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愛爾蘭為何終於有了和平?

李家同

北愛爾蘭的動盪不安一直是我們基督徒最感痛心的事,因為爭執的雙方都是信仰基督的人,基督徒之間互相看不慣,已經是一件相當令人遺憾的事,要是到了互相殘殺,實在是基督徒的恥辱。

北愛爾蘭的暴力行為長達三十年之久,由於北愛爾蘭共和軍的恐佈攻擊以及北愛爾蘭基督徒的武裝自衛,三十年來,三千七百多位無辜的人民死於暴亂之中。對方永遠記得歷史上的仇恨。舉例來說,世界上很少地區仍然對天主教教宗有深仇大恨的,但是,至少在幾十年前,北愛爾蘭不知多少個基督教徒將教宗視之為惡魔。他們自始就有這種想法,也不知道在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地方,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早已和平相處了。

愛爾蘭一直是一個天主教徒比較多數的國家,在英國完成工業革命以後,愛爾蘭可以說是一個純樸的農業國家,因此,一般說來,有好一陣子,愛爾蘭人和北愛爾蘭人不僅生活得相當清苦,也相當閉塞,他們沒有錢出國旅遊,外國人也很少去那裡。在一個封閉型的社會裡,極端份子極容易煽風點火。北愛爾蘭人如果和世界上各國的人來往,不難發現他們所記得的深仇大恨的國家裡,大家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了。

大概二十年前,愛爾蘭的經濟忽然起飛了,這才是問題得以解決的主要原因。如果大家的生活改善了,大家就只想努力工作,至於過去的仇恨實在不值得一提。北愛爾蘭如果有人開了一間工廠,要雇用很多工程師,他一定不會愚笨到這個程度要去看他是信什麼教的。雖然有一些人仍然談那些無聊的往事,但是北愛爾蘭已經產生了大批新的一代,他們對那些事情毫無興趣。而且他們也常到國外去旅遊。這種國外旅遊使他們無法再接受那種過於偏激的想法。

有時,我們不妨將貧窮和暴力聯想在一起。越是貧窮的地方,越有可能有人散播仇恨。也越有可能人們全擁抱暴力。我們不妨看看這個世界,最近世界上的戰爭,幾乎全都發生在非常貧窮的地方。阿富汗、伊拉克、蘇丹、剛果、索馬利亞、巴爾幹半島、巴勒斯坦,都是有戰爭發生的地方,也都是十分貧窮的地方。

反觀歐洲,歐洲之所以有歐盟多多少少和這個地區經濟的繁榮有關。在如此繁榮的地區,要出一個想發動戰爭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我常常以為一個國家一旦有了好多不同的民族,一定會有問題,其實在歐洲,比利時和瑞士都是多種族的國家,但是他們好像從來沒有任何種族問題,這還不是因為它們都是富有國家的原因?

目前戰爭最多的地方是非洲,而非洲也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地方。貧窮產生戰爭,戰爭又再製造貧窮。可憐的非洲人民,他們的苦難真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結束。

作為好的基督徒,應該要想辦法消滅貧窮,也應該儘我們的可能幫助別人脫離貧困。因為貧窮使一些有野心的人有機可乘,他們也許也談消滅貧困,但他們消滅貧困的手段之一卻可能製造仇恨。仇恨絕對會帶給人類更多貧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