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事件

陳方中

貴州在十九世紀附屬於四川,都是巴黎外方傳教會負責的傳教區。1846年教廷將貴州從四川分出,成立單獨的代牧區,原本要由范若瑟(Eugène Desfleches)擔任主教,但范若瑟更希望負責他熟悉的川東地區,拒絕了貴州主教的任命,不久即由白主教(Etienne Raymond Albrand)擔任這工作,在他手下有童文獻(Hubert Panl Perny)、李萬美(FranÇois Eugène Lions)、梅西滿(Simon Jude Alphonse Mihière)、胡縛理(Louis Faurie)等法籍傳教士,沒有中國神父,管理約1200教友,散居在四十餘個會口。

1853年白主教去世,他屬意於胡縛理擔任主教,但胡縛理拒絕,於是由童文獻以教區長的名義暫時管理。1859年教廷再次任命胡縛理為主教,他在1860年9月就任,時年36歲,雖然年輕,但已來貴州八年,是得到大多數傳教士擁護,有經驗的傳教士。他在1852年到1860年間經歷過多次教難,但貴州最影響傳教的原因是動亂,包括回人、狆人、黑苗都乘亂而起,然後有盜匪、祕密會社等也或分或合,擾亂地方治安。

1861年5月23日,胡縛理乘坐四人抬的紫呢大轎,前有十字架前導,後有旗幟、鼓號樂隊,前往拜會貴州巡撫何冠英,然後去拜訪貴州提督田興恕,田興恕藉口軍務繁忙,避門不納。這是一次相當具有爭議性的拜訪,日後當貴陽事件發生時,中國官員表示:「查胡主教、任司鐸等在黔年久,人多認識。…忽坐紫呢大轎,變易法國衣冠,僕從眾多,覲見各官,以致闔省驚駭,人言嘖嘖。」這樣的說法是矛盾的,因為1860年前傳教活動是秘密進行的,且貴州教難頻繁,地方官不應該認識胡縛理及任國柱多年,其實這只是貴陽事件的藉口而已。

田興恕是因軍功而起的新權貴,貴州境內的各種動亂多由其平定,《清史稿》對他的描述是:「驟膺疆寄、恃功而驕,又不諳文法,左右用事,屢被彈劾。」1861年5月,他開始列冊登記貴陽城中教民;任國柱乘轎入城拜訪官吏,他派士兵前往捕拿,同時有傳言稱田大人將親率兵丁拆毀城中教堂。

1861年6月12日,貴陽府屬青巖的天主堂被當地團練包圍,青巖是胡縛理設立修院所在,當天團首趙畏三帶走了四個修士,但當天又再放回;隔天,趙畏三率眾搗毀了修院,再捉去修士張如洋、陳昌品及教友羅老二這三人,不久趙畏三被拔擢為貴州全省團首。同時貴陽城內,殺害教友的謠言四起,甚至有教友因此來請求終傅。7月29日三名被押的教友突然被秘密斬首,同時被殺的還有一名平常送飯的女教友王羅氏。按中國法律,判處死刑須由地方送中央核准,這四人不可能獲得中央許可處死,趙畏三也沒膽子這樣做,因此應該是田興恕的命令。同時,田興恕與署貴州巡撫何冠英聯名發函全省官員,鼓勵各地發動仇殺,「不必直說係天主教,逕以外來匪人目之。」

然後在貴陽府屬開州夾沙龍地方,有傳教士文乃耳(Jean Pierre Néel)及教友被殺。文乃耳在1860年到中國,學習語言後,1861年赴此地傳教。該地望教友人數迅速增加,但不久即與當地團練發生摩擦,情勢日漸危急。1862年2月16日,團民先後逮獲文乃耳、陳傳經、張天中、吳貞相等四人,發交給開州州令戴鹿芝。戴為仇教官員,又有上級指示,乃將四人帶到城外牆根處,不在州衙中審訊。文乃耳先向戴鹿芝提出護照,並稱條約保護傳教,戴鹿芝不予理會,只先後要求四人背教,得到不肯背教答案後,一聲砲響,四人先後被斬首。第二日,負責培育女性教友的貞女張易氏也被斬首,首級懸掛城門示眾,餘屍則暴屍城外,夜間被野狗吃光。他們不是被明刑正典,而是被戴鹿芝以逮捕盜匪叛亂例,便宜行事,將其就地正法。

田興恕以地方大員,公然反教,並殺害教士、修生及教友,這是眾多民教衝突中相當特殊的例子。在其他民教衝突中,官員即使支持反教活動,也多半隱身幕後,以避免成為被注意的焦點。清廷對於田興恕割據一方,作威作福,早欲除之而後安,但又忌憚田興恕實力雄厚,故一直按兵不動。法國強烈抗議傳教士被殺,清廷被迫或更有動機處理田興恕問題。1863年2月,張亮基率大軍進入貴州,以上諭解除田興恕兵權,貴州的地方政府才逐漸恢復常態。

胡縛理其實是有經驗的傳教士,他之所以盛大儀仗去見地方首長,是川東主教范若瑟建議的。范若瑟在此之前,以同樣儀仗,前往拜訪成都將軍崇實,據他說效果非常好。在事後的談判中,胡縛理也相當謹慎,他甚至表示,中國官員有意利用他除去田興恕或戴鹿芝,他都不表示意見。賠款數額六千兩,大致是合理數字,因此不能說胡縛理濫權妄為。

至於開州夾沙龍地方,引發民教衝突,尚有社會性因素。在文乃耳進入之前,當地沒有教友。在文乃耳開始傳教後,迅速聚集了一百多名望教友,這立即對當地的社會運作產生衝擊。望教友有另一套生活作息,同時不再參與原先的宗教活動,夾沙龍事件即因望教友拒絕參與元宵節祭龍禮而起。望教友們或也有可能是地方的弱勢團體,他們信教的目的是改善社會地位,那就更易觸動地方宰制者的敏感神經。無論如何,文乃耳只是單純的傳教士,複雜的是貴州和中國的局勢;他是一位殉教者,而這也是他在2000年被宣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