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孤獨是為了守住醒覺

江奇星

默想者的「醒寤祈禱」,是出自「永生的危機意識」,所以需要多做反省及注意,以免陷入誘惑之中。

默觀者的「醒寤祈禱」,則出自「醒覺」,以清醒之心遠離世俗,不斷注視著天主,默觀天主在內心的活動。

兩者的「醒寤祈禱」,前者比較消極,卻是必要的。後者比較積極,但需要時常保持克修之靈修,才能持守這種清明之心。

默觀者進入醒覺狀態的祈禱,不過這種醒覺,有時是一種孤獨,即眾人皆醉我獨醒。醒寤的祈禱雖有「醒覺之孤獨感」,然而卻優於隨俗人一同醉生夢死之境。

默觀靈修需要在不被打擾中凝視天主,故此遠離虛華的俗世是必要的,接受某種意義上的孤獨,也是必須的。也緣由此,默觀者需要處於一種靈性狀態的孤獨中,除了天主在他內獨居,不容許在自己內有其它任何事物。

若讓天主居住在我內,與天主同在,在天主內醒覺地生活,即便是無盡的孤獨,確實遠優於虛華的歡樂。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