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在達味王城中
Once in Royal David’s City

吳新豪

這是一首使用率似乎並不高的聖誕歌,最少在天主教圈內,它以簡單的旋律,非常淺顯的詞藻和句法,勾勒出耶穌誕生的情景,並以一段勸勉的話做結束。可是當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小堂舉行年度大戲「九段聖經吟唱典禮」(A Festival of Nine Lessons and Carols) 的時候,拉開序幕的,而且從不更換的,就是這首歌。

昔日在達味王城中,有一處卑小馬棚。
有慈母將初生幼兒,安放他在馬槽中,
瑪利亞乃慈母名,主耶穌是彼聖嬰。

主耶穌乃從天降臨;他本管轄萬有神;
誕生時馬棚為居所,馬槽中暫且安身;
榮耀聖主來凡塵,俯就卑微困苦人!

主幼時安臥母懷中,顯露出天上寧靜;
童年時孝敬而順從,更表明無窮德性;
屬神兒女當如此,應學恭順與主同!

我眾蒙主救贖恩典,將與救主面相見;
彼嬰孩溫良而聖善,是救主,今居高天,
引領神兒女前行,領到他所去天庭。阿們。

這雖然是一首寫給主日學孩子唱的「兒歌」,可是卻大有來頭。先看它的旋律,是最流行的。作者亨利•若翰•高烈(Henry J. Gauntlett, 1805-1876),是十九世紀英國頂尖的音樂家兼作曲、管風琴設計師及演奏家於一身。莫札爾特的學生阿特伍得 (Attwood) 就有意聘他為倫敦舊聖保羅主教座堂的助理。當孟德爾松的「厄里亞」1846年在伯明罕市音樂廳首演時,就請他彈奏風琴的部份。高烈又改良了英國的管風琴。他寫過「無數」的聖歌,有說接近一萬首!當時所有聖歌集的出版,他都參與其事,並有作品。高烈主編過「音樂世界」期刊,也在許多刊物中發表過文章,一度被稱為「教會音樂之父」,因為他建立了四部詠唱法;孟德爾松對他也推崇備至,稱他為一代大師。

有人不禁會問,勞動到地位如此崇高的音樂家,算不算小題大做?詩歌的作者是愛爾蘭維克勞郡(Wicklow)的亞歷山大夫人(Cecil Frances Humphreys Alexander1818 - 1895),她還沒滿十歲就展露文才,開始寫作,尤其喜歡寫詩,長大後更成了個中翹楚。她經常佚名投稿當地的各大報刊,包括「都柏林大學期刊」,其中一首叫做「梅瑟的埋葬」 ( Burial of Moses,見申命紀34章)的詩,大詩人鄧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爵士讚賞有加,認為自己如果寫出這樣的作品,也必引以為榮。

然而使亞歷山大為後代千萬人景仰的,主要不是她的文才,而是她對社會、教會及對弱勢者的關懷。她對病患、窮人、老人等關愛有加,除了經常去探望他們之外,還設立了社區護理中心,建「失足婦女收容所」(Derry Home for Fallen Women),又蓋了一所聾啞中心。亞歷山大夫人在教會內,一直熱心於主日學教育的工作,她每個主日前都寫好一首詩,用簡單的詞句,配上好聽的音樂,讓小朋友們唱,提高小朋友們學習的興趣,幫助他們吸收聖經或教會艱深的道理。

她的另一首歌「萬物百景美和好」(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解釋宗徒信經的第一句:「我信全能的天主父,天地萬物的創造者。」而「昔日在達味王城中」則是用來解釋宗徒信經第二句:「我信父的唯一子....由童貞瑪利亞誕生。」這樣,亞歷山大夫人共作了超過四百首詩歌,大部分是為兒童用的。1848年出版了《兒童詩集》( Hymns for Little Children),風靡全國。1868年就售出二十多萬本,在二十世紀前,已再版一百次;聾啞學校等事業就是靠售書所得來興辦的。

所以,這一首歌其實並不「簡單」,因為它背後是用專業表達的信仰和關愛。首先在這看似簡單的陳述中,還是清楚地看到:聖子耶穌降世,為世人犧牲,完成救贖工程的輪廓:「祂本管轄萬有神;誕生時馬棚為居所,馬槽中暫且安身;榮耀聖主來凡塵,俯就卑微困苦人!」另外,在這首歌與在亞歷山大夫人身上,每一個人都看到、聽到耶穌在說:「讓小孩子到我跟前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主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谷10:14)

耶穌的愛,在這個小故事上表現得溫馨而動人,最後在十字架上會變得強烈而震撼;教會對每一時代、每一地方、每個人,尤其是對弱小者的愛,透過身體力行的見証,以及發自內心的教導,延續著耶穌的使命。最後,當我們想到任何族群的未來,都繫於對下一代的「投資」。那麼,這一首歌以及它的作者,應該給我們很多的感動,也給我們很多的激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