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與民主,信仰與宗教

二水心台

自由之於民主,就如同信仰之於宗教。前者是內在、是核心,後者是外在、是包裝。沒有自由的民主,就好像穿著衣服的木偶,是讓人操作、玩弄的;沒有信仰的宗教也只是徒具形式的儀典,就像機器人一般,聽從主人的使喚。

外殼與包裝雖然不是最重要的,卻也不是可有可無的。人因為群居的關係,不能沒有文化。文化把無形的事物化為有形的事物。有形與無形的事物本屬於極不相同的範疇,但卻因結合在一起而造成許多困擾與迷惑。宗教與民主都是為了解決人生的困惑而設計的。民主把奔馳無羈的自由約制在一定的形式下表達,表面上束縛了自由的多采多姿,實際是在協助自由按一定的方式呈現,使能彼此了解,互相接納,減少許多衝突與誤會。宗教亦復如此,它把至高無上的價值,用系統的文字與循序漸進的規程與活動呈現出來,使人藉此依稀找到人生的方向與目標,更因此而對人生充滿信心與希望,更願意接受某種程度的挑戰,也努力捨棄可能阻礙追求最高價值的種種事物。所以,就本質而言,宗教與民主都來自人的善心善念,但卻因想把無形事物化為屬性大不同的有形事物,而產生許多削足適履或畫蛇添足的現象,反而傷害了自由與信仰的原始真相。

人生是辛苦的。人天性自由、信仰崇高,但因為置身在人類社會中,所以必須學習外在處處制約的團體規範。要保有內在完全的自由及對絕對自由境界的追求決心與信念,而又能不任意冒犯人類共同建制的文化,是不容易,也是人生最重要的課題。不論是民主鬥士或是宗教修行人,都會每日兢兢業業地做這個重要的功課。

耶穌說:「我不屬於這個世界;要是我屬於這個世界,我的臣民早已起來反抗了。」(若18:36)耶穌本不屬於這個世界,卻為了這個世界而屈尊就卑、降生成人,最後受苦受難、死而復活。他的人生歷程豈不是向我們訴說那從無形到有形又歸於無形,從自由到制約又歸於自由,從信仰到宗教又歸於信仰的過程嗎?跟隨耶穌的人找到了一個典範,一個不屈不撓、奮鬥不懈、忠於本性、服膺真理,又能調和現實的典範。在民主的過程中、在宗教發展的更迭裡,我們能否體會到耶穌典範的良苦用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