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由我而開始

阿楞

「父啊!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路23:34)耶穌以這句話寬恕了那些把祂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人,進而透過這行動,把所有對祂所造成的痛苦、傷害與憤怒釋放出來。受到如此的侮辱與傷害,祂還能以軟弱的人性寬恕他們,真是我們追隨的模範,更是我們在寬恕與和好的皈依路程中的前驅。我知道要寬恕一位傷害我的人,無論他是誰,說來容易但是做起來難。而《寬恕,不再是包袱─從原諒自己開始》(安森•谷倫著,上智,2006年)一書,讓我反省並實際地走過這寬恕與和好的過程。

閱讀此書,讓我反省自己的生活,尤其是過往或現今所面對的事件。作者深入淺出的文字與我自己的經驗相碰觸,讓我有著一股願意與人和好的熱火,及不願意讓自己再度被憤恨、痛苦、傷害等負面情緒所束縛,更進一步地以開放的心懷接受再度受到傷害的可能性,並能以積極的態度接納那些過往所造成的瘡疤、創傷與裂痕。閱讀此書時,許多過往的傷害經驗,不斷地浮現在我腦海中,讓我意識到:當時的回應方式有過分的態度、是尖銳的話語,讓許多簡單的事件變得更複雜與更糟,而一再地傷害對方,同時也傷害自己,讓自己受到這些傷害的束縛,變得不自由,心中沒有平安。

回顧過去的生命,發現從小就受到許多傷害與裂痕;而這些裂痕或瘡疤有時因環境、面對的人及事的不同,一再地把舊傷弄痛弄傷,加深了裂痕,而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復原。小時候,感覺深受家人與環境的影響,造就了我是一個不願意受到侮辱,被人看不起的小孩,常想作別人眼中的「好小孩」。當這樣的價值觀有所偏差時,就讓自己無法真正地作「自己」。我的「自己」是建立在別人的讚美、誇耀與尊敬,而讓自己活得很辛苦、不自由、沒有安全感,時時注意別人如何看我,不能有差錯。漸漸長大,也把這些自己認為「好的」帶到學校、職場與教會團體。這個「好的」就如手上拿著一把沒有柄的刀,會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因為對自己不認識,而認為「那是別人或對方的錯,是他們造成的」。

帶著這樣的背景與「瘡疤」我進入了修會團體。開始時認為修會團體生活是「人間天堂」,用信仰的眼光確實沒有錯,但在人性軟弱有限的一面來看則不然,是需要經過時間的修練與超越,才能體會到這生活的甘美。我把這樣的生活理想化了,而天主讓我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弟兄身上,及不同的事件上,釐清了我的觀念與思想。這樣的過程雖很痛苦,但是藉現在的事件開啟了過去生命的傷害,讓自己重新接受別人對我造成的痛苦。

記得有一次與弟兄起衝突,對方只是說了幾句話,卻讓我感到極大的痛苦,甚至我一直認為不擅長哭的我,竟嚎啕大哭了將近兩小時。在哭的過程中,有弟兄的陪伴,讓我能夠把心中的憤恨一一的釋放出來。因此,在團體中,我發現陪伴與彼此的分享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遇到衝突與爭執後,能有空間與時間,讓雙方沈澱,進而達到彼此寬恕與和好旅程。

在這靈性成長的過程中,我常有機會與神師交談,分享痛苦的經驗,宣洩對事情的不滿。神師的指導及信仰的提升,讓我活得更自由、更平安喜樂。體會到寬恕最重要的是──從原諒自己開始,因為往往最大、最惡的敵人就是自己。當我們能夠接納自己,寬恕自己,就已經走在寬恕的路上了,而這需要時時覺察與意識,不讓遲鈍蒙蔽我們的心眼。

寬恕是每一天及一輩子所要努力的功課,而復原期間是要與過往的生命和好,讓我與他人能重新開放彼此,才更有力量面對未來的道路。為此,需要不斷地祈禱:

「仁慈的天主,一切都很好,一切都可以保留原來的樣貌。所有事情都有禰的美意。我感謝禰讓我就是現在的樣子。我為生命的高潮和低潮感謝禰,為歧路與生命的轉折感謝禰,請禰引導我。

耶穌長兄,感謝禰給我許下的平安,使我能安靜平和地面對困難。求禰賜給我平安,讓我能接受在生活中無法改變的事件,並賜我勇氣去改變我可以改變的,更求禰賜我智慧去分辨,以平安的心去接納。

賦予恩寵的聖神,我為我的身體感謝禰,因為它是如此地獨一無二,我在它內感到安心,它是禰的宮殿,是禰喜悅的住所。

以上都願歸光榮於三一天主,願祂的名被尊為聖!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