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事件

陳方中

  1863年3月發生的重慶事件,主角是川東主教范若瑟(Eugène Jean Claude Desflèches)。范若瑟是巴黎外方傳教會的傳教士,1838年來華,1844年即擔任四川代牧區的輔理主教,1846年曾被任命為貴州主教,但他沒有接受,理由是他希望留在四川。1856年他被任命為四川東南代牧區主教,1858年四川再次劃分為川東、川西、川南三個代牧區,范若瑟擔任川東代牧主教,代牧區的中心正是重慶。

  根據古洛東的《聖教入川記》記載,在重慶及其附近,有事蹟可徵的教友均在十八世紀以後出現;因移民之故,教友多為家族代代傳承。重慶城中有羅、張、宋、李、仝諸姓教友,多以經商維生。教友家族間彼此聯姻,其實也是重慶城中的一股勢力。要說禁教時期重慶城中的外教人全然不知教友的存在,委實是難以令人置信的。川東代牧區是興旺的傳教區,教友數字在1860年時達二萬一千人,這是在未獲傳教自由前的數字。

  中法北京條約簽訂後,同為巴黎外方傳教會的艾嘉略(Louis Charles Delamarre),從北京帶回二十七份護照。1861年2月,艾嘉略、范若瑟、川西代牧區的輔理主教洪廣化(Annet Pinchon)、西藏代牧區的副主教蕭神父(Jean Charles Fage)覲見了署理四川總督,實際職務是成都將軍的崇實。他們乘坐著紫呢大轎前呼後擁前往官署,不過崇實並未向朝廷上報他們濫用儀仗,艾嘉略還表示崇實相當隆重的接待了他們。

  在公開出現後,根據條約,傳教士們開始追還教產的工作。范若瑟真正的意願是在重慶城中顯要之處,新設雄偉教堂。他的作法是先索還城外多處舊堂,待中國官員疲於應付之際,再提出重慶城中新建教堂,即不再索還舊堂的條件。當時與范若瑟交涉建堂事宜者為川東道瓻O,是皇族旗人。瓻O答應給他重慶城中一處閒廢廟宇─崇因寺。范若瑟非常滿意,因為崇因寺地基宏大;其次重慶是山城,崇因寺位於高曠之處,高聳的十字架將能成為眾人目光焦點。

  瓻O署川東道未及一年即由漢人吳鎬接任,1862年11月,吳鎬向范若瑟表明不能撥給崇因寺,原因是崇因寺建於宋代,為古蹟名勝,又「地處適中,勢最高敞」。1859年時,滇匪竄及川東,乃在此處設立川東三十六屬團練總局,吳鎬給崇實的稟文稱:「若以長安寺(按:即崇因寺)為天主堂,則公局無處可設,團練即易廢弛,哨望失所憑依,兼與地方有礙。」

  范若瑟覺得中國官方出爾反爾,不願放棄崇因寺,乃請法國公使哥士耆在1863年1月向總理衙門申訴,要求撥給崇因寺。2月初聖旨頒佈,不久後在3月13日即有打教之舉。官方報告說是「無知之徒」自然聚集「找尋天主教士理論,互相爭鬥;將天主教所設真原堂公所、傳經公所、病院學堂三處門窗戶格一併打毀。」范若瑟則說是縣令張秉堃在3月13日來到崇因寺,向主持團練總局的士紳申明,奉上級嚴令,官方已無法替地方保留崇因寺,必須士紳自行設法阻撓,若出了事,官方會設法替他們掩飾卸責。於是士紳乃召集團勇千餘人,先將范主教駐地真原堂打毀,劫掠一空,然後團民分隊四出,將城內傳教士住處,男女學堂、病院、育嬰堂、孤老院、醫館共十八處劫掠拆毀。教友二十餘家亦在同一天遭劫。3月14日,團民復將重慶城內教友商舖,挨戶毀劫。第三日,繼續搶掠。三日總計搶掠教友七十餘家。范若瑟在3月13日事件發生後,藏匿於一穀倉中,後混入一送葬隊伍出城,風波平息後方返回城中。

  三天的搶掠行動,只有一名教友劉金光被殺死,由此即可看出,此絕非無紀律的暴民所為。依據《教務教案檔》的官方報告,《晚清教案紀事》的作者認為,崇因寺並非閒廢廟宇,又位於城中衝要之處,地方士紳因上級強令讓出,無法忍受乃有打教行動。關於這種觀點,此次事件由士紳帶頭,應無疑義,但范若瑟真的是一個代表帝國主義侵略性質的傳教士嗎?

  其實本案重點是瓻O將崇因寺交給了范若瑟,而接任的吳鎬反悔。如果崇因寺是團練總局所在,為何瓻O要稱其為閒廢廟宇,與官方無涉?成都將軍崇實的一段話或可做為註腳:

渝城乃八省商貨雲集之區,人心最易搖動,崇因寺久已曠廢,經前任道員王廷植驅逐僧人,改設保甲總局,添出九釐名目,地方事權,漸歸局紳把持。又抽取貨釐,名曰養勇自防,實則冒支濫用,諸弊叢生,而道縣兩衙門,難保不藉之生發也。

  所謂釐金,即係貨物附加稅,是戰亂時期地方自衛籌募經費的權宜措施。九釐即貨物價值的百分之九,地方士紳設在崇因寺的保甲團練總局,即係辦理其事的機構,瓻O不贊成或是不能參預其中,遂將崇因寺做為眾多舊堂的抵換品交給了范若瑟。於是滿漢予盾,或是省垣與地方摩擦,結果演變為民教衝突。范若瑟久居重慶,並非不知崇因寺狀況,只是他太相信崇實、瓻O,不能了解這種微妙的鬥爭狀況。

  重慶教友的反應是很有趣的,他們在1863年下半年已與打教一方達成協議,被毀的教會產業,賠償六萬兩,他們自己則情願不要賠償。范若瑟也為此事到北京直接向總理衙門申訴。無論如何,他在1865年初和重慶士紳達成協議,他不要崇因寺了,重慶士紳則支付教會及教友損失十五萬兩。在《民國巴縣志》中載有雙方協議的內容,范若瑟用放棄崇因寺換來的不只是賠償,還有民教雙方的和平相處,買賣無礙等。應該說范若瑟是懂得權謀的,但還稱不上是侵略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