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親--新約教會的重要記號

藏峰

最近一期商業周刊請達賴喇嘛擔任客座編輯,請他就喇嘛的身份來談談經營之道。他的經營理念實不實用,筆者不是商業人士無從置啄。但是在電台的訪談節目中,主持人提到達賴喇嘛是幾個在國內常曝光的宗教領袖之中他最欣賞的一位。原因是達賴的可親度最高。例如有記者問他如果在齋戒期間肚子餓了怎麼辦?達賴率直的回答:「就到廚房偷吃囉!」記者問他出家人怎麼看待身外之物──錢財?達賴回答的第一句話是:「錢是好東西啊!我也喜歡呢!」(當然還有下文)這就是達賴喇嘛的魅力。一個喇嘛的身分與形象是如此的與眾不同,他的談吐卻總是讓人覺得他跟聽眾是同一國的。

耶穌在公開生活期間也是所到之處萬人空巷,他說人間的語言、富有生趣的比喻,讓販夫走卒都能理解。他與罪人、稅吏同席,他走進受苦者的生命。他可親的程度讓同鄉的人只認得出祂是木匠的兒子(路4:22)。甚至跟祂一起生活了三年的門徒也無法認出祂就是天主子;在晚餐廳中斐理對耶穌說:「主啊!請把父顯示給我們,我們就心滿意足了。」(若14:8)這實在不能怪罪斐理宗徒,在整個舊約時代以色列子民對天主的觀念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於斐理無法將天主這個無形無像的創造主,與這位每天與他一同吃喝拉撒的老師畫上等號。

自從亞當犯了原罪以來,天主就不再是可親的天主。甚至在樂園門口派了革魯賓和刀光四射的火劍來防守去路(創3:24),同一個革魯賓也被安置在撒羅滿所建的聖殿的至聖所門口(參編下第三章)。這下子誰也不准面見天主了。

梅瑟可說是唯一能體驗天主顯現的領袖,然而見的也只是天主的德能或記號,天主的本尊是不隨便拋頭露臉的。在西乃山上天主親自規劃了顯現的排場;上主向梅瑟說:「你到百姓那裡,叫他們今天明天聖潔自己,洗淨自己的衣服。第三天都應準備妥當,因為第三天,上主要在百姓觀望之下降到西乃山上。你要給百姓在山周圍劃定界線說:應小心,不可上山,也不可觸摸山腳;凡觸摸那山的,應處死刑。誰也不可用手觸摸那人,而應用石頭砸死或用箭射死;不論是獸是人,都不得生存;號角響起的時候,他們才可上山。」(出19:10-13)此話一出,天人之間的距離更是沒的商量。另有一日梅瑟求見天主的榮耀,天主明確的指示「我的面容你決不能看見,因為人看了我,就不能再活了。」天主只秀了屁股給他看(參出卅三章)。縱使如此,梅瑟每次面見天主面容都反映了天主的榮光,下了山還必須以帕遮面以免百姓見了害怕(參出卅四章)。

厄里亞則可說是唯一能面見天主顯現的先知,天主不在風暴、地震、烈火之中,而在輕柔的微風中顯現(參列上十九章)。這個微風的意象成了靈修之人與主相逢寧靜中的表達。這兩號人物在舊約中的特殊境遇,讓他們成為耶穌顯聖容時的座上賓,因為只有這兩位能證明耶穌與他們面見的天主是同一位。

在這些背景之下,使得斐理無法將天主與活生生的人這兩個角色混為一談成為可以諒解的。事實上數千年來教友仍然與斐理犯了同樣的錯誤,為了保持自身的聖潔而拒絕與俗世或罪人有所瓜葛。當然,要有出汙泥而不染的信仰定力是困難的,但是拒罪人於千里之外卻不是新約教會的福音精神。另外一方面,耶穌曾說過「你們對我最小的弟兄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瑪廿五章)。我們也常認不出耶穌在小弟兄身上的顯現,正如同斐理認不出在耶穌身上的天主性一樣。我認為基督徒若想要讓自己真的成為基督的門徒,那麼基督的可親感將會是我們模仿的重要方向吧。

與人之間的互動多一些彈性,天主的愛就多了一些滲透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