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真情真生命

徐錦堯

耶穌轉身向著那婦人,對西滿說:「你看見這婦人嗎?我進了你的家,你沒有用水洗我的腳,她卻用眼淚滴濕了我的腳,用頭髮擦乾。你沒有親吻我,但是,自從我進來後,她就不停地親我的腳。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她卻用香液抹我的腳。所以我告訴你:她許多的罪過都得到赦免,因為她愛得深切。那少得赦免的,是愛得少。」(路7:44-47)

「她愛得深切」那句話,思高版本是這樣說的:「她的那許多罪得了赦免,因為她愛的多。」牧靈聖經則這樣翻譯:「因她深厚的愛,她的許多罪都被赦免了。」

她深厚的愛、她愛得深切、她愛的多,這就是耶穌給那個在別人眼中被視為是「罪婦」的評價。

這個「城中的罪婦」,一個街知巷聞的罪人,聽說耶穌在一個法利塞人家中吃飯。這個法利塞人在世人眼中,大概是個正直、熱心、忠誠、道貌岸然的義人,他的家也必然是個令人起敬起畏、無限羡慕的家。這個罪婦,就在眾目睽睽中,帶著一個玉瓶,滿盛香液,來到耶穌跟前,站在他的背後,挨近他的腳,哭泣起來。她的淚水沾濕了耶穌的腳,她就用她那代表女性溫柔的長髮(也許亦是她的寶貴資產之一),把耶穌的腳擦乾了,並且還抹上香液,讓滿室生香。

這個「罪婦」的舉動,當時就令許多人側目,因為在當時的猶太人社會中,女性並沒有地位,她們甚至不准進入會堂(這也許亦是因為她們沒有這「本分」),而一個宗教領袖在公眾場合中和女人談話,也被視為不當。但耶穌一點也不介意和這個女人接觸,任何的偏見,都不能阻擋耶穌去歡迎和接待一個悔改的人,即使她是一個受盡人們白眼的壞女人。

亦正因如此,有些女人、有些回了頭的女人,就成了耶穌的好朋友,進入了耶穌親密朋友的圈子中。她們有些人甚至比大多數的宗徒們都表現得更勇敢,一直陪伴著耶穌走苦路,侍立在耶穌的十字架傍,直到目送耶穌的去世。而她們也是最早接到耶穌復活消息的人(路24:1)。她們都是那些愛得深、愛得濃、「愛得多」的人。

在眾多「愛得多」的人中,還有保祿宗徒。雖然他曾百般地難為過基督的教會,但他已千倍地償還了。在格林多後書第十一章中,保祿幾乎在炫耀著自己如何為基督的緣故而受盡了千般的苦難。

今天所說的罪婦和保祿之間,有什麼共通點呢?就是他們的悔改。他們完全的皈依了基督,因為他們已徹底地被基督的愛所征服。以致保祿毫不猶疑地說:「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我現今在肉身內生活,是靠我對天主子的信仰而生活;他愛了我,且為我犧牲了自己。我決不願辜負天主的恩寵。」(迦2:20-21)

有人認為信了天主,就要守誡命、守四規,就有無限的義務、無窮的本分,以致許多教友都因此而整天地哭喪著臉。義務和本分確可以壓迫人,使人透不過氣來。

兩千多年前的孟子,便主張人不要「行仁義」,而應學會「由仁行義」,即作一切都要發自內心、本於至誠、滿懷喜悅地去為美好的生命而作見證。我們作為基督的門徒,也應由基督行,「穿上基督」,而不只是為聽基督的命令,強迫自己去作不願意作的事。

其實,如果我們能一切出自內心,我們還可以活出一個更瀟灑的生命,就好像保祿一樣,連在困厄中也自得其樂。

清朝金纓在他的《格言聯璧》中這樣說:人之心胸,多欲則窄,寡欲則寬;人之心境,多欲則忙,寡欲則閑;人之心術,多欲則險,寡欲則平;人之心事,多欲則憂,寡欲則安;人之心氣,多欲則餒,寡欲則剛。

生命能夠由狹窄到寬廣,由忙亂到悠閑,由險惡到和平,由憂愁到快樂,由軟弱到剛強,這都是源於人的內心得到培養、滋潤和調適的結果。而這正是在基督內的生命的特質。

為達到這目的,只需要一個條件,就是要回應基督的召叫,穿上基督、活在基督內、在基督內生活,並且要愛得深、愛得濃、「愛得多」。(主日八分半丙年第十一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