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不論使用什麼語言,很多人都認為自己的語言最美,從介紹「中文之美」的資料源源不絕,可見使用中文的人也不例外。中文到底美在哪裡?語文若非有豐富深厚的意涵,恐怕未必能體現真正的美;有國學為後盾的中文,也許是中文之美的最大原因。按使用中文的人佔全球人口的優勢比例來看,〈國學的吸引力〉自然有其原因;至於吸引力,往往也是自身先具有欣賞力,遇到能牽引人的因素才被吸引。但無論如何,中文之美與國學的豐厚內涵是有所關連的。

〈貴陽事件〉在建構歷史場景時,讓人再度看到,在中國舊社會的仇教心理及排斥異族的衝突下,教會受迫害的另一個悲劇。若追究最根本的因素,語言文化的差異不能說沒有影響。不過這些衝突也讓人發現,無法用人間任何方法取消天主的愛。

〈北愛爾蘭為何終於有了和平?〉一文給人帶來不少希望,長期戰亂的地方能讓衝突減低,總是令人欣慰的事。生命的和諧是人心中最深的渴望,尤其當全球都彌漫著仇恨暴力,經常在恐怖攻擊的威脅下,更激發人對平安的渴慕之心。有誰願意留在困境中?渴望平安有時能使人努力走出黑暗,也可以成為生命的動力。

本期的「特別報導」,從不久前引起多方矚目的電影「父子」談起。這部影片在不同的影展中都獲得肯定,從導演、編劇到主角人物,幾乎所有獎項都有份。影片的主題雖與宗教無關,但導演、編劇及女主角都是天主教教友,與本片編劇田開良談影片製作時,就能發現,雖然這部影片沒有藉任何宗教意像來凸顯主題,但信仰的內涵在本片中確有所發揮。如何透過電影題材閃爍信仰的光芒,對電影藝術工作者而言,其實有極大的發揮空間。天主是愛,愛所帶來的平安,不也是動盪的現世生活中讓人充滿希望的追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