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當」名字的聯想

藏峰

如果我問你厄娃的名字是誰取的?你應該很快就能答出是亞當(創3:20)。但如果我問你亞當的名字是誰取的?你也可能很快就會想到是天主!但是問題可能比想像中複雜一些喔!複雜的原因就是「亞當」這個名字跟「人」是同一個字,所以當我們說天主造了人(創2:26),是否等於天主給他取名叫亞當?天主也造了飛鳥及野獸,讓人給他們一一取名字(創2:19-20)。所以物種的稱呼(飛鳥或野獸)與個別的名字是不同的。因此「人」應該也不能是「亞當」的名字。按照思高聖經的版本(創一,注釋2)中提到「人」按原文有紅土或黃土的意思,是說人是屬於土的造物。所以「人」這個字是由「土」來的,這指出了他的屬性與由來,很適合表達物種的稱呼卻也適合當成名字來叫。

於是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麻煩,就是什麼時候要用「人」,什麼時候要叫「亞當」?思高聖經學會的聖經辭典31條提供了一些標準;「從哪一章哪一節起,『亞當』一字成為原祖父的專有名詞,事實上學者間的意見不一,大部分的學者都以為從創世紀第四章廿五節開始。理由就在於『亞當』一詞前有無冠詞,如沒有則指原祖亞當……事實上,七十賢士譯本自創世紀第二章第十六節,拉丁通行本自創世紀第二章第十九節以後,「亞當」一字就都譯作專有名詞。……思高譯本自創世紀第三章第八節開始,因為此處記載天主與「亞當」交談,似應直呼其名。總之,創世紀作者是以「亞當」代表全人類,全人類既由他而來(創5:1-2)就以「亞當」當作他的名字。」無論如何,Adam一字指的是「人」這個受造物,加上了冠詞就是指原祖「亞當」這一位。為「人」這個名詞還有一個混淆處可以順帶一提就是,創世紀中ish這個字也是指人,且更適於當作物種的名稱,因為它有男女性別之分。ish可通指人或是專指男人,指女人則用isha(創1:27),意謂「出自男人的人」,與英文的man和woman之分類似。

若按思高聖經的原則來認定「亞當」這個名字由第三章第八節開始叫起,會是一個有趣的分界。因為第三章正是亞當厄娃背命犯罪的記載,在人犯罪之前天主都只稱呼這個受造物為「人」,在人犯罪之後天主就叫人「亞當」。如此一來不單是厄娃的名字是犯了原罪之後取的,連亞當的名字也是由犯了原罪之後才成了專有名詞。奧斯定曾說:「天主靠人的罪來認識人。」意思是人除了罪是與天主有別之外,其他都是來自天主的肖像,天主的屬性,因此天主不需要去辨別。原祖父母也是一樣,當他們犯原罪之前是生活在與天主完全的共融合一的情境當中,因此不需要有名字。他們與天主是一體的,分享同一的生命。但是當人一犯了原罪,想要自己成為自己的主人,想要掌控決定善惡的權利而濫用了自由意志,就有別於天主而需要一個特別的名字來稱呼他。

按照聖經的慣例,起名者與被起名者有從屬關係。因此「人」與「亞當」用同一個字來表達,似乎也透露出一個訊息就是天主給人權利讓人決定自己要成為從屬於天主的受造物「人」,或是濫用自由而自絕於天主之外願意保有專有名詞的原祖「亞當」!另外我們也看到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當原祖開始有了名字之後即開始有了「區別心」,不再與天主處於和諧的狀態而怕見天主的面(創3:8),要用無花果葉遮蓋自己的身體自我保護,也隔離異己,他們親自命名的鳥獸也開始害怕、逃避他們,大地生出荊棘和蒺藜。他開始在腦子裡分類;這是敵人、這是朋友!誰是食物、誰是寵物!用自己的標準而不用天主的標準界定什麼是好、什麼是壞;於是煩惱與痛苦就在他的區別之下一一浮現,他與天地的關係也在他的區別之下一一破壞。

所幸這並不是人的結局,這也無法改變天主的慈愛本性,於是天主給亞當與他的妻子做了件皮衣給他們穿上(創3:21)。這美麗的象徵除了表達了天主對受罪惡所傷害的人性的保護之外,似乎也隱含了將來神要穿上人的外衣,以新亞當的姿態來重新提升人性價值。這個預許讓聖奧斯定情不自禁的詠唱:「幸福的罪過啊!你竟為人類賺得了永生的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