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公開生活中的山中聖訓

張春申

三部對觀福音並非嚴格地記錄了耶穌生平言行的歷史,聖史根據自己的信仰觀點,編製了為教會團體認識基督的「福音」書。尤其耶穌的童年分別由瑪竇與路加,應用猶太人說偉人故事的方式寫了出來。瑪竇自若瑟,路加自瑪利亞的背景說童年故事,兩者差別也相當大,重要的則是各自信仰來說耶穌基督,因此很難根據現代人的歷史標準直接肯定其內容。

至於耶穌的公開生活,首先在加利肋亞,繼而自加利肋亞去耶路撒冷之旅途,末了耶穌在耶路撒冷的苦難與復活。三部分的紀錄表達耶穌的生涯事蹟。這次我們綜合介紹耶穌在加利肋亞的重要活動。三部對觀福音中瑪竇福音的資料,有次序地寫出傳統所說的山中聖訓,我們這次的故事對此而寫。事實上,在〈講耶穌的故事〉系列中尚未介紹。山中聖訓的資料中,真福八端之一便是:「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5:10)這已是耶穌自己生命的最後一面,另一面則是光榮的復活升天。

瑪竇福音的山中聖訓包括三大部分:一、真福八端與法律成全;二、善工三項;三、主的照顧;為今日基督信徒而論,該是行動的準則。全部資料頗為豐富,本次故事綜合地講。

真福八端在瑪竇福音中已經編輯完整,前後以「天國是他們的」(5:3-10)呼應,因此好像是一首詩歌,不過,事實上,在八端真福之後,尚有第九端,大概由於它的內容較為特殊,與前面八端殊異而更直接地與耶穌基督自身有關,因此分離了出來。為耶穌的故事值得先引證如下:「幾時人為了我而辱罵迫害你們,捏造一切壞話毀謗你們,你們是有福的。你們歡喜踴躍罷!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報是豐富的,因為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曾這樣迫害過他們。」(5:11)這是第九端真福,其意義特殊,必須完整地解釋,這為講耶穌的故事特別有關。

這端真福牽涉耶穌自己,同時牽涉到聆聽山中聖訓的門徒以及其他聽眾,他們也圍繞在四周聽祂宣講。耶穌這時已直言他們將為此而遭受打擊,猶有甚者,耶穌又把他們比做以前的先知一樣要受迫害,我們必須進一步地發現深層含義,指出其關鍵性用意。

猶太人歷史中先知輩出,他們代表天主預言,要求聽眾服膺。事實上舊約先知一般而論多經歷抗拒,未得接納,為主犧牲者皆有。現在耶穌在第九端真福中,向宗徒與聽眾表示,他們將受辱罵迫害等等,而且是為了祂自己的緣故,如同舊約先知為了天主一般。這暗示什麼呢?先知為天主而受迫害,同樣宗徒與聽眾將為耶穌而受迫害,那麼耶穌不是把自己比做天主了嗎?正因為如此,瑪竇福音在真福八端之後,又有耶穌頒佈新法律的舉動(瑪5:17-18),表達的方式也很突出。耶穌的口氣是:「你們一向聽過給古人說……我卻對你們說……」具體而論,天主指著梅瑟向古人說,而現在耶穌直接向群眾說。兩者相對,耶穌具有代表天主的權威,由此也隱暗地表示祂自己的神聖與超越。可見在真福八端之後,耶穌以自己的權威肯定了他超越梅瑟的地位,隱含地表示祂的神聖來源。這是山中聖訓在瑪竇福音中的第二部份。至於接下去的聖訓有關猶太人傳統中的三種善工,即施捨、祈禱與禁食。第六章一致的是耶穌要求內心態度,排斥引人注意而自鳴得意的虛假偽善。的確,耶穌時代有些偽君子,他們缺少真誠的意向,舉行那些善工,外表虔誠,實則只求得到稱譽。於是耶穌大加撻伐,祂所要求的是歸向天主的純潔之心。(瑪6:1-33)

山中聖訓的最後部分即是天主的照顧,如同上述兩部分,也隱含地同時肯定耶穌自己的身分。為了抓住要點,在此重複再說。前二部分都同時流露說話的耶穌之權威如同天主一般。第一部分指出門徒為自己而受迫害,如同舊約先知為天主而受迫害;第二部分中,如同舊約中天主對古人(梅瑟)說,而山中聖訓乃是耶穌對宗徒說,兩者對照即耶穌猶如舊約天主。至於山中聖訓的第三部分,亦即天主的照顧(瑪六24-34),如果深入地分析,亦可呈現發言的耶穌之權威。

這是有關人的生命中,耶穌告訴人不要憂慮,因為「你們的天父原曉得你們需要的一切。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瑪六53)這些話說出了天主的認知與作為。究竟有什麼根據呢?無論如何,說話的耶穌除非與天父之間具有密切溝通的關係,祂怎可能如此確定地表達出來呢?為此這也肯定了耶穌自己的身分,祂是天父的兒子,祂知道天父的新要求以及天父的照顧。

山中聖訓在瑪竇福音中佔據相當長的篇幅,可以細細講解。但為了講耶穌的故事,我們特別強調講話的耶穌之身分,如此構成直接講耶穌故事的資料。

耶穌山中聖訓的故事在我們講述中有其特殊方式,我們並不直接詮釋真福八端、善工三項以及天主的照顧。我們更是注意講者自己,除非祂具有天主自己的權威,怎能如此肯定真福八端、善工三項、天主的照顧?怎能對天主的祝福、要求、措置知道得這樣清楚?其實山中聖訓乃是今日所謂蘊含的基督論,因為耶穌天主子身分藉此已經流露出來了。

為此,我們這次更是在講山中聖訓的耶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