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中國精神的心態

剛恆毅

一位外籍傳教士寫信給傳信部說,有些傳教士在中國患了恐懼症。我於三月四日寫信給傳信部,對此加以說明:「在中國某些教會刊物中發表的文字,似乎證實反中國的事實。」

這塈銗X它的解釋,那不只是某些傳教士個人缺乏善意,也是反對中國在教會轉變中復甦所引起的心理反應。有些傳教士存有一種習慣性地受人尊敬的心理,又感到有本國公使庇護,可以不受中國法律約束的自由。

新的中國萬象回春,民族運動振盪了,震動了傳教士們那種凌駕中國人的優越感。某些不合時代的傳教士只好以痛苦的心情來容忍著,他們以為不合舊日傳教方法的新時代,同時,宣傳中國的紊亂、弱點、窮困,就成為他們的拿手好戲。

成立中國人的傳教區,贊成中國人的愛國主義,對某些傳教士來說,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他們也像很多外國官員批評中國一樣:中國人確實善良,但是必須用武力及優越感的威信去馴服他們。

再說,中國教區成立了,必須提到資產的管理,也必須移轉給別人。現在教區成立了,其組織也有同樣目的。他們每年歸化的數字也是那樣,為什麼要改變呢?

這是外在的現象,也是內在現象,就是對中國神職界瞭解不夠,認為他們沒有成年,害怕他們得到自己的權利,因此怕在父子間發生同樣的悲劇。許多教區已經到了成熟的狀態,就如慈祥明智的父親將一切交付給子女──不是所有的人都瞭解這些。

我就事論事,應當提及某些傳教士確有反對中國精神,要求聖座讓步,但也為數不多,這只是心態問題。有時也可能做出使人惋惜的事,但可告慰的是,絕大多數的傳教士都尊重與服從紀律,聽從聖座的指導。

如何去補救呢?希望公佈教務會議的決議案,成立中國教區,這樣一來,一定能改變在中國的傳教士心理。有了五個到十個優良的本籍教區,清晰的路已經開拓了,事實勝於雄辯,《夫至大》通諭實現了,並且結出了豐碩的果實。

《夫至大》通諭與《新事》通諭遭到同樣命運,它使某些教會舊環境中未受寵倖,但《新事》通諭成功地成為「大憲章」,受到宗教社會學不可思議的尊重。在過渡時期總免不了發生困難,但上主會助佑一切的。

我雖然痛心幾位傳教士有反對中國的心態,但是我並不感到驚訝,而且很明顯地,不久的將來還是會走出戰壕來,使情況漸趨穩定,而傳教工作終將安步走上《夫至大》通諭所指示的康莊大道。

未來成功的秘訣是在於中國神職界獲得充分的培育,也呈現出應當有的新方向,達到聖父對他們所具有的信心。經過傳教區階段過渡到本地聖統,外籍傳教士應慷慨地服從聖座,而中國神職本身應當積極地善盡新的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