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對色情泛濫的看法

李家同

最近巴基斯坦發生了一件可怕的流血事件,一些伊斯蘭教的激進份子佔領了一所清真寺,由於他們的一些奇怪而非法的行為,政府命令他們撤離,可是他們拒絕了,而且因為他們擁有武器而和政府推拉,最後當然是政府軍隊以武力入侵這個清真寺,使整個事件以悲劇結束。

很少人知道這起事件的起因。這些激進份子並沒有參加什麼恐佈行動,但是他們卻採取了一種非常奇怪的運動:反色情,他們當然痛恨西方國家的各種色情的雜誌,比方說《花花公子》,或者《閣樓》,也非常痛恨各種色情光碟和電影。這些光碟和雜誌的確下流無比,我個人也是非常痛恨這些東西的。

這些激進份子全是年青人,他們四處搜尋色情媒體,然後在公開場合予以燒毀。這些事情雖不合法,巴基斯坦政府也就以息事寧人的態度來應付他們,沒有想到他們曾經突擊一所按摩院,抓走了幾位中國女孩子,中國政府大為光火,巴基斯坦政府這才採取了武力鎮壓的手段。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伊斯蘭教激進份子對色情媒體的厭惡,西方國家有時對於伊斯蘭教激進份子的反西方情節大惑不解,他們發現即使他們不支持以色列,也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但是伊斯蘭教激進份子仍然反對西方社會。他們不明瞭的是這些伊斯蘭教激進份子對於色情的痛恨,使他們也痛恨容忍了色情的西方社會。

我始終認為目前全世界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就是世界性的色情泛濫問題。西方的色情事業已經是一個極端賺錢的行業。也殘害了無數年青人的心靈,摧毀了社會應有的基本倫理。但是西方國家一直認為人民應該有表達思想的自由,政府因此不該壓制色情產業,即使有人民網路上架設兒童的色情網站,有些國家也會加以保護。

我個人不懂法律,無法瞭解法律應該禁止色情媒體與否。但我卻一直相信,我們是應該反對色情媒體的。尤其我們天主教會,更應該明明白白地表示我們堅決反對色情泛濫。我常常覺得在這個道德的危機中,我們的教會沒有表示看法是我非常不以為然的。

也許教會有時希望世人不要認為教會有假道學的傾向,因為過去教會的確有偽善的現象,他們對於有關兩性關係的道德問題會大加撻伐,而對於一些違反社會正義的現象,卻又不著一聲。舉例來說,西方國家有奴隸制度,長達六百年之久,但是天主教會和基督教會都沒有強烈地譴責這種完全違反基督福音精神的行為。可是,天主教會也不能因為怕被人批評為偽善和假道學而對於很多明顯不道德的現象不發一言。

除了色情以外,媒體的暴力傾向更值得教會譴責。我們的孩子不僅在電影、電視中看到極為殘忍的鏡頭,這些殘忍鏡頭對於社會絕對有害。很多暴力案件都與這些電影有關。上次美國維吉尼亞州理工大學校園喋血案件的主角,就是喜歡看好萊塢殘忍電影的人,最近有人在法國無緣無故地殺人,原因是他看了「驚聲尖叫」這部電影以後,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必須殺人才能解脫。

我們不該贊同伊斯蘭教激進份子反對色情的過激做法,但我們也不妨好好地檢討一下,我們教會是不是對這種現象太沉默了一點。難道我們默許花花公子這種下流的雜誌嗎?政府該不該禁止,由政客們來決定,我們總應該明白地表達我們反對色情和暴力的立場。如果色情和暴力繼續泛濫下去,首蒙其害的一定是教會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