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德去來

彭玫玲

侯貝和雪喜夫婦駐歐期間,每年總要抽時間到露德,若知道當年侯貝在巴黎答辯博士論文時,雪喜長跪聖母顯靈聖牌小堂和聖母天上人間聯手祈禱,就懂得他倆對天上慈母的孝愛之情源遠流長了。侯貝鼓勵大家去露德,我打開地圖一看,從布魯塞爾到法西邊境的露德小鎮,縱貫法國北南,有一千一百多公里,心裡已打退堂鼓,再想想,要是露德朝聖地就像進香客裝露德泉水的半透明塑料小瓶,粗糙無美感,那也不必趕著去。

2005年德蘭奶奶的長孫女貞德領堅振,德蘭奶奶送的大禮是帶她到露德朝聖。德蘭奶奶剛退休,身體精神都好,拿出環法跑業務、拜訪客戶的幹勁,開車算小事,只怕走遠路,朝聖期間,得找個人必要時陪貞德走路。天賜良機,我當下接受邀請,趁著復活節期上路。

法國高速公路要收費,但路也修的平直,加上德蘭奶奶駕駛技術精湛,兩天一夜,時間充裕,第二天下午不到四點已經開到小伯爾納德幼年的奶媽家所在,距露德三公里的巴賀士小村。把行李放在民宿農舍,查好彌撒時間,立刻前進露德。但見群山環繞,雖是四月天,雲霧瀰濛,山在虛無飄渺中,正想著,如此神秘的風景,讓人不免發思古幽情,識途老馬的德蘭奶奶已開抵她的秘密通道,車正好停在側門邊,穿越如茵草坪,1858聖母初次顯現的岩洞聳立河畔,潺潺水聲不捨晝夜,聖母立於岩石上。可憐當年蒙召為聖母塑像的雕塑家,一改再改,怎麼樣也討好不了小伯納黛。真福八端早已預言,心地純潔的人是有福的,他們要看見天主。聖母顯現岩洞是露德地標,露德之心所在。露德的一天由旭日初昇的首祭開始,結束於子夜的最後一台感恩祭典,中間由來自四方的朝聖團體登記獻彌撒。我們的朝聖之旅循著相同的節奏作息。

走近巨岩區,長明燭光,淙淙泉流,邀人凝斂心神放慢腳步;俯首低迴,每一位趨進聖母的面容,似迴光反映天上慈母無限溫柔;輕撫濕潤岩肌,多少「鄉思」剎時如壯闊波瀾排山倒海傾來!立於岩洞正中前方,樸實無華,由岩石鑿成的祭台,不知那一年安置的,確叫人想起亞巴郎的祭獻,朝聖地的建築忠實反應每個時代的神學。鑄鐵十字架,梅瑟曾高舉於曠野,直到吾主基督在上面交付了生命,才得以說:「完成了!」

岩洞瀰漫水氣,活水似乎從四面八方沁出,梅瑟至此,不需再以杖擊石求水, 好滋潤以色列乾渴的喉舌,龕嵌於岩洞深處的聖體櫃,引人瞻望人子肋旁泉湧般活水,愛到極至,只能以命換命!

小牧羊女伯爾納德依照聖母指示,赤手掘地,掬水而飲,已經成過去式。治癒奇蹟,經教會嚴謹的考核,也只能登錄肉體上摸的著、看的見的病患,而露德在全世界有分身,在比利時的露德聖母朝聖地,上世紀初即有治癒奇蹟,然而無法測度的是心靈的治癒,是滋潤每位朝聖者心田的天賜甘霖。朝聖客總希望用最大容量的五公升桶,分裝露德活泉饗以親友,讓我質疑卻步的小塑料瓶,是翻模數百遍的簡陋復製品,堆滿在露德上百成千做朝聖地買賣的商店,我們得自己選擇朝聖之途。

露德遠嗎?玫瑰大殿鑲嵌著路標:「藉著聖母瑪利亞,走向基督」教宗保祿六世曾說:「慈母教會今天所需要的是基督徒對她的愛!」如果我們今天還聽得到耶穌微弱的呼求:「我渴」,露德奇蹟也會成為我們為復活基督見證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