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約納家園」有約

本刊整理

也許有人感到好奇,「約納家園」為什麼選用這個名字?約納是聖經中一位先知,他不想接受上主交給他的使命而不斷逃避,但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遭遇,使整個事情有了戲劇性的變化。約納先知在四處閃躲的過程中,有一次遇上了船難,被鯨魚吞噬,在魚腹內待了三天;這個莫名的經驗使他幡然悟道,全心接受了天主的徵召。

以「約納」為名,主要是表達工作人員接受使命,努力持守服務宗旨,照顧孩子們的需要,為表達蘊含其中的「約定」與「接納」,而採用了「約納」之名。簡單地說,「約」乃是與孩子們約定在家園的生活規範,「納」指的是工作者全心接納孩子們的全部,沒有好壞之分。

照片一:約納家園門口

照片二:

一、打造新的家園

「約納家園」的建立,當然不是短期可完成的工程,奠立這個家園的基礎也歷經漫長的歲月,回溯起步之初,已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1949年高方濟神父創辦了「天主教福利會」,當時主要工作是發放美援的救濟物資,包括奶粉、麵粉、衣物等。隨著時代的變遷,台灣社會有了極大的變化,原屬美國天主教福利會的台灣分會,因應本地社會的需要,工作逐漸轉向,在分擔更多社會使命的同時,教會的立場更加清晰,而走過半世紀的步履,想必也見證了台灣歷史的一部分。

1971年「未婚媽媽之家」成立了。當時負責會務的歐尼爾神父,因為經常接到未婚懷孕少女及年輕婦女的求助,經過思考與評估,他預見未婚媽媽將成為社會問題,因而成立「未婚媽媽之家」,向無所適從的未婚懷孕少女及年輕婦女們伸出援手,讓她們有個溫暖安身的地方,藉著提供必要的心理、生理及生活上的協助與支持,穩定她們飽受創傷的身心,平安渡過生命劇變的歷程。加入「未婚媽媽之家」工作近三十年的王長慧修女,回顧當初答覆這個徵召,她非常喜歡這個能幫助人面對生命轉折再重新定位的工作,加入這個工作團隊後一直負責天主教福利會的運作,如今這已成了她的終身職志。

1984年天主教福利會正式獨立並成立基金會,社會服務的功能更加確立,觸角也更廣。主要工作除了長期以來的未婚媽媽照顧之外,還有非婚生子女的安置,發展遲緩或貧困失依兒童、非行兒少的照顧,以及辦理國內外的收養扶助。希望透過這些服務,讓身心靈遭受創傷的人,因為社會大眾的關懷和愛心,熱心志工以及專業工作人員的協助與鼓勵,尋回自信與自尊,在人生跑道上重新出發。

2004年位於深坑現址的「約納家園」落成啟用,基金會有了自己的固定園地,福利會因工作地點集中,更有利於整體工作的全面發展。現行的工作規劃,包括未婚媽媽之家,育嬰中心、幼兒中途之家、兒少中途之家。

二、裝備生命中的每個階段

「未婚媽媽之家」當年是台灣最早開始這項工作的教會團體,後來陸續有不同的團體加入這個工作行列。提供未婚孕婦一個安身處,讓她們在安定的環境中生產,可能是對她們最恰當的協助。在「未婚媽媽之家」除了待產、生產及坐月子期間的膳宿照顧,還安排了專業社工及生活輔導員幫助她們,所做的安排包括:一)定期產檢──產前及產後的檢查,教導有關懷孕的生理衛生知識。二)心理輔導──協助未婚媽媽面對未婚懷孕的挫折感,為後來出養孩子做心理建設,或為留養育兒做相關的準備。三)家庭重建──協助未婚懷孕者與家人之間的溝通,重新建立關係。四)生涯規劃──協助她們在產後重新開始就業或就學。其實,現代社會的忙碌腳步,一般孕婦產婦未必能享有完善照顧,這樣的照顧何嘗不是一般孕婦所需要的?

安頓未婚懷孕的母親及她們的孩子,其實也是安定社會的一股無形力量。「未婚媽媽之家」的默默守護,讓未婚的母親在有所照顧中生產,使原本沒有確定身分的孩子找到領養父母,能在正常家庭生活中成長,讓原本沒有婚姻家庭保障的未婚母親能重整自己的生活,從人生旅途中再出發。「未婚媽媽之家」每年服務的個案平均三十至四十人,經過長期的努力,從成立迄今接受安置的個案已近千人,是一個質量並重的工作。

照片三:

