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父家書抵萬金-真愛與真理的關懷

和如心

2007年6月30日,教宗發給中國教友的牧函在全球的矚目中出爐了!從立即湧入的各方迴響,足以說明這封牧函是多少人翹首以待的。梵蒂岡網站上的回應及電台所做的系列報導外,義大利及歐洲各國許多報章雜誌也都以教宗信函為重要論題。這也可見教宗在全球地位之突出,因為他不是政治領袖,而是精神領袖。

一封家書

這個牧函是一封家書,寫信人是天主教會大家庭的總牧-教宗本篤十六世,收信人是天主教會中所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已領洗的成員─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和平信徒。所以,這是屬於教會內部的一封書信,但也邀請對此有興趣的人士閱讀此牧函,因為天主教會希望將天主的真愛與真理傳給人、造福人,福傳是教會之最大特徵。

慈父情真

教宗身為教會總牧,深知在中國的天主教會所遭遇的困境,對其在信望愛中作出的榜樣給予首肯,也對教會內部所存在的緊張、抱怨與分裂,表達牽掛之情及對教會和平共融的熱切期盼。所以,這封牧函是針對中國的現狀,對中國的教會生活和福傳使命提出一些指導。

教宗如何給自己定位,為在中國的教會成員提出指導呢?教會並非凌駕於社會,以高姿態來對社會事務指手劃腳,而是充分認識與讚賞中華民族千年文化和在當代文明的飛速發展,並希望在精神文明的建設上提供謙遜謹慎的貢獻,提供教會內部事務指南,為世人的最終幸福有所貢獻。

福傳社稷

教宗教導我們要高瞻遠矚,牢記信仰的本質,將精力和重心置於福傳大業。現代人在靈性層面有著強烈的渴求,作為福音見證人的基督信徒,應順應人們的需要,把福音之船划向魚兒眾多的深處去。中國十三億人口中,將近99% 的弟兄姐妹還徘徊在教會大家庭之外,身為國家少數族群的教友,實在不必把精力投在流連昔日過結的遺憾中,應放眼未來,為第三個千年在廣闊而充滿生機的亞洲收割信仰的莊稼而揮汗!

普世教會多年提倡基督宗教的合一及宗教間的交談,同一天主教家庭的成員,又何必為了一些歷史上由於政治因素所造成的分裂和傷害而煮豆燃萁呢?應為共同的福傳大業摒棄前嫌,並肩合作,主耶穌就是以十字架的力量,和對仇人的憐憫與愛,而戰勝了一切,使眾人合而為一。

政教之間

教宗清晰地剖析了政教之間的關係及教會聖統共融的教導。政府與教會是各自獨立自主的機構;教會所做的是通過理性的思考,喚醒人們精神的力量,開放人的理智和意志,從而為社會的正義與和諧作出貢獻。所以,教會的範疇並不在於直接介入實現正義社會的政治角色中。政府與教會,二者以不同名義互相合作,一同為公共福利服務的召叫而作出貢獻。

聖統共融

教會是屬靈的組織,在教會架構中,最高權威-以教宗為首的主教團-絕不可缺。每個地區的主教是該地區的教會領導者和負責人,由天主藉神品聖事賦予他管理、聖化與訓導的職位,在與其他主教和教宗保持的合一共融中,執行其牧職。教會聖統制的架構是屬於教會的教導,教會中每個成員都有責任去維護。普世教會的一份子的中國天主教會,當然也不例外。

從宗教層面講,設立一個「獨立」於聖座的教會,與天主教的教義不相容。所以,教會聖統制以外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所提出的「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有損於教會的整體性,與教會的教義不協調。

教宗指出,今日在中國的天主教會之所以有如此的分裂和緊張局面,首要因素來自教會聖統制以外,對教會生活加以掌控的機構所扮演的角色。如:有些平信徒,甚至尚未受洗者,以國家不同機構的名義決策教會的重大事務,包括主教的任命。這些由國家建立、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凌駕主教之上,干預並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教義的。教宗任命主教,是在行使他的純宗教性的神權,並不是不適當地干預國家內部事務、或侵犯國家主權。這也是由國際法所闡明,在世界各國所普遍施行的。

