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林事件

陳方中

在大陸有關教案的著名出版品《中國教案史》中,描寫西林事件如下:「1853年,法國外方傳教會教士馬賴(Auguste Chapdelaine)違約非法從廣州潛入西林縣,利用傳教名義,勾結知縣等官吏,欺壓人民,強姦婦女,作惡多端,並縱容包庇教民無故在鄉間起衅,進行搶掠姦淫,肇事多起。民憤極大,上控省大史。1856年,新任西林縣知縣張鳴鳳根據村民控呈,調查據實後,將馬賴逮捕並處死。法國拿破崙三世及其政府,便藉口此事件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由此敘述可以得到兩個印象:一、馬賴是無惡不作的壞人,二、馬賴是法國帝國主義的幫兇。

其實馬賴是一個很簡單的十九世紀法國傳教士。馬賴1814年生,1843年二十九歲受任司鐸,在當時歐洲傳教熱潮影響下,1851年決定到中國傳教,加入了巴黎外方傳教會,1852年啟程前往中國。除了年紀稍長以外,他和其他巴黎外方傳教會派往世界各地的傳教士沒什麼不同。也因為其年紀較長,獨當一面的艱難工作,才會交由他執行。

廣西是一塊傳教的處女地,在1850年以前不存在任何天主教會口。巴黎外方傳教會於1846年接下了廣東和廣西,1849年明稽埒(Phillipe.F.Guillemin)來到廣東。不久後太平天國起事,發源地就在廣西,其時廣西大亂,教匪、會黨、地方盜匪紛起,清朝政府對廣西的控制時有時無,這時傳教士根本沒有機會進入廣西。當太平軍主力移往長江流域,巴黎外方傳教會在廣西的冒險行動開始展開,而負責人即為馬賴。

馬賴1854年2月抵達貴陽,開始學習當地方言,並協助李萬美(François E.Lions)做一些傳教工作。馬賴得以進入廣西,主要是依賴盧廷美的協助。盧廷美,彝族,自幼讀書,但兩次參加秀才考試皆未錄取,不過已是地方少有的讀書人。1849年盧廷美信奉了清水教,此時他38歲,可以想像這時的盧廷美在尋找人生意義。後來盧廷美遇見了從他地搬來的教友,索取經書閱讀後,決定改信天主教。1853年10月盧廷美正式領洗,1854年6月,信教後熱心虔誠的盧廷美去貴陽拜訪法國傳教士,告訴他們在他的家鄉,郎岱廳的毛口場(現屬安龍縣)有不少親族準備皈依天主教,另外在廣西境內的白家寨、窯山、光山等地,也有其親友準備信教。對準備進入廣西的馬賴來說,這當然是天主派來的天使。

安排妥當後,馬賴在1854年12月與盧廷美同赴廣西西林,先在盧姓姻親白家寨傳教。不過十日之久,原先準備望教但反悔的白三前往縣城控告,衙役遂前來拘拿了馬賴、盧廷美及望教友數人。盧廷美嫻熟官場故事,陶縣令(有稱縣令為黃姓者)亦無嚴懲之意,經疏通後,一行人被監禁十數日後釋放。

1855年12月,馬賴單獨回到西林,縣令由張鳴鳳接任。天主教在西林的傳播,在當地社會內產生了衝突。包括祭祖、拜神,乃至生活習慣的改變,都可能是這些衝突的起因。信奉天主教者,又與不信教者形成截然不同的團體。於是當聽聞馬賴重返西林時,有人再度前往衙門控告,稱馬賴傳播邪教。馬賴得知被控,躲進羅姓貢生家,羅姓貢生庇護他六星期之久。之後馬賴以為風波漸息,乃往窯山會口巡視,仇教者得知其行踪,再向官府報告。1856年2月24日百餘人前往窯山搜捕,馬賴再逃往羅姓貢生家,但因搜捕行動已經展開,此次羅姓貢生不能再庇護馬賴,2月25日,馬賴被捕,同時被捕者有信仰虔誠的寡婦曹桂英,是李萬美派來協助馬賴向女性傳教者。另外被捕者還有窯山的新教友白小滿等數人。

縣令張鳴鳳指稱馬賴傳播邪教,意圖謀反,馬賴要求縣令遵照黃埔條約,將其遞解出境。張鳴鳳大怒,將馬賴用竹杖打了三百下。2月26日,馬賴再度被提上堂用刑。教友們與衙役討價還價訂出三百兩釋放金。奄奄一息的馬賴拒絕了教友的好意,寧願死在獄中。未久,張鳴鳳判馬賴死刑,但未及執行,馬賴即死於獄中。張鳴鳳將馬賴首級,與不肯背教之白小滿之首級,同懸在縣城示眾。3月2日,曹桂英亦被斬首。根據教會資料,關於白小滿及曹桂英係站籠而死。

廣州的明稽埒主教在1856年7月得知馬賴被殺,請法國公使館代辦顧隨向中國政府交涉。經層層轉發,欽差大臣葉明琛以張鳴鳳的報告回覆顧隨,稱只有匪徒馬子農,「妖言惑眾,結夥拜會並姦淫婦女,搶劫村寨…。」明稽埒見交涉不順利,決定回歐活動,他曾兩度晉見路易拿破崙,鼓吹法國政府保護傳教士。不過明稽埒的角色充其量只是鼓吹,法國政府是按照擴張國家利益的角度,決定聯合英國對中國出兵。

西林事件是英法聯軍的原因,但馬賴是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孤軍奮鬥的傳教士。他的錯誤並非妄自尊大,因為在那個環境中,他沒有妄自尊大的條件。他也不可能強姦婦女,因為這不是「與人為善」的天主教會做的事。地方官員的指控是因為認定天主教是邪教,因此一旦看到外國神父帶著女性傳教員,就自然的朝此方向揣測。同時地方不靖,官府控制範圍有限,行走各村寨的傳教士必須打點山頭霸主,這就成了他搶劫村寨的緣由。

2000年封聖前夕,中共對被封聖者展開大肆抨擊,被批評最多的就是馬賴。所依據的資料,最主要就是《中國教案史》以及《晚清教案紀事》,都是根據1960年代的調查,作為其主要資料來源。這些史料的客觀性相當值得懷疑,因為在1960年代的時空中,已經假定傳教士是扶植帝國主義的幫兇,是在某些成見下採擇史料,形成了偏頗的敘述。

在眾多指控中最有趣的是說馬賴不尊國法,私入內地。這基本上完全脫離了歷史客觀描述的信條。想想中共在建國前,不也是不尊國法,私下活動的嗎?