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相親(Nearer, My God, to Thee)

吳新豪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E’en though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th me,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1. 願與我主相親,與主相近,
雖然境遇困難,十架苦辛,
我仍將詩唱吟,願與我主相親,
願與我主相親,與主相近。

 

Though like the wanderer, the sun gone down,
Darkness be over me, my rest a stone.
Yet in my dreams I’d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2. 我雖舉目無親,日已西墜,
四面黑暗籠罩,枕石而睡,
夢中依然追尋,願與我主相親,

 

There let the way appear, steps unto Heav’n;
All that Thou sendest me, in mercy given;
Angels to beckon me nearer, my God, to Thee.

3. 夢中如行天路,從梯上升,
所過一切之事,由主引領,
如聞天使聲音,招我與主相親,

 

Then, with my waking thoughts bright with Thy praise,
Out of my stony griefs Bethel I’ll raise;
So by my woes to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4. 睡醒滿得安慰,感激不已,
將我枕首之石,豎起作記,
路中所歷艱辛,使我與主相親,

 

Or, if on joyful wing cleaving the sky,
Sun, moon, and stars forgot, upward I’ll fly,
Still all my 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5. 我快樂如生翼,向天飛起,
遊遍日月星辰,翱翔不息,
我仍將詩唱吟,願與我主相親,

 

「與主相親」在《聖歌薈粹》及《賀三納》歌本中又稱為「接近天主」。四段歌詞講信德、望德、愛德及接近天主。但是這首曲調也曾配上過其他歌詞,如:Cor Jesu, Amo Te (耶穌聖心,我愛你);拯救煉獄靈魂─主!耶穌救世主!然而有趣的是,每當殯葬禮有西式樂隊奏樂時,這首曲調差不多都會出現。當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鐵達尼 (Titanic) 號沉沒的故事拍成的電影,裡面真真假假的愛情或冒險情節中,有一段非常感人並且是真實的,就是樂團奏著「與主相親」這首聖歌,與船一起沉沒到大海裡。

這首「歌」能夠流傳的這麼廣,為許多人所喜愛,除了有著討好的「旋律」外,應當另外有更深入的理由,有它「魅力」所在。這是一首非常工整的詩,是莎拉•阿當絲(Sarah F.Adams l805-1848) 所寫。莎拉生於一個充滿藝文氣息、充滿理想的家庭。他的父親出版並主編「劍橋情報員」(The Cambridge Intelligencer)週刊,交往的都是英國當時頂尖的文學家。父親曾因強烈批評當時的大主教而鋃鐺入獄;莎拉自己非常喜歡舞蹈、編寫劇本,並從事戲劇表演等,但是卻因為健康欠佳,逼得放棄而專心寫詩;姐姐則是一位音樂家,常常為莎拉所寫的詩歌譜曲。

「與主親近」這首詩取材自舊約雅各伯的故事。雅各伯與依撒格、亞巴郎是天主子民的祖宗,傳承著天主給亞巴郎的許諾。在創世紀28:10-22的記載中,天主很完整地向雅各伯重述了自己從前所作的許諾:「我是上主,你父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我要將你所躺的地方,賜給你和你的後裔。你的後裔要多得如地上的灰塵;你要向東西南北擴展,地上的萬民都要因你和你的後裔蒙受祝福。看我與你同在;你不論到那堙A我必護佑你,領你回到此地。」

從表面看來,上主的許諾:土地、大民族、上主的祝福和保護,能否在雅各伯身上完成,是一個問號,甚至是個很大的諷刺。首先上主安排,讓雅各伯就差那一點點,成為雙胞的老二,與傳承絕緣 (創25:24-26)。當然,問題後來不很正當的解決了。

雅各伯格從父親處騙到了長子的祝福以後,被哥哥厄撒烏追殺,不得不出走;天主許下的土地,豈不落空?就在這舉目無親,走投無路的時候,雅各伯走累了,頭枕在一塊石上睡了起來:夢中雅各伯看到一把直通天庭的梯子,很多天使上下走動;雅各伯聽到了天主重申對祖先的承諾 (創28:10-15) ,心中一定是五味雜陳。但是起身後,卻做了一個強烈的信仰動作:在枕頭的地方立了一根石柱,認那個地方為聖地(創28:16-19),也就是說:天主說了話、做了承諾,天主會完成這個承諾。

終其一生,雅各伯受到的考驗不斷。光看他為了血脈正統,就被舅父拉班連騙了兩次,做了十四年的白工,才能娶到同族的女孩為妻(創29:15-30);到了老年,也因為地方的飢荒,全家遷徙到埃及(創46: 1-7)。天主的承諾如何完成,甚至承諾究竟是什麼一回事?真的只有天知道。到了新約,為了凸顯耶穌是這個承諾的高峰點,瑪竇福音開宗明義的道出耶穌是亞巴郎、依撒格、雅各伯……達味的後裔(瑪1:1-17),同時還不忘道出,耶穌出生時也差一點被殺害(瑪1:13b),並且也要到埃及去避難(瑪1:13-15);就像亞巴郎在不斷的遷徙中,也因饑荒去過埃及(創10: 1);老年才獲得的兒子(創21: 1-8),亦差一點要犧牲掉(創22: 1-14)。

莎拉是位女權主義者,委身於使命的基督徒,是一位非常有才華、有理想的女子,卻跟姐姐一樣身體孱弱多病,兩人死時都才四十出頭。她應牧師之請寫這一首詩,她後來自己追憶說:一次半夜忽然醒來,黑暗中四周一片寂靜,故事的情節就化為韻律,自然的湧現出來。莎拉以紮實的寫作素養,把自己的生命和信仰投射在雅各伯身上了。

這首詩能很忠實的表現了聖經故事的內容,同時也鮮活的呈現出作者對上主的依靠與渴望:希望一天比一天更接近上主。

這首動人的詩歌,除了我們習慣唱的或常聽到的曲調外,另外至少還有五、六個。這首歌的眾多喜愛者中,就有英王愛德華七世;大洋的另一邊則有美國總統麥金萊(W. McKinley)。他被刺斷氣身亡那一刻,醫生聽到他輕輕的哼這首詩歌:主,我要更靠近你......。他的葬禮及全國追悼會時都選唱它。靠著連鎖性的反應,這首聖詩更廣為大眾認識,也習慣性地用在喪禮中了。

鐵達尼號沈沒時,樂隊奏著這首歌,最主要的作用當然是撫慰遇難者及垂死者的心靈。背後卻還有個鮮為人知的理由,就是樂團指揮華萊斯•哈特禮 (Wallace Hartley) 自己,生時非常喜愛這首歌,一直說在自己的葬禮中要有它。果然,當他的遺體載譽運回家鄉後,儀式沒有在本堂,而是在一座名叫貝特耳的教堂舉行;上千的人擠進了平常只能容納七百人的地方,送殯的行列有七個樂隊奏樂,觀禮的群眾數以萬計,這首歌當然是重點之一。

這首歌應當觸動過無數基督徒的心靈,使每個人在生命崎嶇多難的路途上,加強對上主的信心,相信祂的話。因為上主在聖祖們身上,尤其是在耶穌基督身上,完成了美好的事,也會在每個人身上完成祂的許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