「育嬰中心」是與未婚媽媽的照顧工作緊密相連的另一個重心工作,最初照顧的都是來自「未婚媽媽之家」的孩子。隨著台灣社會風氣的開放腳步,越來越多的嬰兒無法在父母的關愛下成長,其中的原因很多,牽涉的問題也很複雜。因此「育嬰中心」的嬰兒,除了未婚媽媽無法養育的子女,還有醫院、社政單位轉介而來的個案,有健康狀況良好的,也有早產兒、發展遲緩兒或身心障礙的孩子。面對實際情況所需,「育嬰中心」的工作安排必須做較全面的照顧,除了給予嬰兒安置期間的廿四小時生活照顧外,對體重過輕的早產兒需做適當的治療,要為身心障礙兒安排適當的復健。「育嬰中心」的安置期為四至七個月,育嬰中心若只具備普通的照顧條件是不夠的,專業知識及硬體設施都相當重要。從這裡所安置的嬰孩,不論健康與否,都能獲得同樣的悉心照顧,工作人員的愛心與耐心也就表露無遺了。

 照片四:育嬰中心

照片五:

約納家園所收容安置的孩子絕大多數並非孤兒,多半是父母親無力面對人生難關,在無法解決自身問題時,將孩子託付給福利會,為孩子安排適合的居所,尋找能夠讓他們穩定成長的環境。在安置期間,工作人員同時用心尋覓合適的國內、外收養家庭,讓安置在育嬰中心的嬰兒享受領養父母的關愛與家庭的照顧。因為任何的愛心與耐心終究不如父母家庭。

育嬰中心照顧七個月大之前的嬰兒,超過育嬰中心可照顧的階段,不僅是工作量的負荷問題,恐怕也會影響到照顧的周全性,因為不同的成長階段,應有不同的照顧。1988年成立的「幼兒中途之家」,就是為給七個月以上到學齡前的孩子,提供一個安全穩定的成長環境。幼兒中途之家設立後,可收容的個案量維持十五人至廿人,其中以等待收養家庭的兒童為主,安置期由七、八個月到六年不等。由於發展遲緩兒或年齡較大之幼兒有逐漸增多的趨勢,尋找適合收養家庭的困難度因而增高,當評估發展的結果一直都找不到合適的收養家庭,為了讓孩子繼續接受早期療育及相關特殊教育,以免孩子的成長因現實之限而有任何阻礙,便安排轉介到其他的寄養家庭或教養機構,希望透過更多努力能給孩子第二個機會。

照片六七

社會的快速變遷給家庭價值帶來極大的挑戰,傳統道德觀念逐漸瓦解的現代社會,造成兒童及青少年因家庭破碎而產生行為偏差的比例日益增加,越來越多的兒童或少年遭受家暴、性侵的創傷,或發生援交行為,導正這樣的孩子當然需要特殊的照顧。因此天主教福利會成立了照顧十六到十八歲孩子的「兒少中途之家」,接受法院保護管束個案,依少年事件處理法轉向安置之兒童少年、社政單位兒保個案等安置輔導的兒童及少年。

「兒少中途之家」的安置期,視案主的需求及實際情況,從數月至數年不等。這裡不同於學校,沒有記過的罰則或以退學做為警惕,而是需要在包容中給予教導。唯有一個情況是約納家園無法包容的,就是如果發生吸毒行為,依法不能繼續留下。所幸並沒有發生過這類事件。約納家園中的所有工作,無論鉅細,絕不能有任何差錯,必須非常審慎,只要發生一個錯誤,公信力就可能瓦解,甚至摧毀殆盡。

在約納家園裡,無須強調愛心與耐心,這早已是大家的共識。可是具備愛心與耐心似乎仍然不夠,照顧孩子也需要有「智慧」。與約納家園的約定事項當然應持守,可是所有的規矩是大原則,不是死規矩,很多事情需要做彈性處理,這樣做事比較順利。王修女說:「我常提醒自已,從耶穌的角度來看待事情,想想天主的眼光,祂會怎麼做?」

照片八九:

三、千山非我獨行

為中途之家的孩子安排收養家庭,是天主教福利會的重要工作,約納家園只是旅途的中間站而非終點。安排收養的過程有其複雜性,在收養計畫方面,福利會以審慎開放的態度堅守三項原則:一)收養動機以保障兒童的最佳利益為前提,也就是說,出發點主要在於為孩子找收養家庭,而不是為收養家庭尋求小孩。二)領養人由原生家庭來選擇,在領養人決定收養前,福利會僅提供被收養人的完整病例報告及相關家族病史或重要背景資訊,而不代為做任何決定。三)收養家庭必須同意配合日後持續追蹤至少七年,並依協議定期提供孩子的成長報告。

