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向深處去

藏峰

在知識爆炸的時代,每個領域都越分越細。越多元反而越專業,不只是隔行如隔山,同行裡的不同部門都可能發生雞同鴨講的情況。出國讀書叫深造,出國旅遊講究深度之旅,新聞播報要求深入,人際關係談深交,不只是學術領域的專研需要深化,各個生活層面都被期待要深化。耶穌講的「划向深處去」成了一種生活態度了,當然更指的是信仰生活的態度吧!

按照路加福音的記載(路5:1-11),耶穌召選首批門徒是發生在湖邊,可憐的門徒打了一整夜的魚卻毫無所獲。耶穌上了西滿的船講了一篇道理之後,向西滿發出命令。西滿在他深刻的失敗經驗之後,耶穌的一番話使他的生命燃起了一絲新希望。使他心甘情願的將自由意志交托在耶穌的指揮之下。聽起來似乎只是一種盲從的行動,事實上卻是滿腹疑惑的一趟冒險之旅。為什麼?因為這個指令太籠統了,模糊到不知該如何來完成。耶穌講的深處到底是哪個方位?是多長的距離?船隊的列式如何?向哪一頭撒網?這多少反映出了我們的信仰生活實況,我們當然想承行天主的旨意,但天主的旨意又到底是什麼?

福音的描述似乎暗示了一些有趣的答案:

一、耶穌借西滿的船講道的時候,西滿正在岸邊洗網。耶穌講完了道才邀他上船向深處划。深處在哪沒有交代,唯一的資訊是要離開岸邊。離開那個我們所熟悉的場域、方式、習慣、依靠…..。離開那個我們自以為安全的、踏實的領域。以耶穌的方式投向一個未知的或是我曾經自以為熟悉的海洋。這份邀請目前我能掌握到的是我的習慣、我的歷史、我的勢力範圍等等是什麼,而耶穌的指令目前清楚的是要我「放下」。

二、耶穌在船上講道完畢就要求西滿划到深處去,之後並無交代耶穌下了船這回事,意思是耶穌當時還待在船上,不是隔岸觀火式的看熱鬧。既然耶穌在船上那就不愁不知道划向深處去的深處指的是哪個座標。在這個前提下不難看出這艘船有很深的教會意涵,耶穌親自指揮宗徒之長教會該往哪裡去。我們也該相信當耶穌向我們發出划向深處去的指令時,祂自己一定也是在船上親自坐鎮的。

三、划向深處去有一個很重要的態度是謙遜的相信耶穌。我們可以看到這個事件的主角西滿(伯鐸),在他追隨耶穌的經驗中,當他強調自己的能力時,就被耶穌潑冷水。當他謙遜的順服於耶穌的權柄而承認自己的渺小時,耶穌反而大大的提升他的地位。當他跪伏在耶穌腳前說:「主,請你離開我!因為我是個罪人」時,耶穌說:「不要害怕!從今以後,你要做捕人的漁夫!」給了他一個新的身分(路5:8-10)。當他代表宗徒們承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時。耶穌給了他一個新名字──伯鐸,並將天國的鑰匙交在他手中(瑪16:13-20)。但當伯鐸當起耶穌的老師,將祂拉到一邊,諫責祂默西亞不該有如此悲慘的下場時,耶穌嚴厲的對他說:「撒旦,退到我後面!你是我的絆腳石。」(谷8:31-33)。當他拍胸脯保證「即便眾人都要跌倒,我卻不然」時,耶穌馬上預告他的人性限度:「今天雞叫兩遍之前,你要三次不認我」(谷14:29-30)。謙遜的臣服於耶穌,是安心讓耶穌掌舵的重要態度。

四、同樣的事件若望福音安排在耶穌復活後的顯現場景(若21:1-11),當他們捕了滿網的魚時,若望認出了下令者是耶穌。耶穌邀請他們一同吃早餐,餐後就三次問西滿說:「你愛我嗎?」耶穌早已改了西滿的名字為伯鐸,但此刻耶穌刻意以伯鐸原有的屬人的名字「若望的兒子西滿」來呼喚伯鐸。有意讓伯鐸想起自己原有的人性脆弱還在,但耶穌正是要伯鐸在自己的人性限度中來愛祂。耶穌給了他教會的鑰匙並不取消他人性的軟弱,反而要在這軟弱中彰顯天主的德能。

世海沉浮,總有未知的艱險等在前方。耶穌與我站在同一條船上並未應許將會風平浪靜,而是應許在每一次風暴的險阻當中,與我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這款與主同行的冒險人生,才真算是深度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