梵二大公會議重視教會本地化,今日中國所有的教區主教皆為中國人,真正體現了由自己的神職管理並建設本地教會的聖統制。談到中國的國籍主教,不能不提為中國教會本地化貢獻非凡的首任宗座駐華代表剛恆毅樞機,在他推動下,中國出現了首批六位主教,於1926年10月28日,在羅馬由教宗比約十一世手中接受牧職,為二十年後中國教會聖統制奠立了基礎。

取消特權

考慮教會現況,教宗宣示取消以前賦予中國教會的「所有特權」和牧靈指南,一切按牧函的新指示處理有關教會原則的應用,使教會大家庭內所有成員對教會的原則及牧靈問題口徑一致。以信仰的眼光撥開歷史中留下的雲霧,一定有助於中國的教會更快地走向規範化。

牧靈要點

教宗以慈父心懷,為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各個團體提出了脈絡清晰的牧靈指南:

(一)平信徒:聖事的參與直接影響到基督徒的靈性生命。很多「地下忠貞」教會的教友們,由於政府條例之限,沒有公開參與聖事的可能,使聖事生活嚴重缺乏。有了當今的行動指南,「地下忠貞」教會的教友們可以在適當的時機立足於先前的禁地,在公開教會領受聖事,特別是讓年幼的子女們有機會受到教會禮儀的薰陶,也可帶領對教會有興趣的朋友公開地享受教會聖藝及禮儀。

(二)神職人員:「地下忠貞」教會的神職,能與公開教會中既有效又合法的神職人員們進行聖事上的共融:分享一個聖體,共飲一個聖爵,這是雙方修和的外在體現和內部主因。

「地下忠貞」教會的主教們為了完全忠於天主教會的教義和宗座,迫於形勢而秘密地接受了祝聖,並不屬於教會的常規,為了廣大忠貞信友在信仰生活方面的益處,教廷希望政府能夠在不危害信仰原則和教會共融的前提下,給予這些主教公開活動的法理上的認可。在公開教會祝聖,得到教宗追認為合法的主教們,他們的緊急功課是:為了其教區團體的神益,須在短期內公開其已合法的主教身份,並不斷地表現出與聖座完全共融的明顯行為。對於至今還沒有與聖座共融的非法(但有效)的公開教會的主教們,教宗充滿善意與期盼,從教會和他們個人切身利益兩方面著想,殷切期望這些主教滿全所需要的條件,而在教會內合法地行使其職務。

每一位聖職人員,必須隸屬於一個教區或一個修會,且在與其教區主教共融中執行其職務。如果要在其他教區執行其聖職,必須經過所屬和前往服務教區的兩位主教的事先協議。

(三)主教團: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不被普世教會承認為主教團,因為沒有包括那些未被政府認可的「地下忠貞」教會的主教,相反地,其中卻有一些至今尚未合法的主教,且其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因素。

(四)行政管理:教區和堂區管理要更系統化,比如創立主教公署、司鐸諮議會、參議會、牧靈委員會、經濟委員會等。這樣,有助於分擔共同的責任,也可增加各級人員間的友愛合作。教區和堂區的財產(動產和不動產)都應以教區或堂區的名義向政府機構依法登記,不可用私人名義登記,即便使用主教、本堂神父或一組教友聯名也不可!

坦誠開放

教宗以坦誠開放的態度,在可以進行商榷的事物上保留對話的餘地。比如教宗希望同政府就主教人選和任命主教的公開,以及地方政權承認新主教必要的民事效應等問題,達成協定。在另一處,對於中國教省的劃分,教宗也願意公開地同中國主教們進行建設性的對話,如果有必要,也同政府商榷。

中國慶日

隨此牧函,教宗給了華人一個大禮物:將5月24日的聖母進教之佑瞻禮日定為「為在中國之教會祈禱日」。讓這一天永久性地成為中國教友與基督、與教宗及與普世教會祈禱共融的日子,也特別成為廣大海外華裔教友對中國同胞表達手足之情的有利時機。

在愛內,沒有懼怕,只有真理,而真理使我們自由。這封來自教宗的牧函融合了真愛和不折不扣的真理。讓我們因他的訓示,在愛中為真理作證,為更多的中華兒女在追尋人生價值的旅途中見證生命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