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晚餐與山園祈禱

張春申

「恆毅觀察站」自從第531期以來,幾乎連續「講耶穌的故事」,結束了「自加利肋亞去耶路撒冷旅程」,甚至已經提過晚餐廳中耶穌自己的「天主經」,這使我們現在速寫此後同時發生的二件事情,雖然四部福音之間並不一致,我們扼要地講。

由於耶穌在加利肋亞宣講與行奇跡的聲望,耶路撒冷的宗教權威以及羅馬總督比拉多不能不予以重視,而且耶穌數度曾去過南部進京,那裡也派人到加利肋亞了解情況。他最後一次進京過逾越節,引起群眾的熱烈歡迎,為權威人士看來,不免有些騷動。這是一年一度的巴斯卦慶節,耶穌帶領門徒進京時,居民陪同各地前來的朝聖群眾,熱烈歡迎他們。在這大慶節上,總督比拉多一定嚴加警力,以防造成群眾運動。慶期內,耶穌難免接觸來自各地的朝聖客,許多曾聞耶穌其名的猶太人爭著一睹風采,甚至唱歌歡迎。耶穌應當了解情況複雜,祂自己見熱情的朝聖者與身具使命感的猶太人,另一方面祂當然知道羅馬總督比拉多的敏感。因此,祂深具危機意識,但在具體實況中承行天父的旨意。

祂與門徒,一如其他猶太人舉行晚餐;事實上這將是他們的最後晚餐。若望福音與三部對照福音相關的故事資料有著不同;前者只記載耶穌為門徒洗腳,對照福音各自記載我們今日所說的建立聖體聖事。兩種記載,實則都在肯定耶穌是上主的僕人,祂要為大眾付出自己的生命。面對這樣攸關生命的嚴重事件,三部對照福音各有山園祈禱;至於若望福音則是耶穌最後晚餐席上的大祈禱;亦即「耶穌自己的天父經」﹙541期﹚。那麼,我們現在只需集中在山園祈禱的耶穌身上講故事了。這次我們引用法國思想家巴斯噶,在他的《深思錄》中,對於耶穌山園祈禱,寫過的一長段的深思;這是讀者不易自己找到的資料。

耶穌受難時,受盡人們給他的苦痛,但是他在山園中受苦時,卻盡嚐了來自他自己的苦痛。『他心內驚懼恐怖』,這種苦刑,不來自人手,而來自全能者的手,也惟有全能者才能忍受。

耶穌尋求他的三位最親愛朋友的安慰,但是他們睡著了,他祈求他們陪他一下,他們卻漠不關心,甚至於不能醒寤片刻,所以耶穌必要單獨忍受神的義怒。

耶穌在世上孑身一人,沒有朋友分擔他的苦痛重荷,甚至於沒有人知道他在受苦,惟有上天與他知道這事。

耶穌在山園內;不是「怡園」-第一亞當因墮落而牽累世人的地方-而是「苦園」-耶穌自救與救世的地方。

他在夜間的恐怖中,盡嚐痛苦,尤其受人離棄的苦。

我們相信除了那次以外,耶穌從未口出怨言,但在那次的怨言,表示他幾乎不能繼續忍受他的無比的痛苦,『我的心靈悲傷得要死。』

耶穌尋找人們的同情與安慰,這似乎是他生平唯有一次的做法,但是他沒有得到一絲安慰,因為他的門徒睡著了。

耶穌的苦難,將繼續到世界窮盡,我們不能一直熟睡。

耶穌在眾叛親離的時候-連他特選來陪他的朋友也睡著了。因他們,而不是自己,所冒的險而憂慮,在他們忘恩負義的時候,他仍然溫言警告他們小心保重,並且告訴他們,精神雖然願意振作,肉體卻非常軟弱。

耶穌看到他們仍在睡覺,毫不意識到他們自己或是他所冒的危險,就仁慈地讓他們睡下去,而不喚醒他們。

耶穌因為不確知天父的意旨而且怕死而祈禱,但是他知道以後,就勇敢向前去,奉獻自己,「起來,我們去吧!」﹙秦家懿譯,雷文炳編撰,光啟,六十二年十二月再版,頁62∼63﹚

耶穌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去飲天父為祂指定的杯爵,另一方面出賣祂的門徒猶達斯帶領由司祭那堿ㄗ茠爾t殿警官並長老捉拿祂。

我們這裡的故事每年在聖週禮儀中教會繼續紀念,至於巴斯噶的深思,具有簡述的風格。不過三部對照福音路加記載的山園祈禱,與其他二部相比之下,不僅更長,而且多了「天使顯現」與「汗如血珠」,更是顯出耶穌面對天父之懇切態度,我們的故事更好引證出來:

耶穌出來,照常往橄欖山去,門徒也跟他去了。到了那地方,耶穌便給他們說:『你們應當祈禱,免得陷於誘惑。』遂離開他們,約有投石那麼遠,屈膝祈禱,說:『父啊!你如果願意,請給我免去這杯罷!但不要隨我的意願,惟照你的意願成就罷!』有一位天使,從天上顯現給他,加強他的力量。他在極度恐慌中,祈禱越發懇切;他的汗如同血珠滴在地上。他從祈禱中起來,到門徒那堙A看見他們都因憂悶睡著了,就給他們說:『你們怎麼睡覺呢?起來祈禱罷!免得陷於誘惑。』」

巴斯噶在這一長段的敘述後,加上了自己的一句註解:「孤獨的耶穌!」,這是山園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