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恩惠記千年

徐錦堯

那十個痳瘋人還在途中,便潔淨了。其中一個看見自己已經痊愈了,就回來大聲讚美天主,並且跪伏在耶穌足前感謝他;這人是個撒瑪黎雅人。耶穌便說:「不是有十個人潔淨了嗎?那九個人在哪裡呢?除了這個外邦人,就沒有任何人回來讚美光榮天主嗎?」(路17:14-18

我們讀到十個癩病人或十個痳瘋人的故事,在那十個被耶穌治好的癩病人中,只有一位立刻回來感謝耶穌;而這個滿懷感恩之心的,卻剛好是一個撒瑪黎雅人,一個被猶太人視為外人的、沒有信德的、不是被天主揀選的,更不是蒙天主特寵的「外邦人」。

按照猶太人的法律,凡是痳瘋病人或癩病人,都要經過一位司祭的檢驗,證明他患有癩病,並被宣稱為「不潔」。這些不潔的人要遠離人群,和社會隔離,連和人談話,亦要保持相當的距離。同樣,凡認為自己的痳瘋病或癩病已痊愈的,亦必須經過一位司祭的檢驗,證明他已經痊愈,並變成「清潔」。這時他才有資格重新回到社會團體中,過正常的生活。

在這種背景下,那九位沒有回來感謝的,並不一定都是不知恩或不感恩的人。因為他們可能只是急於去被司祭檢驗,以還他們一個清白之軀,好恢復他們在社會中的地位,好讓他們可以快樂地再與他們的家人、親戚、朋友團聚。這九個人可能實在是太高興了,太高興的人,許多時都不會思想縝密周到。又或者他們是只想到自己,只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其他的就想不起來了。他們或者也會有一個念頭,就是等後來再見到耶穌時,才感謝他。但這樣一拖延,以後就未必能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不久就會忘得一乾二淨了。

那位立刻回來感謝耶穌的撒瑪黎雅人,他的特點不單單只是感恩,也不單單是他懂得感恩,而是他能夠把感恩放在第一位,放在最優先的位置。他認為受到別人的恩典,就要立刻的感謝。他不會把任何恩典,當作是必然的,或者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在他的人生觀中,他對任何恩典都要感謝,滿懷感恩心地去感謝。

有些人的人生態度,總是先想到別人,以別人為中心和重心;另有一些人的人生態度,卻總是先想到自己;除了自己,就沒有別人。有些人即使有了大成就,亦常會想起誰幫助過自己,誰是自己成功的因素,誰把自己引上成功之路;他們常懷感恩之心,多謝別人,也多謝天主。有些人卻在有了一點點小成就的時候,就不斷的趾高氣揚、目空一切,以為自己的一切成就,全部都是自己的功勞,都是自己努力的成果。他們想不起別人,更想不起天主,當然更不會對任何人懷有感恩之心;他們在自己內心的深處,也許還怕別人沾了自己的光呢!

感恩其實是天主教徒的最大特點之一。連我們的敬天大禮都被稱為「感恩祭宴」,保祿宗徒更教人要「常常歡樂、不斷祈禱、事事感謝。」(得前5:16-18)他還鼓勵我們要「為一切事,時時感謝天主父。」(弗5:20

基督徒的感恩是時時的、事事的,沒有時間的限制,也不管在什麼情況之下,都要為一切的事而感謝。感恩,是刻在基督徒心上的印記,是掛在基督徒口邊的語言,是滲透基督徒整個生命的精神,基督徒生命的原動力。

我們不感恩,有時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要感恩,有時是因為我們忘記了要感恩,也有時是因為我們關心太多別的事,把感恩之心或感恩的行為擱在一旁、放在一邊。

漢武帝的乳娘犯了罪,武帝想依法處罰她。她求助於當時最有智慧、最富機智與鬼才的東方朔。東方朔告訴她,向皇帝求情是沒有用處的,只建議她在皇帝向她問完話以後,在離開皇帝時不要說任何話,只要頻頻的回頭看著皇帝就好了,這樣做也許會有點用。

乳娘果然依照東方朔的話去做。當她頻頻回顧皇帝時,東方朔就大聲向她說:「你回頭看什麼?皇上哪裡還會記得你餵乳時的恩情呢?」漢武帝聽了,內心好像震了一震,忽然感到十分汗顏,就赦免了乳娘的罪。

我們也能一生一世以感恩之心,去多謝一切人和一切物,及在萬有之內的上主嗎?我們願意承認,我們的一切所是和所有,都是上主和父母、師長、社會的恩澤所致的嗎?我們願意一生銘記別人和上主的恩情,時時感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