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恩友(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

吳新豪

「耶穌恩友」是一首溫馨、充滿依賴上主之情的聖詩,旋律動聽、簡單易唱,所以廣受信友們的喜愛:在十大最受歡迎的聖歌中,這首歌從沒缺席過。它的作者是加拿大一位生命多舛,名叫約瑟•史克來芬的教師。

史克來芬 (Joseph Medlicott Scriven 1819-1886) 生於愛爾蘭,家境不錯。他畢業於都柏林聖三大學。1842年,在結婚前夕,他的未婚妻卻在騎馬過橋時,意外墮水溺斃,令他痛不欲生。他遂在廿五歲那年,傷心地離開了故居,前往加拿大,住在安大略湖北岸附近的希望港(Port Hope),在那裡做家庭教師。數年後,他再次與一位名叫伊利莎(Eliza Roche)的女子戀愛,可是到要舉行婚禮之前,未婚妻卻又染上肺炎死了。

就在這段時間史克來芬更正式地加入了普利茅斯弟兄會(註),徹底的過簡樸的生活,同時熱心幫助有需要的人。他隨時會把僅有的一點財物、食物或衣服分送給窮人,出外時身上常背著一個鋸子和鋸木架,幫助窮寡婦和沒有人照料的病人,鋸些生火的木頭和做些修補的工作。一般人對他都很敬重,稱呼他「善心的撒馬黎亞人」,但也有人覺得他怪異。

史克來芬這樣做,其實自己的健康並不好,精神甚至呈憂鬱跡象。但是支撐他的是對耶穌基督的信賴,他在寫「耶穌是我親愛朋友」這首詩歌時,歌名是「不斷祈禱」。人間的愛一再與自己擦身而過,他要不斷祈禱、努力:與耶穌基督建立真正的情誼。

1.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

all our sins and griefs to bear! What a privilege to carry

everything to God in prayer!

O what peace we often forfeit,

O what needless pain we bear,

all because we do not carry

everything to God in prayer.

1、耶穌是我親愛朋友

擔當我罪與憂愁

何等權利能將萬事

帶到主恩座前求

多少平安屢屢失去

多少痛苦白白受

皆因未將各樣事情

帶到主恩座前求

2. Have we trials and temptations?

Is there trouble anywhere?

We should never be discouraged;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Can we find a friend so faithful

who will all our sorrows share?

Jesus knows our every weakness;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2、或遇試煉或遇引誘

或有煩惱壓心頭

切莫灰心切莫喪膽

來到主恩座前求

何處得此忠心朋友

分擔一切苦與憂

耶穌深知我們軟弱

來到主恩座前求

3. Are we weak and heavy laden,

cumbered with a load of care?

Precious Savior, still our refuge;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Do thy friends despise, forsake thee?

Take it to the Lord in prayer!

In his arms he'll take and shield thee;

thou wilt find a solace there.

3、是否軟弱勞苦多愁

掛慮重擔壓肩頭

主仍是我避難處所

來到主恩座前求

親或離我友或棄我

來到主恩座前求

在主懷中必蒙護佑

與主同在永無憂

這首詩歌史克來芬並沒有計畫出版,只是在寫信給母親的時候,曾經附上這首詩,用來鼓勵安慰在大洋另一邊的老人家。 在他最後一次生病的時候,一位朋友來看他,發現了這些動人的詩句,就問那是誰寫的。他以一貫的謙卑態度回答說:「這是我主和我一起寫的。」在朋友的勸說之下,史克來芬同意將它公開,這首詩遂被登在當地的「希望港先導報」(The Port Hope Guide)上,因此受到大眾的讚賞。接著,像奇蹟般,一份印著這首詩的報紙被拿來包郵件,寄到紐約。收件人看到這首詩,很是喜歡,於是就把它在美國刊印出來。最後,一位名龔文思(Charles Converse) 的律師兼音樂家,為它寫了一個動聽的譜子。這首詩歌就這樣流傳開來了。

到了1886年,史克來芬的病情加重。一天朋友去他家看他的時候,家堛霾L一人;隔天才發現他已淹死於水中。這樣的收場,完結了史克來芬悲苦的一生。然而正因為如此,才讓後人感覺到這首詩歌所描述的一切,都深深的發自當事人的內心:人生的痛苦,人事的無常與無情,都不應當使人自暴自棄,反而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懂得「帶到主恩座前求」。

這樣的收場,也讓我們看到史克來芬的一生與基督的何等相似:基督是這樣先愛了我們的。「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若15:13)史克來芬另一點與基督相似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影響都是死後才慢慢發酵,死後才不斷地產生果實的。

史克來芬這首聖歌不斷的被收錄在世界各國的聖歌集堙A被各時代、各地方的人詠唱著;它不知道曾慰藉了多少痛苦的心靈,堅強了多少無靠的人:佈道家們常常用它來向慕道者宣揚基督的愛,葛培理就是其中一位。

相信史克來芬怎麼也想不到,在喜歡這首歌的人當中,包括了日本許多用西式結婚的新人。他們沒有選用華格納歌劇的進行曲,而選了這首溫馨的聖歌,因為他們認為家庭就是人生的縮影,苦樂參半,充滿挑戰,故此願意把夫婦二人的新生活交託在耶穌手中。

也希望每一位唱這首歌的信友,效法史克來芬的榜樣,在人生的各種際遇中,都懂得把自己的一切遭遇和需要「帶到主恩座前求」,因為「耶穌是我親愛朋友,忠心朋友擔當我罪與憂愁」。「我稱你們為朋友,因為凡由我父聽來的一切,我都顯示給你們了。」(若15:13)

【註:普利茅斯弟兄會(Plymouth Brothers)是英國等地1820年左右成立的獨立教會。特色有:去儀式、去聖職、去捐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