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食糧(Panis Angelicus

吳新豪

這是一首雅俗共賞,流傳很廣的聖歌,的旋律甜美,受到一般人的喜愛,同時結構完整,處理手法細膩流暢,亦受到歌唱家的青睞。又因為難度不算高,故經常出現在各式的音樂會宗教儀式中,在同類的樂唱片堙A幾乎從不缺席。

這首被稱為最受歡迎,並非浪得虛名。它的詞、曲作者都大有來頭:歌詞是教會中世紀神學泰斗聖•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 1225-1274)所寫,音樂作者是近代法國音樂界,深具影響力的大師賽薩爾•弗蘭克

多瑪斯生於一個富裕虔誠的家庭聰慧過人五歲時就被送到本篤會修院受教育九年但他十八歲那年毅然加入道明會。後來前往巴黎大學研習,成為教會頂尖的神學家他著作等身,最具代表的作品是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ae)得到教會正統神學家最高的榮譽──被封為「聖師」,並得到「天使博士」(Doctor angelicus)的雅號。

說若望福音第六章提到耶穌這樣說:「我是生命的食糧。你們的祖先在曠野中吃過『瑪納』,卻死了;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誰吃了,就不死」。 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他的門徒中有許多聽了,便說:「這話生硬,有誰能聽得下去呢?假如「相信基督」、「活在基督內」只是一個「心靈」上的題目,那麼耶穌就不需要講那麼生硬、不易懂的話:「除非你們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另一方面,耶穌在最後晚餐中,講同樣這兩句話的時候,手堮陬菄澈o是麵餅和葡萄酒,邀請在座的拿去「吃和喝」,並說以後要為紀念他而做這事。

所以如何「陳述」及如何在禮儀中「表達」真的吃到和喝到生命之糧,就是教會神學家、哲學家等一直探討的題目。安提約基雅的依納爵(106),米蘭的安博(397)就開始討論這問題到了中世紀,哲學家,尤其是士林學派,更不遺餘力的研究終於在那個時代找出一個很有創意的名詞:「變」(Transsubstantiation) 成了教會的共識並在1215拉特朗第四屆大公會議被正式肯定。

那時在比利時等國家已流行聖週四 (主的晚餐日) 以外另一次隆重舉行耶穌聖體瞻禮(Corpus Christi)教宗烏爾班(Urban IV)1264下了一道諭令要全世界所有教區一起在聖三主日後的星期四舉行為此邀請自己的學弟和顧問多瑪斯編寫這慶節的禮儀經文,包括:彌撒、日課經和恭敬耶穌聖體的經文和禱文。經文中有五首聖詩(Hymns)特別受到後世的推崇「天使之食糧」就是其中一首「神聖典禮」(Sacris Solemniis) 的最後兩段。

6.
 Panis angelicus fit panis hominum;
dat panis caelicus figuris terminum;
O res mirabilis:
manducat Dominum pauper, servus et humilis.

6.

天使的食物,變成世人的糧食;

這食物來自天上,使一切象徵作廢;

看!窮人、僕人和卑微的人吃到上主,

是件何等奇妙的事。

7.
Te, trina Deitas unaque, poscimus:
sic nos tu visita, sicut te colimus;
per tuas semitas duc nos quo tendimus,
ad lucem quam inhabitas.

7.

三位一體的天主,我們向你祈禱:

求你眷顧我們,我們全然誠服;

求你引導我們遵循你的道路,直奔你光明的居所。

從文學神學的角度來看,這些詩歌都是上上之作,甚至有人認為它們價值不亞於神學大全更重要的們是教會禮儀正式的一部份,當然有崇高性。這些詩歌寫成後,就有數不盡的音樂家為譜曲;而賽薩爾•弗蘭克(Cesar Franck, 1822-1890)是其中的佼佼者。

弗蘭克,法國作曲家、管風琴演奏家,原籍比利時。幼年時進列日(Liège)皇家音樂學院學習。1836年遷居巴黎,進入巴黎音樂學院。1842年以後,弗蘭克開始演奏家生涯,擔任教堂管風琴師,並從事作曲與教學。1871年參與創建法國「民族音樂協會」。1872年應邀任巴黎音樂院管風琴班教授,並私人教授作曲。

弗蘭克音樂上的創作不斷到晚年趨於成熟並受肯定:他的學生如丹弟 (Vincent d'Indy)、肖松 (Ernest Chausson) 、杜巴克(Henri Duparc)等人皆深受其影響。他造就一個完整的作曲學派,也為後來的德布西、拉威爾等人的創作開闢了途徑,對跳脫當時偏好演唱兼備的歌劇音樂,推動純音樂的法國風格起了不少作用。

這首曲子的結構非常整:一再的運用句的重覆、模仿…. 加上前奏、間奏的陪襯穩定中不乏抑揚強弱的變化;複唱第二次(第二段歌詞)主調的輪唱,錦上添花,它那極優美的旋律,引導著聽者的情緒投入毫不知覺地完全陶醉在其中

不知道是否為了這個緣故愛爾蘭凱利鎮(County Kerry,Killarney)有一家頗具特色的咖啡廳給觀光客提供夢幻奶香英式烤餅「司康餅」(Scone)、法情迷黑森林(Gateau)、義式香濃咖(espresso)….等等。這小餐廳的名字叫做Panis Angelicus(天使之糧)!誰不願意坐在這優雅的咖啡廳堙A啜飲著香濃的咖啡,品嘗美食……同時欣賞弗蘭克的這首感性十足的Panis Angelicus

只是,多瑪斯在另一首我今虔誠朝拜(Adoro te devote) 的詩中提醒我們:我們面對的是個(res mirabilis),除了用外,五官都不管用美妙的音樂不應當使我們分心,忘記我們都像猶太人和門徒們一樣,會覺得耶穌的話不容易了解;讓我們認同教會的信仰,承認耶穌真是來自天上神妙的食糧(panis coelicus, angelicus),他是我們真正需要的,超越其他一切的方法(figuris terminum),尤其要知道每次吃這食糧時,是吃到上主(manducat Dominum),懂得心懷感激,因為他是特別為窮人、僕人、謙卑的人(pauper, servus et humilis),為我們而來(第六段)

多瑪斯接著很巧妙地點出(第七段):我們會更加像門徒們一樣懦弱,不敢面對跟隨耶穌時要承受的痛苦與考驗,他邀請我們全心順服(colimus)地一起祈求(poscimus)上主,引導我們(duc nos),並給我們力量,跟隨祂的芳蹤 (per tuas semitas),好能到達 (tendimus)祂光明的居所(ad lucem quam inhabit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