福利會接受申請收養的案件,包括美國、法國、德國、瑞士及義大利等。1989年荷蘭司法部設立了基金會(Meiling Foundation),辦理跨國收養,對象包括台灣、大陸、南韓及印度等亞洲國家、東歐及南美等國,是荷蘭司法部核准唯一在台灣辦理收養服務的機構,他們除了幫助福利會健康的孩子外,也協助有特殊需求的兒童尋找在荷蘭的收養家庭。透過Meiling 基金會引薦的收養人在正式收養前,須先參加由荷蘭主管機關安排的收養課程,再進行家庭狀況調查;社工員所完成的家庭調查報告,經司法部審核通過後發給收養許可。Meiling 基金會每年定期舉行收養家庭聚會,讓收養家庭彼此交流,分享經驗。此外,為了協助被收養的孩子認識自己的原生文化,讓孩子在成年後返鄉尋根,並在定期聚會中讓來自同一個國家的收養孩子彼此認識,學習自己的原生文化。

另外,加拿大魁北克省政府保健衛生部國際兒童領養秘書處(SAI)和民間非營利收養機構Enfants d'Orient Adoption et Parrainage du Quebec(EQ),多年來與在台灣的天主教福利會共同合作,建立了良好的互信關係。原則程序的要求和上述機構一樣,只要提出收養申請,不論國籍,一定得取得由該國政府主管機關社工員調查之家庭訪視評估報告,並願依據福利會收養的原則辦理。作業方面絲毫不能含糊。嚴謹的作業流程也反映出處理收養工作之用心。除了國際收養,約納家園的孩子也有在國內找到收養家庭。國內收養多半是由社政單位、其他福利機構、醫院或領養人獲知天主教福利會的訊息,而提出收養申請。

照片十至十四:(選用二或三張)

四、看見另一個天空

在這些年當中,為許多孩子安排到新的家庭,讓原本不能享受正常家庭生活的孩子找回生命的春天,這項努力獲得不少肯定,很多人向王修女及天主教福利會表達謝意,而王修女則認為真正想跟大家感謝的是她自己,因為她覺得被幫助的人其實教了她更多。在她的生命中與許多人相遇,他們不同的人生際遇,在她原本單純的家庭與修會生活中,揮灑了繽紛的色彩,讓她的人生更豐富、更多元。

與收養家庭的互動,有許多令人感動的事。王修女說,她曾經陪同當年的未婚媽媽一起到國外,去探視被收養的孩子,雖然見到孩子活潑健康,但做母親的心中卻難免有深深的歉意,當母親僅能以簡單的英文向孩子表示「I am sorry」,而孩子的真誠與全然接受,讓人在感動之際,更發現了和好與釋放的內在力量。

另一方面,在許多成功的案例中,也有令人感到遺憾,讓工作人員經驗到挫敗的事。已被領養的孩子在國外適應良好,在健康的發展中準備迎接美好的未來時,有一次很自然而誠懇的分享當年在孤兒院裡的生活,其中提到院童們帶有性意涵的遊戲,由於領養家庭中有女兒,又在道德標準較高的西方家庭背景中,完全不了解台灣的社會生活型態,對這件事大感震驚,又遇到對方社工過於謹慎的處理方式,使孩子成了犧牲品。被帶回來的孩子當然感到受傷,不斷質疑:因為我毫不保留地分享從前的生活經驗,結果卻受到懲罰──「我還是要回到原點?」誠實有什麼好處?這個痛苦的質疑完全打亂了孩子的價值判斷,這個難以彌補的遺憾更讓所有工作人員痛心。

現代社會的離婚率高,犯罪年齡層又不斷下降,所以法院和家暴中心送來的孩子越來越多,此外也有的家庭因小孩多,為減輕家庭經濟壓力,將孩子送到約納家園。通常來求助的人對天主教非常信任,但對教會的認知不一定正確,很多人認為天主教是予取予求的慈善單位,這大概也與約納家園的一概接納有關。約納家園的特色就是不拒絕小孩,這正是約納家園命名的主因──不是選先知,而是借用「約」與「納」二字。約納家園與孩子有約──無條件的接納,不論弱智、殘障,除非有攻擊性,在這裡是全然接納。這也許會造成「來者不拒」的印象。約納家園確實是不拒絕有需要的人,收留的是不論精神或物質都亟需者。為秉持這個原則,有時也需給社會大眾一個正確教育的機會。

偶爾,當工作夥伴們遇到太大的挑戰,也會發出「為什麼要收這個個案」的疑問。面對這個情況,最後大家總是互勉:「接納是我們的工作信念與承諾……任何情形我們都要勉力接納。」持守耶穌寬恕七十個七次的教導,就成為工作中的精神鼓舞。雖然天主教福利會和許多慈善機構一樣,也有政府的補助,可是約納家園的存在不是因有經濟補助,而是因為有太多需要的人。

如果人生不可能平滑如鏡子,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人能避免生命的波折,如何讓每一個生命的轉折成為新生命的契機,當然是重要的人生課題。約納家園為風雨中的人闢建了避風的港灣,希望能讓人在轉折的地方暫避風雨後,抓住生命另一個高峰的起點,再度啟航。如何抓住生命開始的那一刻,展開另一段生命之旅?這就需要每一個人自己去探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