斷地受傷,漸形扭曲而分裂。

若望保祿二世教宗2002年世界和平日文告中有一段話:「寬恕是以天主為依歸,祂既是寬恕之源,又是標準。但這並不是說,人靠理性無法明瞭寬恕的真諦。首先,人們從自己犯錯的經驗,明白寬恕的意義。他們體會到自身的人性軟弱,期望他人寬宏待己。那麼我們為何不以己之所欲來對待他人呢?眾人均有自新的願望,不欲永久禁錮於自己的過錯中。他們都切願放眼未來,希望再獲他人信任,向人從新作出承諾。」是的!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唯有彼此寬恕、彼此和好,才能消弭衝突與分裂,律己以嚴,待人以寬,就讓寬恕由我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