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三)

陳德光

前期「聲振集」已經給讀者介紹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特別是身心靈合一的人性結構(壹),其中包括西方傳統之哲學觀點,以及基督宗教的立場,這一次作補充與小結,身心靈的人性結構就是哲學人學與宗教人學的基本問題,值得深究。

首先,從用字遣詞觀點,整合與對比身心靈與西方哲學、基督宗教傳統,也就是前兩期「聲振集」的意見內容:

  1. 身(body, soma, matter----身體、物體
  2. 心(mind, psyche, soul---心(哲學或人文)、靈魂或生靈(宗教)
  3. 靈(spirit, pneuma---靈、心、性、神、精神(哲學或人文)、神靈、神魂或精神(宗教)

上述了解的特色在於對心與靈的詮釋,講心方面,哲學或人文領域的心或心靈,指人理智或意識活動,不帶宗教意義;從基督宗教言之,同樣的用語卻指人的靈魂或生物的生靈,依聖保祿看法,人的靈魂要作一番選擇,棄舊人做新人(弗四22-24,哥三10),棄外在人做內在人(格後四16),也就是「去人化」(若一13),才能進入靈的部分。講靈方面,人文領域的靈是比心或意識活動更高的境界,基督宗教則認為靈界應有超性的幅度,靈是屬於天主或神自己的領域,人性藉恩寵得以分受與改造。

當代靈修與宗教對話領袖,英國本篤會會士吉利佛(Bede Griffiths)認為三元是聖經的基本思想,教會傳統則有不少二元的講法。

聖經三元的見解可以參考輔大神學院教授谷寒松神父《神學中的人學》一書,保祿書信中有例子,把人的精神(pneuma)、靈魂(psyche)、肉身(soma)並列:「願賜平安的天主親自完全聖化你們,將你們整個的神魂(精神)、靈魂和肉身,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來臨時,保持的無瑕可指」(得前五23)。前一期「聲振集」採用申命紀的例子:「以色列!你要聽你當全心(leb)、全靈(nephesh)、全力(me’od)愛上主你的天主」(申六4-5),也可參考。

教會傳統的二元講法可能受到亞里士多德型質論影響,精神的靈魂作為型式,身體作為精神靈魂的質料。因此,一方面是身體,一方面是精神或靈魂,雖然有精神的靈魂(spiritual soul)的講法,事實上,靈魂與精神不再區分。最新的《天主教要理》,天主教教務協進會出版,1996,頁90n.366就提出「有時人會把靈魂與神魂(spirit)加以區別,就如聖保祿這樣祝禱說(得前五23)。教會教導我們,這樣的區別並不構成靈魂的二元性。神魂是指當人被創造時,人已被賦予超性的終向,又指人的靈魂能被天主無條件地提昇到與祂共融的境界」。依個人見解,教會反對靈魂二元對立的看法有其道理,但又清楚表明靈魂內有對天主開放與超越的因子,也就是神魂或精神的部分,只是沒有進一步談靈魂與精神的分別。

神秘家與靈修家普遍採用三元講法,其中理由可能是為了避免過於從人性出發的進路,靈魂或心的道理並不究竟,因此,強調與突顯天主自身靈性或精神特質的活水源頭。現代人飽受物質發達、心思過慮、自我崇拜之苦,窮而知返,富神秘色彩的三元講法有一定的意義。

最後,回到身、心、靈深度生命教育的三元性特色。三元性或三元調和講法的優點,否定言之,在於打破古代希臘哲學柏拉圖二元對立思維方式,「靈魂囚禁在身體內」,或「貴心靈、輕物質」等缺乏整合的講法,同時克服近代西方哲學自笛卡兒理性主義以來的心、物二元對立的問題。

三元性或三元調和的優點,肯定言之,一方面強調物質的作用,身體的個別化或位格之別在於個體物質的不同,依基督宗教傳統,連復活時也有一個「屬神的身體」(spiritual body格前十五),另一方面強調心與靈的作用,化身為心、化心為靈的進路,即身體需要意識(心)的導引,意識需要超越意識(靈)的導引,也就是物質與心理的世界在靈性內找到完滿。

最後的補充,針對「新時代」(New Age)的現代人所追求的靈界超越意識或更高意識的問題,不少基督徒認為啟示與恩寵之外都不算靈性的境界,然而,如果採取比較包容與對話的看法,肯定「新時代」對靈性的追求,基督宗教的靈性特色在於給靈界提供恩寵或超性的幅度,可以說是「靈性中的靈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