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一)

陳德光

前集曾提出個人淺見,生命教育能懂作「感通」與「創生」的教育,並且於綜合分析面,生命教育能從深度、廣度與階段三方面了解與發揮。深度針對身、心、靈的生命層次,廣度針對生命力於生活層面的開展,階段針對生命的過程。現在從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開始介紹。生命教育的身心靈深度能有三個討論重點:身心靈合一的人性結構、靈性生命的激發、身心靈生命教育的實踐。

壹、身心靈合一的人性結構

身心靈合一人性結構的講法有西方文化的背景,今天談生命教育的人都能接受身(body, physical)、心(psyche, psychological)、靈(spirit, spiritual)三者合一的人性結構,有學者把問題當作「人格統整與靈性發展」去了解。這種分法與國人習慣不盡相同,中文的「心」除了生理意義,更有「心性」形上本體的意義,「靈」除了指神靈與死者,更有「陽神」與「陰靈」對比的宗教意義。生命教育的「心」屬於知、情、意層次,「靈」則指更內在或超越的精神境界。

「靈」的存在需要特別說明,涉及到個人信仰,信者認為有永恆的特質,理性與概念分析不易掌握靈性層次,更難於給靈性下定義。然而,大部分人對「靈」的存在是那麼確定無疑,依輔仁大學2001年統計資料,台灣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只佔13.6%,個人甚至認為身、心的整合有繫於靈的作用。依心理學家李安德神父的意見,配合個人了解,靈性存在的指標,舉例如下:希聖、信仰、救恩(不死)、解脫;求真、超理性的認知(靈感、啟示、開悟);求善、良知、無畏;求美、常新、忘我、無止境;社會關懷、使命感、大公無私;萬物一體的體驗等。

因此,靈性不等於宗教信仰,宗教信仰是靈性之一,最廣為人知的一種。由於宗教信仰涉及到神聖、救恩與解脫的問題,而神聖(holy)有不可言喻與「求全」(whole)與「復性」(recapitulatio)或「回復真性」的特質,層次比真、善、美更深,可以說是靈性中的靈性。

西方傳統

(一)哲學

柏拉圖(Plato, 427-347B.C.)傾向身體與心靈二元論,是唯心論的開山祖師,贊成心靈的不朽,自立與主導性(Phaedrus 246a; Laws, 894c-895b),身體是短暫,過度與可朽的,靈肉的結合是一種偶然與墮落,於是心靈被囚於身體之中,失去本來的天性。哲學之路就是要幫助人藉著對善觀念的默想,讓人從身體中解脫。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 384-322B.C.)修正柏拉圖之見,強調二元中的單元,雖追隨柏拉圖生魂、覺魂、靈魂的講法,但更強調靈魂的統合作用,人是一個統一的人。他以形質論整合身體與心靈的關係,萬物有形質成份。於人言,身體為質,心靈為形,合組成一個完整的人的實體(ousia);心靈是人的原理,動力與內在目的(De anima B , 412a)。亞里士多德的困難在於當人的本質於死亡瓦解時,心靈也受到威脅,但他提到心靈中有靈智(intellect),永垂不朽,惟其來源沒有說清楚。

多瑪斯繼承奧斯定(Augustine, 354-430 A.D.)傳統,提出人為萬物終向的理論(anthropological teleology),以及「自然階段」(scala naturae)的看法:無靈物為了生物、植物為了動物、動物為了人類;心靈層次高,物質層次低,心靈影響物質,物質卻影響不了心靈。換言之,心靈面使物質超生,物質部分的毀滅卻無損於心靈的完整。奧斯定於《論聖三》認為,除非心靈同意與使然,身體的痛影響不了心靈,這種講法正能說明一些社會現象,同樣病痛肆虐,每個人的反應不同,有人面對些許壓力就崩潰,有人面對更大的生活壓力,卻處之泰然,不可忽視靈的力量。

倘以新柏拉圖主義的基督宗教思想作補充,筆名狄奧尼修(Pseudo-Dionysius Areopagita, 約500年)提倡一種強調統一與「否定的神學」(apophatic theology),藉著完全的「忘我」(ek-stasis, ecstasy),包括感覺形式與理性概念在內,心靈回歸到「太一」的源頭。

上述「貴心靈、輕物質」的傳統,應有一定道理,但這種以人為中心的思想對工業革命後,西方世界環境生態的破壞不無影響,如今二十世紀已經有思想家痛切反省,提出更平衡的看法,特別注重身心靈之間互相影響的關係,以及以心靈為身體導向的真正意義。

綜合上述意見,西方哲學的人性觀,大致反映身體(身),心靈或理性(心),與「太一」(靈),基本上三層式的結構,而人性生命的理想在於回到其神性或靈性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